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 神魔大戰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神魔大戰

    “什么?!神界大軍殺來了?”

    第一魔宮,宮主大殿之中,魔弒天得知神界大軍殺來的消息,頓時大為震驚,在他看來,神界不至于因為他們囚禁過十九王子玄霆就大動干戈??!

    “他們現在已然在魔宮外了,而且,是由神界界主領頭?!蹦а骥梓朊碱^微蹙,道。

    “怎么可能?神界界主都出動了?這難不成,是要和我們魔宮大決戰嗎?!”魔弒天眉頭緊皺,有些心急的說道,諸神計劃,已然開啟,他自然是不愿意這個時期,和神界大動干戈。

    魔焰麒麟,也是臉色難看,想了想道:“宮主,該不會,神界知曉了諸神計劃吧?不然的話,怎么想,都不至于界主親自率領大軍,殺來魔宮??!”

    “按說諸神計劃,是不可能泄露的啊,這樣吧,不管怎么說,神界大軍殺到,還是神界界主親自率領,你速去通知太上大長老?!蹦s天道。

    魔焰麒麟應了一聲,連忙便是催動魔力,去找魔宮真正的掌控者,太上大長老去了。

    沒錯,魔宮宮主,并非是魔宮權力最大之人,在他的上面,還有幾名太上長老,其中,太上大長老,才是魔宮權力最大之人。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魔宮太上大長老是天魔,魔宮宮主不過是魔帝罷了。

    想要對抗神界界主,必須要魔宮太上大長老這個級數的才行。

    長著黑色鵬頭的魔宮太上大長老,魔破天得知神界界主帶領神界大軍殺到了第一魔宮門口,也是面色大變,眉頭緊蹙。

    因為諸神計劃開啟之后,只需要靠著時間,他們魔宮最終就能不戰而勝,根本不愿意和神界交手。

    再說了,每次交手,雖然神界占不了太多的便宜,但是,吃虧的每次都是他們魔宮。

    所以,能不交手,魔宮也是不愿意和神界交手。

    但是,現在,神界界主帶領神界大軍,殺到了門口,他們沒得選擇,只能應戰。

    魔宮太上大長老,魔破天,直接帶領魔宮所有高層,以及魔宮大軍,來到了第一魔宮外。

    轟!

    神界大軍和魔宮大軍相互對持,無形的氣勢,已然碰撞在了一起。

    “神界界主,你這是什么意思?”

    魔破天眉頭微蹙,目光盯視神界界主,有些不爽的問道。

    “你還好意思問本界主,你是什么意思?”神界界主,怒視魔破天,怒聲喝問。

    魔破天先前已然清楚了神界十九王子和第六魔宮的事情,面色冷沉,道:“是,我們之前是囚禁了你們神界十九王子玄霆,不過,卻也沒有傷到他,并且,他現在已然離開了,還將我第六魔宮毀掉了,我們之間,也算扯平了?!?br />
    “你今日率領神界大軍,來我魔宮門前,意欲何為?難不成,你要揭開神魔大戰的序幕?你可不要忘記了,你我兩界之間的戰斗,很有可能會殃及下界,以至下界,生靈涂炭?!?br />
    “你們神界不是一向自詡代表正義嗎?怎么,現在因為一己私念,要不顧一切了?”

    “魔破天,你少在這里裝蒜,你們的陰謀,已然被我們識破了!”十九王子玄霆,不耐煩的冷喝道。

    聞言,魔破天,魔弒天,魔焰麒麟,以及其余魔宮高層,皆是神色驟然大變,眼中涌動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們自認,他們的計劃,萬無一失,除非有內奸通告神界,不然的話,神界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清楚這件事情的。

    而他們神魔之間的斗爭,那可不是尋常勢力之間的斗爭,那是種族之爭,絕對不會出現叛徒內奸。

    “太上大長老,興許玄霆這小子,是在詐咱們,應該是察覺到一些什么,但是,不太清楚,我們可不要被咋呼住?!?br />
    魔焰麒麟想了想之后,壓低聲音,對魔破天,說道。

    魔破天聞言,輕點了點頭,目光盯著玄霆,道:“十九王子,先前抓了你,囚禁了你,是我們不對,我們可以向你道歉,并且做出補償,不過,你說我們有陰謀,這就是胡編亂造了吧?”

    “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們改變了下界飛升通道,使得下界飛升者,無法飛升到我們神界,反而到了你們魔宮,然后被你們除掉,以此來動搖我神界的根基,此事,我們已然知曉!”

    玄霆冷喝一聲,道。

    轟??!

    玄霆的話,宛如雷霆一般,劈在了魔破天,魔弒天,魔焰麒麟,以及其余魔宮高層的身上,讓他們皆是神情狠狠一震,眼中涌現出了不敢置信,他們實在是不明白,神界的人,怎么能清楚這件事情?

    這可是魔族絕密??!

    “傻眼了吧?告訴你們,還有讓你們更傻眼的呢?!毙淅湟恍?,目光看向了界主。

    界主直接從神戒之中,招出了誅魔槍,冷聲道:“魔破天,睜大你們的狗眼看看,這是什么!”

    魔破天,魔弒天,魔焰麒麟,以及其余魔宮高層,當即,目光落在了誅魔槍之上,一時之間,沒能想起這是什么。

    不過,隨著仔細的盯視,魔破天忽然面色大變,驚呼出聲,“這,這似乎是神界四大鎮魔神器之首,誅魔槍!”

    “什么?誅魔槍?!”得知界主手中的黑色長槍,很有可能是神界四大鎮魔神器之首的誅魔槍后,魔弒天,魔焰麒麟等魔宮高層,皆是狠狠的為之一驚,心中涌動出了不安。

    神界界主得意一笑,道:“沒錯,這正是我們神界四大鎮魔神器之首誅魔槍,魔破天,這次,我神界定要你魔宮臣服!”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得到誅魔槍,誅魔槍已然消失恒久了,你一定是拿了一個假貨,來嚇唬本長老的!”魔破天大吼道。

    “這就是真的誅魔槍,由不得你不信!”神界界主,冷笑一聲,灌入了強大的神力,當即誅魔槍便是綻放出了刺眼的黑芒,涌動出極為強大的誅魔之力。

    這股強大的誅魔之力,令得尋常魔族之人,都是為之顫栗,眼眸之中,滿是恐懼。

    “好強的誅魔之力,這真的是神界四大鎮魔神器之首的誅魔槍??!”

    魔宮一些太上長老和長老,皆是為之色變,驚呼出聲。

    “可惡,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情況顯然頃刻之間,對魔宮來說,極為不利,這讓魔宮太上大長老,魔破天,難以接受,憤怒咆哮。

    “魔破天,你是直接臣服?還是本界主,將你打服?”界主手持誅魔槍,目光盯視魔破天,冷聲問道。

    “本長老,乃是魔界至尊,絕對不會輕易向你妥協的,魔宮眾族人聽令,神界想要我等臣服,我等誓死反擊,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魔破天自然不會輕易就低頭,眼眸之中,充滿憤怒和不甘,對魔宮眾人大聲吼道。

    “和神族拼了,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沒錯,和神族拼了,要死也要拉上個墊背的!”

    “……”

    魔宮眾人的怒氣,也是被魔破天調動了起來,同仇敵愾,要和神族拼命!

    “冥頑不靈,既然如此,本界主,就打到你臣服!”

    誅魔槍在手,神界界主,自信心,空前的大,低喝一聲,便是向魔破天,沖了過去。

    魔破天連忙從魔風袋之中,招出了一桿黑色魔刀,灌入靈力,涌動強大的抗神之力。

    這是魔界四大抗神魔器第四的屠神刀!

    嘭!轟!

    很快,神界界主便是和魔破天交上了手,誅魔槍和屠神刀的對碰,宛如兩座巨大山巒的撞擊一般,威能可恐,余波蕩漾。

    好在,在二人交手的時候,神界大軍和魔宮大軍,紛紛撤開了,不然的話,戰斗的余波,就能要了他們性命。

    拉開戰場之后,神界大軍和魔宮大軍,廝殺在了一起。

    作為神界第一戰神的十九王子玄霆,直接沖向了魔宮方面,最強魔帝,魔宮宮主,魔弒天。

    嘭嘭嘭!

    二人交戰,尤為激烈,打的神力蕩漾,魔紋爆碎,空間仿佛都是要被撕裂了一般。

    將對將,兵對兵。

    總體戰況,萬分激烈。

    神魔兩界,已然很久沒有爆發過如此大規模的戰斗了。

    這一戰,聲勢震動兩界,使得兩界之人,皆是人心惶惶,不安恐懼。

    畢竟,尋常神界族人,還不清楚,他們神界的四大鎮魔神器之首誅魔槍失而復得了。

    在神族和魔宮交戰的時候。

    神界,一處美麗的花園之中。

    玄溟帶著楊裂風和余蓮游逛。

    “玄溟公主,我們什么時候,可以開始修煉?”領略了神界的一些美景之后,余蓮想要修煉了。

    玄溟公主笑了笑,道:“什么時候,都可以啊,你如果現在想要修煉的話,我可以傳你修煉之法,你現在就可以修煉?!?br />
    余蓮聞言,目露欣喜,用力的點了點頭道:“我現在就想要修煉?!?br />
    玄溟公主笑了笑,說道:“那好,那我現在通過神識,直接將一部修煉功法,傳給你,正常來說,你們剛剛飛升之人,只能得到一部下級修煉功法,但是,看在你們對我神界有大恩的份兒上,我可以直接傳給你們一部頂級修煉功法?!?br />
    神界的修煉功法,分為頂級、上級、中級、下級。

    等級越高的修煉功法,自然修煉效率更高。

    楊裂風和余蓮,若是能夠從一開始就得到頂級修煉功法,那么,他們顯然比起其余飛升者來說,就贏在了起跑線上了。

    余蓮聞言,欣喜不已,感激的說道:“多謝玄溟公主,多謝玄溟公主?!?br />
    玄溟公主輕笑了笑,說道:“那你現在閉上眼睛,放松心神,我將功法,傳給你?!?br />
    余蓮欣喜的點了點頭,放松心神之后,道:“公主,我好了?!?br />
    玄溟公主輕點了點頭,便是用神識包裹著一部頂級修煉功法,傳到了余蓮的腦海之中。

    神識,其實就相當于人類的靈魂力,只不過,比靈魂力厲害很多,用途更多。

    隨著玄溟將一部頂級功法,傳入了余蓮的腦海之中后,余蓮便是感覺腦袋有些漲漲的,不過很快,這種感覺,就消失了。

    “公主,我怎么感覺,我的腦袋有些漲漲的,一部功法,有這么多的內容嗎?”余蓮沒有直接查看,而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玄溟面帶笑意,道:“一部修煉功法,自然沒有太多的內容,你之所以會有這個感覺,其實是因為我的神識,比你的強大多了,所以,你才會有這種感覺?!?br />
    “原來如此?!庇嗌徛勓?,這才釋然,然后便是查看了腦海之中的功法,查看之后,目露一抹欣喜。

    “好了,接下來,該給你了,楊大英雄?!毙槊理▌?,看向了楊裂風,對其說道。

    楊裂風聞言,眉頭微蹙,面色有些不太難看,心情有些不佳。

    見狀,玄溟臉上動人的笑意,也是凝固了下來,眉頭輕蹙,問道:“你怎么了?”

    楊裂風神情有些失落,道:“我如果修煉了神界的功法,實力提升,那么,我無法回到我原本的世界了?!?br />
    “怎么?你還想要回到你原本的世界?”玄溟有些詫異的問道。

    余蓮也是一臉詫異的看向了楊裂風,在她看來,如果是在先前的魔宮,楊裂風想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她能理解,可是,這里是神界,比他們原來的世界,美麗強大多了,而且,他還是神界救世主,在神界會受到特殊照顧,前途極為光明,不明白,他怎么還會有回去的心思。

    楊裂風對著玄溟點了點頭,道:“我想要回去,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怎么?我們神界不如你們原來的世界好嗎?你想要回去?”玄溟有些不悅的問道。

    楊裂風連忙搖頭,道:“不是,公主,你不要誤會,我之所以想要回去,是因為我的家人朋友,都在那里?!?br />
    “既然你不舍的他們,那你為何要飛升?”玄溟眉頭輕蹙,問道。

    楊裂風深吸口氣,道:“其實,我很不愿意飛升,我之所以選擇飛升,其實是無奈之舉,而且,也是為了他們?!?br />
    “此話怎講?”玄溟問道。

    
街机捕鱼大富豪 配资公司哪个靠谱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 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数据查询 a股历史25年市盈率 河北11选5预测与技巧 福利彩票腾讯三分彩是真的吗 股票涨跌与公司的关系 时时彩挂机软件通用版 快三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