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五十九章 我要這虛名有何用
    緋色羅袍束大帶,系蔽膝、方曲領、佩明鸞、掛玉劍、執笏板。去到廟堂上指點江山,匡扶君王,是每一個讀書人的夢想。

    楊霖此刻站在大殿上,也不免心激昂,這還是他第一次參與朝會。

    新科狀元打破成規,被官家破例拔擢,而且馬上就要代天出巡的消息,已經在百官之間傳開。

    朝中清流無不氣的牙根癢癢,別說梁師成一派,就是素來親近的蔡京一脈的官員,看向他都有些酸溜溜的。

    終于告別了綠袍的楊霖,似乎毫不自知,正在抬著胳膊欣賞自己的緋色朝服。

    不得不說,這身衣服真是好看,大氣舒適還有一點點帥氣。跟后世電視劇里的廉價貨完全不一樣,不過這一套造價不低,電視劇組不肯花這個冤枉錢也在情理之中。

    不一會,時辰到了,楊戩帶著趙佶來到御座之上。百官拜見之后,開始了今日早朝。

    趙佶一向精力充沛,不管什么時候都很有活力,除了在朝堂上...

    楊霖暗暗給他數著,坐在御座上已經打了三個哈欠,無奈地搖了搖頭,冷笑一聲。

    楊戩看到皇帝興致乏乏,便唱喏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br />
    蔡京當先一步,出列道:“臣有本要奏?!?br />
    趙佶見是近臣蔡京,笑道:“蔡卿家有何事?”

    “本朝行科舉取士,鄉間縣試府試多藏污穢,常有奸邪,是地方不靖之故,竟致賢人不得錄用。臣奏請圣上,罷州郡解試,而由太學歲貢,以供陛下選琢?!?br />
    此言一出,朝堂頓時爆發出一陣驚疑聲,蔡京這老小子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竟然要廢黜科舉,改用學校推薦名額。

    要知道科舉參加人數最多的,覆蓋面最廣的,就是州縣試和禮部的省試。

    要是廢除了這兩個,太學無疑是最大的受益者,可是太學生的門檻,最低是七品官的子弟才能讀。

    韓忠彥冷笑一聲,出班道:“如此豈非斷了寒門入仕之路?”

    蔡京呵呵一笑,繼續道:“誰說學校取士就是斷了寒門之路,韓相稍安勿躁,聽我把話說完。如今州縣之中,是誰在讀書?寒門子弟,有幾個能上書院,又有多少農夫愚婦舍得出錢讓子弟就讀私塾?!?br />
    “臣之本意,是要在我大宋各州縣,興建學校,建立縣學、州學、太學三級相進的學制;臣要罷科舉,實則是要改由學校取士,為寒門開路?!?br />
    “如此還不夠,臣覺得應新建辟雍,發展太學;恢復設立醫學,創立算學、書學、畫學等學校,為陛下所用,為大宋所用?!?br />
    尼瑪,楊霖驚得下巴都掉下來了,這老賊要在大宋辦義務教務?

    難道自己一直誤會了蔡京,他才是憂國憂民的宰相,怎么看他都不像啊。

    朝中各派的領袖一時間都沉默下來,仔細思索著此事的利弊,至于那些搖旗吶喊的,只需等待韓忠彥、曾布等人的決定,再跟著附議就是了。

    楊霖一看冷了場,此時不表忠心,更待何時,趕緊出列道:“微臣附議,蔡相所言對于興文教大有裨益,非圣明天子在位,不能有此開明之言?!?br />
    趙佶笑著點了點了頭,蔡京的用意很簡單,這樣一來確實對于基層的百姓有些好處,但是更大的利益掌握在這些人手里,他們就有機會給自己的子弟走后門了。

    從此之后,當官的兒子想要當官,可更簡單了。

    總的來說,這是一個好的政策,不過也給當權者留下了口子。

    蔡京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改革派,所有的變法都會傷害一部分人的利益,所以歷史上每次變法都會阻力重重,幾乎都伴隨著殘酷血腥,但這幾乎是必經之路,蔡京也不例外。

    如果摘掉有色眼鏡來看,蔡京比王安石的手腕還硬,能力更強。他打壓的官員,全都是毫無還手之力,甚至東山再起的可能都沒有。

    最終韓忠彥和曾布也默許了這個做法,他們同樣可以從中獲利,在各人的勢力范圍內,可以幫助族中子弟入仕,這可是一個了不得的好處。

    這是王安石的三舍考選的升級版,蔡京的做法無疑比他更加激進,但是遇到阻力卻小了很多。

    崇寧三年,朝廷罷科舉,學??歼x代替了科舉考試,五榜進士皆由太學所出。

    讀書人可以一級級地升學,不再由一場考試定論,蔡京促成此事,一時間風頭無兩。

    楊霖走出皇城,感慨姜還是老的辣,蔡京平日里不聲不響的,一出手就是石破天驚。

    自己現在可沒有這樣翻雨覆雨的本事,還是老老實實去沿海,把市舶司重開的事辦好吧。只要有了市舶司,將來在朝中早晚也能像蔡京一樣風光。

    算起來離出京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楊霖打算讓萬歲營的特勤隊訓練好了之后,帶著他們出巡,畢竟現在的世道不太平。

    尤其是還得去密州,山東地面上強梁遍地,占山為王攔路打劫的數不勝數。

    剛出皇城,到了御街,車子突然停了下來。

    楊霖掀開簾子,問道:“怎么回事?”

    “大郎,有人攔路?!?br />
    光天化日,天子腳下,竟然還有人攔朝廷命官的車。還有王法嘛,還有法律嘛?

    走出馬車,楊霖意外地發現,攔路的竟然是一個穿著官服的中年人。

    “楊霖!”

    此人怒喝一聲,聽口氣就知道來者不善,找茬的?楊霖也就沒想著慣著他。

    “叫你爺爺作甚?”

    官服中年人一愣,隨即面皮漲紅,罵道:“你也配做圣人門生,你也配讀論語,你也配做狀元?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br />
    此人乃是陳朝老,楊霖雖然不認識他,但是他的名氣卻很大。

    這是出了名的太學清流老頑固,凡事看不順眼的見誰罵誰,偏偏他的名聲很大,聲望很高,誰也不敢輕易動他。

    主要也是犯不上,他雖然名氣大官也不小,但是又沒有什么實權。真出手和他放對,就遂了他的意,沒完沒了的罵丈再加上他在太學的那些學生,活活把你惡心死,把你名聲搞臭,還能幫他繼續揚名,養的好一個清流名望,讓士林敬仰。

    楊霖不怕,是因為他已經把自己名聲搞臭了,徽宗雖然毛病很多,但是他有一個特點,就是從來不理會這些清流。我想用誰就用誰,你們把他罵化了,我照樣捏起來繼續用。

    在遠處的茶樓上,王黼端著一杯茶看熱鬧,這次就是他指使人唆使的陳朝老來罵楊霖。

    楊霖染指市舶司,已經觸動了梁師成一派的核心利益,他們要出手就先把楊霖搞臭。新狀元名聲臭了,搞起來就容易多了。

    陳朝老擺開架勢,帶著幾個太學生在其后助長聲勢,張嘴就罵。

    一頓之乎者也,聽得楊霖又好笑又好氣,這老東西無緣無故前來找事,究竟是他自己看不慣自己的蹴鞠聯賽和艮岳壽山,還是有人攛弄。

    楊霖凝神思索,對于那些文縐縐的罵聲卻充耳不聞,御街上的百姓不知就里,還以為新科狀元郎被罵愣了,不禁喝起倒彩。

    趕車的楊三聽不下去了,羞憤地叫了一聲大郎,擼起袖子就要上前拼命。

    這一聲提醒了楊霖,看著圍觀的百姓越來越多,楊霖心中已經了然,往四周看了一圈,冷笑一聲:“楊三退下!都讓開,攔住他身后的人,我要和這老雜毛單練?!?br />
    崇寧三年夏,十六歲的狀元楊霖騎著六十六歲太學陳朝老,當街痛毆。

    士林側目,文壇頓足,天下輿論一面倒。

    隨即一紙御狀告到金殿,天子趙佶下詔,各罰半年俸祿。

    楊霖惡名傳開,陳朝老心如死灰,告老致仕還鄉...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