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反彈琵琶楊佞臣
    御花園內,趙佶正在欣賞著宮中樂女的舞蹈,身邊只有兩個打扇的小宮女。

    院外的侍衛躲在陰涼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幾個侍衛趕緊正色站直。

    一群宮女內侍簇擁著一個大太監前來,身穿著的是大宋頂級的官員才有的紫青袍服,此人正是掌管睿思殿文字外庫,負責出外傳道上旨的梁師成。

    梁師成此人雖然是個下等的內侍出身,但是善于逢迎學習,聰慧狡黠,熟習文法,而且為了迎合趙佶努力學習書法。

    只要是書法好的,在趙佶看來都是好人,于是他就得以掌控書藝局。

    還選了些擅長書法的小官練習模仿徽宗的字體,摻雜在詔書中頒布,朝官不能辨別真偽。

    梁師成在宮中的威望很高,幾個侍衛對他頗為恭敬,點頭道:“官家在里面么?”

    “回梁公公,官家正在里面聽曲?!?br />
    梁師成回頭道:“我們再等一會,別擾亂了陛下的雅興?!?br />
    幾個侍衛這才發現,在梁師成的身后宮女堆里,還有一位穿著官服中年人,看模樣正是自己的這些禁軍的頭兒,殿帥高俅高大人。

    趙佶聽曲看歌舞的時間,梁師成還是有些把握的,就在他們站在樹蔭下等待的時候,楊霖匆匆趕到。

    “吆,諸位這么有雅致,在這御花園外乘涼?!?br />
    高俅一看是他,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惡狠狠地道:“你不用囂張,一會官家面前,看你怎么辯解?!?br />
    楊霖沒有睬他,反而看了一眼站在其中的梁師成,這廝什么話都沒說,眼皮耷拉著,看上去就是一個人畜無害還有些沉默寡言的老太監。

    最讓人忌憚的,還是這個號稱大宋隱相的老東西,似乎是感覺到了楊霖的目光,梁師成側過頭來,沖著他微微一笑。

    楊霖抱著拳還了一禮,直愣愣地往御花園內走,幾個侍衛伸手將他攔?。骸氨菹抡谛蕾p歌舞,還請楊提舉稍等?!?br />
    掏出腰牌,晃了一晃,楊霖笑道:“官家有旨,但凡是艮岳壽山的事,都可以直接面圣?!?br />
    侍衛看了一眼梁師成,后者輕輕點頭,楊霖笑呵呵地闖進院內。

    高俅急道:“公公,他先進去了...咱們?”

    等了大概百步的時間,梁師成道:“差不多了,走,我們也去會一會這個狀元郎?!?br />
    走過長廊,御花園內百花爭奇斗艷,錦帶絲綢布滿,一片人間仙境模樣。

    居中的小亭位于湖心,兩個高佻侍女打扇,坐著大宋天子趙佶,在他對面的舞姬身段玲瓏,宛若水上仙子。

    一側的錦墩上,坐著一位少女,玉手輕揮,曲樂悠揚,配合著舞姬天衣無縫。

    楊霖上前,走到一個懷抱琵琶的少女身邊,取過琵琶來,左手輕捺,右指彈挑,樂聲輕揚,如秋風習習,與撫琴少女所奏之曲高低相和,毫無突兀。

    楊霖身為揚州財大氣粗的兒子,對于音律也是自小有名師教習的,如今使出來果然還有當初的本事。

    趙佶呵呵一笑,撫掌道:“沒想到楊卿還有這一手,果然是多才多藝?!?br />
    楊霖更為得意,邊彈邊唱:“

    殘臘晴寒出眾芳。風流勾引破春光。

    年年長為此花忙,夜久莫教銀燭灺。

    酒邊何似玉臺妝。冰肌溫處覓余香?!?br />
    趙佶也坐不住了,起身跟著歌姬起舞,楊霖坐到欄桿上,斜倚著玉柱,雙眼微閉,仰面朝天懷抱琵琶,彈了個不亦樂乎。

    梁師成帶著高俅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一副群魔亂舞的場面,心中稍微有一絲不快。

    高俅更是恨得牙根癢癢,這些溜須拍馬,逢迎上意的事,不是一直都是他們這些寵臣、近臣的活么。

    什么時候正經科班出身,連中三元的狀元郎,也要來搶活干了,而且連逢迎媚上都搞得這么風雅,還要不要佞臣們活了?

    高俅在心里大罵楊霖祖宗十八代,把讀書人的氣節都丟光了,趙佶這個人好像在玩樂的時候,有無窮的精力,跳了這么久也不覺得累。

    直到看到梁師成才停了下來,自有侍女遞上毛巾,趙佶問道:“你們兩個來找朕,有何事?”

    高俅還沒說話,只聽楊霖哎呀一聲,抱著琵琶沖了上去。

    侍衛見狀將他按倒在地,趙佶也嚇了一跳,皺眉道:“楊愛卿,這是作甚,成何體統?”

    楊霖哇的一聲,嚎啕大哭:“陛下!陛下啊,你要給臣做主啊。臣為了陛下的千秋大計,不辭辛苦攬下修建艮岳的苦差事。搞得罵聲不斷,天天被彈劾,臣都不知道背負了多少的冤屈和臟水?!?br />
    趙佶暗暗點頭,這一點是真的,彈劾楊霖的奏章每天就跟雪花一樣,無非就是蹴鞠聯賽和艮岳壽山。

    “這些毀謗臣根本不放在心上,為了陛下,臣死都不怕,還怕那些小人的謾罵么??墒沁@個高俅,高殿帥,卻指使他的三兒子,當眾毆打微臣。我那萬歲營還沒建起來,就被他們打的給滅了營啦。臣丟不起這個人啊,臣以后怎么帶著萬歲營給陛下修艮岳壽山,臣還是死了算了?!?br />
    楊霖連哭帶爬,就要往湖里跳,趙佶聽得一個頭兩個大,叫道:“快攔住他?!?br />
    侍衛們拽住龜速前進的楊霖,將他按在座位上。

    梁師成眉頭微皺,隨即展開,站在一旁不再說話。

    高俅一看慌了神,他雖然是個奸臣,但是還是要臉的,輕易碰不到這種情況。

    楊霖倒打一耙太過無恥,竟然讓他忘記了辯駁,趙佶皺眉道:“高愛卿,這是怎么回事?”

    高俅一看,終于輪到自己說話了,想要叫屈吧,又不知道該怎么說,梁師成恨鐵不成鋼,開口道:“狀元郎有些夸張了吧,咱家怎么聽說,是你帶人去禁軍駐地,要把人家禁軍趕走呢?”

    楊霖嘆了口氣,說道:“這件事可不是我自己的主意,我是詢問了汴梁延慶觀的三位道長,那里實則是頂好的修建地點?!?br />
    一說起道教風水學的事,趙佶瞬間來了興趣,追問道:“哦?有何說法?”

    楊霖做足了功課,道:“道長們和微臣再三堪輿,得出結論,‘京城東北隅,地協堪輿,但形勢稍下,倘少增高之,則皇嗣繁衍矣?!菹氯羰窃诖诵藿?,必定多子多女,多福多壽,臣愿以身家性命擔保?!?br />
    趙佶不禁神色一動,生不生孩子,可是過幾年就能應驗,來不得半點假。

    這個楊霖如此篤定,難道真的是在風水學上,有很深的造詣。

    再聯想起當日殿試,易數之法,就他最為熟悉,看來是真的有點道行。

    趙佶崇信道教,對楊霖不禁更是青眼相看,楊霖心中暗道,你這廝當皇帝不行,生孩子一群一群的,被俘了還能生那么多,老子還用給你看風水,你就是住在豬圈里也挺能生的。

    梁師成久伴皇帝身邊,一看趙佶的反應,就知道大事不妙。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