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七十七章 入門下須投名狀(為凝珠漫水加更2/20)
    徐月奴哪里見過楊霖生這么大的氣,雖然害怕還是上前安慰道:“霖郎,發生什么事了么?”

    “宋江、花榮和關勝,在汴梁被人打得就剩一口氣了,竟然就是因為和李師師的一個姘頭起了口角沖突?!?br />
    徐月奴雖然在密州,也聽說過這位名滿天下的李師師,不禁咋舌道:“她..不是和今上...怎么還有姘頭?”

    楊霖長舒了口氣,將月奴攬在懷里,冷笑道:“你當這天下的女人都跟我的月兒一樣好嘛,這李師師艷名高熾,裙下不知道多少風流才子呢。本來打算直接去杭州的,看來還是要回一次汴梁,長時間遠離朝堂,怕是真的讓人忘了誰是楊霖了?!?br />
    徐月奴一顆芳心,頓時被吊了起來,抓著楊霖的胳膊,怯生生地問道:“霖郎,你要走了?”

    “你放心,我走之前也把你安頓好,很快就找個媒人去徐家莊?!?br />
    看得出眼前的徐月奴已經對自己情根深種,楊霖趴在她耳邊,笑道:“今天晚上給我留門?!?br />
    “才不要!”徐月奴咬著嘴唇,回了一句之后,對上楊霖的眼神,又羞不可抑地低下頭去。

    楊霖得意地一笑,旁若無人地走出徐家莊園,里面的莊客們都尷尬地躲避著他,見到了也跟沒看見一樣。

    到了市舶司衙署,楊霖陰沉著臉,對身后的呂望說道:“馬上召集市舶司所有官吏,到我這里來?!?br />
    不一會市舶司所有人都來了,每個人見到楊霖的臉色,都識趣地收了笑臉,互相眼神交流,誰也不敢說話,招呼都不敢相互打。

    呂望清點了下人數,道:“提舉,人都到齊了?!?br />
    楊霖閉著眼,坐在太師椅上,鼻腔悶嗯了一聲,開眼道:“有賴于諸位用心努力,我們密州市舶司已經正式建成,從此之后要好生經營?!?br />
    “首先,要記錄在冊過往客商所申報的貨物﹑船上人員及要去的地點﹐發給公憑﹐方可出海﹔二是要派人上船“點檢”﹐防止夾帶兵器﹑銅錢﹑女口﹑逃亡軍戶等,但有此等人,一律扣留交給密州府衙﹔其三,閱實回港船舶﹔對進出密州港的貨物實行抽分制度﹐即將貨物分成粗細兩色﹐按一定比例抽取市舶稅?!?br />
    “都聽明白了么?”

    眾人齊聲應諾,楊霖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在此各司其職,等待宋公明回來主持全局?!?br />
    在密州新招的書記官范旗問道:“提舉這是要離去么?”

    “嗯?!睏盍貒@了口氣道:“本官還有許多事要忙,在密州已經耽擱了足夠多的時間了,過些日子便要啟程返回汴梁?!?br />
    雖然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但是眾人聽到這里還是有些不舍,楊霖一個人在此,就如鎮山石一般,市舶司的所有事辦起來都毫無阻力。

    此時外面來了一個衙役,只說是府尹徐知慧邀請楊霖去家中赴宴。

    楊霖想著此地的事還得密州衙門配合,才是最天衣無縫的,便欣然赴約。

    徐知慧在板橋鎮靠海的忘潮酒樓,擺下宴席,于酒樓門口等待著。

    不一會,十幾匹駿馬奔來,是楊霖帶著幾個親兵趕了過來。

    徐知慧親自上前,牽馬執鞭,道:“楊欽差如此賞臉,讓下官臉上有光吶?!?br />
    嗯?徐知慧堂堂一個府尹,拋開自己欽差的身份,甚至官銜不比自己低。

    而且市舶司理論上是地上衙署和轉運使共同管理的,自己完全把他摘除,這小子怎么還如此謙恭。

    事出于常必有妖,楊霖暗暗加了幾分小心,進到酒樓之后,當仁不讓地往主座上一蹲,問道:“徐知府,此次設宴招待,本官受之有愧吶?!?br />
    徐知慧臉帶赧然,抱拳道:“實不相瞞,下官有一事,還望欽差成全?!?br />
    “哦?”楊霖眼色玩味,你要是敢開口要市舶司,看老子給你沒臉。

    徐知慧輕咳一聲,雅間的簾子掀開,竟然進來一個點頭哈腰的老頭。

    “徐方恒!”

    楊霖一眼就認出了他,罵道:“你來做什么?”

    徐知慧低聲道:“欽差,此乃下官的族叔...”

    楊霖冷哼一聲,拍桌子就準備走人,誰知道那徐方恒竟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那天他得知自己的侄子在京中的慘狀,內心懊悔萬分,悔的腸子都青了。

    幾次三番地想要害楊霖,卻把自己搞的一次比一次慘,徐方恒徹底被打服了。

    他從揚州出發,想要到汴梁找楊霖賠罪認錯,誰知道撲了個空。楊霖已經代天巡狩,來到了山東地界,打聽到他的目的地是密州之后,徐方恒顧不上自己的老胳膊老腿,不遠千里來到密州。

    正巧徐知慧是他的堂侄,如此一來,便有了這次見面。

    楊霖厭惡地看著他,道:“你指使你那侄子,在老子中狀元游汴梁的時候做了手腳,害的本官在床上躺了半個月。正想跟你算賬,你倒找上門來了?!?br />
    徐方恒哭的老淚縱橫,好好的一個揚州望族,就是因為自己的一時色迷心竅,搞得幾近家破人亡。

    自己最得意的侄子,現在還關在汴梁的皇城司牢中,徐方恒是徹底見識到了楊霖的手段和勢力。

    “楊大郎,你大人有大量,就寬恕小老兒這一回吧,我們徐家再也不敢和您作對,從此之后維大郎馬首是瞻?!?br />
    楊霖豈是那么好相與的,剛想一腳踢開,突然福至心靈,想出一個主意來。這個事要是辦成了,徐家從此再也不敢有貳心,而且就算被抓了,也沒有人相信是自己指使的。

    要知道徐家和楊霖的恩怨,所有人都清楚明白,若是說徐家被抓了指認楊霖,他完全可以一推四五六,大喊冤枉。

    “你起來?!?br />
    徐方恒忙不迭爬起身來,湊過來問道:“大郎愿意饒恕小老兒了?”

    “你們徐家,要投奔我是不是?”

    徐方恒趕緊拍著胸脯保證:“但有一點貳心,天打雷劈?!?br />
    旁邊的徐知慧一臉尷尬,徐方恒是他們族長,一旦宗族投奔了楊霖,自己也就成了他這一派的人。

    不過楊霖最近勢頭不錯,在朝中異軍突起,背后又是權相蔡京。跟著這樣的人,早完也能被他照顧,倒是一件好事。

    楊霖笑吟吟地說道:““既然如此,你若真心歸附我,須得交一個‘投名狀’來?!?br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