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十五章 不留余地
    徐家的院子內,幾張桌子被東拼西湊,擺到一塊大設宴席。

    四周燃起蠟燭、火把,一群皇城司禁軍在這里開始了夜場,酒菜流水般送上,眾軍漢劃拳行令,好不熱鬧,地上滿是喝空了的酒壇。

    徐方恒在一旁站著,臉上滿是傷痕,但還是不得不堆著笑,看上去十分凄慘。

    楊霖總算是見識到了皇城司的跋扈,這讓他十分艷羨,再一看欺負自己的徐方恒,后者正用狠毒的眼光看著自己,楊霖知道這個梁子結下了,是不可能和好的。

    這種人欺軟怕硬,你要是放下身段想和他和好,反倒被他以為是懦弱,會變著法來害你。只有把他虐的疼了,看見你就嚇得雙腿發抖,他才不敢再起歹心。說白了,這老頭賤的很。他現在的眼光,明明就是在警告楊霖,等這些人走了再算賬。

    楊霖陰笑著看了他一眼,讓本來還在發狠的徐方恒后背脊椎一涼。端著酒杯,將兩盤吃剩的盤子往地上一推,站到八仙桌上高聲道:“各位兄弟,咱們今日在此歡聚,一定要感謝徐員外的款待,我提議咱們一起敬他一杯?!?br />
    眾人哄笑起來,“謝徐員外款待”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引得徐府內宅的女眷們又恨又怕。

    劉清水看著楊霖的樣子,笑道:“大郎,你可真不像是個讀書人,你這廝和我們一樣吃的烈酒,滿嘴臟話,睚眥必報,可我就是想不通,你還能得個解元,跟誰說理去。弟兄們,要不然咱們來年也準備準備,參加一下府試得了,我看這科舉也不怎么難嘛?!?br />
    眾人吃飽喝足,楊霖和劉清水勾肩搭背揚長而去,只留下徐家滿地狼藉和一院子酒味。

    第二天,徐方恒湊足了五千兩銀子,登門謝罪。楊通早就躲得遠遠地,自己兒子做的大事他也聽說了,嚇得他心驚膽戰。好在后來打聽到那群軍漢的來歷非同小可,這才稍微放下心來。楊霖最近給他的“驚喜”太多了,楊通已經決定埋頭在自己最擅長的商道,兒子的事他是不準備插手了。

    據說昨日徐家人到衙門報案,知府剛想派人就聽到手下附耳說了一番話,嚇得他趕緊關了衙署的大門。這位剛從汴梁外放的官兒,怎么會不知道皇城司的惡名...

    看著前來道歉謝罪的徐方恒,楊霖冷笑一聲,派人把凝兒叫來站在自己身邊。

    不一會,凝兒慢步走進客堂,先是給楊霖福了一禮,然后乖巧地站在一旁。

    徐方恒一愣,面前的美人粉面桃腮,身態修長,一頭烏黑的秀發盤在腰際,纖腰楚楚,正是當日的花魁行首。本以為可以儀仗家里的勢力,把這個尤物弄到手,沒想到再相見竟然是這幅光景。

    站在楊府的大堂內,徐方恒心中惴惴,臊眉耷目地說道:“楊解元,前番是徐某的不是,大郎你大人有大量,別和我一般見識。這是五千兩銀子的禮單,銀子就放在外面了,還請大郎收好?!?br />
    楊霖已經打定主意給這個老頭一點眼色看看,免得自己去了京城汴梁之后,這老東西再使陰招欺負自己的商人父親。要不是自己狐假虎威,仗著皇城司的勢,今天的局勢就要反過來了。

    今天的凝兒穿了一身家居燕服,甚至比那天在園子里還要嬌俏,穿一身粉色對襟襖裙,容顏清麗脫俗。一綹青絲垂落在鬢前,粉致致的臉頰因為剛剛在練舞而有些薄汗,徐方恒知道楊霖這是故意羞辱自己,心里更是氣得幾欲發狂。

    楊霖大喇喇坐著并不打算去拿賬單,凝兒也知道就是這個老不修想要強取豪奪自己,但是看到徐方恒現在的慘樣還是有些于心不忍,說到底還是個懶惰的善良小美人兒。

    啪的一聲脆響,楊林一巴掌打在凝兒的tun上,說道:“傻站著做什么,去給爺接過來?!?br />
    凝兒輕呼一聲,粉面已是嬌紅一片,仔細一想知道了大郎這是要立威,只得溫馴地應了一聲,輕移蓮步上前,接了徐方恒手里的禮單。

    徐方恒聞著一股香氣如絲如縷,心里即嫉妒又憤恨更覺的無比羞窘,幾欲發狂卻不敢,只得低著頭快要把腦袋埋到腰里了。

    楊霖接過禮單,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凝兒見大郎如此孟浪,心中感覺十分羞恥,又不敢違逆大郎的意思,只好含羞忍辱地坐在他的腿上,雙腳緊閉正襟危坐。

    楊霖笑道:“徐老,你看我這新得的愛寵如何?”

    徐方恒只覺得天旋地轉,這個斯斯文文的解元郎,每一句話都是最誅心最狠毒的利箭,刺向自己的心窩,他是要徹底撕破自己的自尊。徐方恒幾次都想揚長而去,但是想起皇城司那群太歲,終究是畏懼占了上風,眼眶一松豆大的淚珠撲簌簌的滾落,還要低聲下氣地說道:“大郎好福氣,這位姑娘當真是國色天香?!?br />
    楊霖哼了一聲,冷冷地說道:“你知道就好,你看你這幅腌臜鳥樣,跟地上的大糞也沒有區別,豬狗一樣的東西還欺負到老子頭上了。老子穿著青衫是揚州解元,脫去就是響當當一條漢子,比你不好到天上去了,是任你欺負的?今天這事只是給你個教訓,咱們兩個的梁子算是結下了,我實話跟你說這事沒完,你最好日日拜佛祈求我想不起你來,讓我想起你一次就收拾你一次,滾吧!”

    徐方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楊府的,這短短的半個時辰,就跟一輩子那么漫長。

    揚州第一守正君子?

    徐方恒覺得這簡直是天下第一等的笑話,那個惡魔要是君子,天下人就都是圣人了。

    楊霖看著面露不忍的凝兒,收起了狷狂的樣子,笑道:“怎么著,心疼了?”

    凝兒不依地撲到他懷里,粉拳捶落撒著嬌,楊霖笑道:“惡人還需惡人磨,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既然結了怨,就不能有婦人之仁,打蛇不死必遭反噬?!?/div>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