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財有道
    大觀元年歲末,昭德坊內迎來一群特殊的客人,這里作為楊霖的住宅,是不缺少官員走動的,但是這么多商人齊聚,尚是第一次。

    汴河漕運有多少利潤,這些商人心知肚明,他們都是遠近最大的商戶,有的甚至是從成都趕來的。

    昭德坊的大堂內,這些商人正襟危坐,下人端來茶水他們也和別人客客氣氣。

    這里不是尋常的所在,乃是大宋少宰,風頭正勁的楊霖府上,論起地位來在大宋朝已經鮮有超過他的。

    不一會,一個高挑豐腴的婦人開道,后面幾個小廝簇擁著一個年輕的男子出來,正是前段時間朝中驚斗的獲勝者楊霖。

    楊霖一出來,滿堂的商人全都站了起來,緊張兮兮的看著這位大人物。

    他們雖然家中豪富,但是和這種官員還是沒法比,往日里更是做夢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能成為少宰的座上客。

    楊霖笑著壓了壓手,道:“諸位請坐?!?br />
    等到楊霖坐下,這些人才慢慢坐下,還有許多站在一旁。

    原來楊府的客人,往日里不會有這么多,椅子也就不夠用了。

    楊霖回頭道:“蕓娘,清點下多少人沒座,著人搬幾張椅子來?!?br />
    高挑婦人應了一聲,轉身離去,不一會有幾個小廝搬著椅子進來。

    如此恩遇,倒讓因為來的遲些,沒有座位的商人有些局促。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道謝,雖說大家都是長袖善賈,平日里與人交流是八面玲瓏,耐不住此時的場合實在特殊,便有本事也使不出來了。

    “今日把諸位請來,本官是有要事相商。你們都是大宋有名望的商戶,說起來都比本官了解商場。我大宋開國之初,成都府十六位富戶,因錢幣太重不易于攜帶,而聯合設立交子鋪。后來朝廷又發行錢引,嘿嘿,諸位也都知道,時勢不好,國用窘迫,交鈔貶值,自然引得大家進項都大大縮水。錢引這東西,實則名存實亡?!?br />
    眾商人頻頻點頭,少宰說的都對,不過和今天來的目的好像沒什么關系。今日大家都是為了汴河漕運來的,楊少宰明顯跑題了,不過也沒有人敢質疑。

    楊霖繼續說道:“今天我們這里是...來了多少個?”

    蕓娘微微欠身,附耳道:“三十五個?!?br />
    “三十五個,加上本官就是三十六個,咱們的實力比當初成都府的十六戶高出何止一星半點。往來運作不知道多么麻煩,帶著錢幣既不安全也不方便,錢引又不能兌換,本官也不諱言,那玩意跟廢紙一般。我們可以聯合在各地興建錢莊,發行一種紙幣,用來代替錢幣?!?br />
    楊霖說的興起,站起身來,走到三十多個豪商中間,說道:“就叫銀票如何?”

    眾商戶面面相覷,都有些心動,但是卻又害怕被眼前的大官給坑了。

    紙幣這東西,歷來都是朝廷坑商人的利器,一個錢引不知道害的多少豪商巨賈全部家產成了泡沫,都被朝廷圈走了。

    楊霖笑道:“此事本官可以不插手,由你們來做,我做個牽頭人,也為了萬歲營修建艮岳方便?!?br />
    終于,有一個年長的商人,覺得這種集會沒有商議不行,起身抱拳道:“少宰,不管是錢引也好、交子也罷,最大的問題就是發行者可以隨意印制,擾亂正常的交易。只要發行者缺錢了,他便可以印制出來頂用,長此以往勢必貶值。少宰欲發型銀票,又將如何改變這一頑疾?”

    他話音剛落,在堂內的諸位連連點頭,此人乃是大名府的皮貨商人王運,家產頗厚,在商賈里十分有威望。

    “很簡單,成立商會,我出錢你們印制,萬歲營有監督權。我們互相監制,互相合作,做生意你們比我熟,都知道一個道理,雙贏才是最好的合作?!?br />
    “萬歲營一下拿出五百萬貫交給商會,商會印制五百萬貫銀票,諸位可以從商會的錢莊中換取銀票。我若反悔,騙的是自己的錢,若是隨意刊印,你們大可抽身?!?br />
    這下所有的豪商才興奮起來,少宰這個提議誠意十足,只是不知道商會這個東西,該如何運作。

    王運低著頭和身邊幾個人商議了一下,繼續問道:“少宰,不知道您所言的商會,是如何組建?”

    “由你們組建,你們自發選舉一個會長,負責經營運作,本官絕不插手。凡是加入商會的商戶,都可以入股漕運,你們商會成立之后,制作一個規格出來。大家可以商船、貨船、車馬入股;可以人力入股、可以錢財入股,都按當下的物價折算。凡是漕運所得,年底分紅,按股數來分。

    本官的萬歲營,從中抽三成,剩下的全部按股分?!?br />
    楊霖把持著漕運,利用權力壟斷了汴河,若是他果然肯分出一點來,抽三成不算過分。還有就是楊通的商業帝國,完全可以占據大的股份,這個實力已經沒有幾個商戶能媲美了。

    許多心思玲瓏的商人,已經咂摸出其中的味道,這個商會如此多的便利,將來豈不是到處都有豪商巨賈入股。大宋舉國之力養一個汴梁,這里就是整個大宋的經濟中心。若是生意做不到汴河,便稱不上是大商人。

    商會不管是漕運還是銀票的便利,都對商家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誰也不想帶著幾車錢幣奔波數月,沿途可不都是大城邑,遍地強梁。

    進了商會,就可以拿著銀票,在各地的錢莊兌換,方便而且安全。

    可以預見的是,只要楊少宰不是太短視的出爾反爾,只要他堅持幾年,商會就會無比壯大。而且這個商會完全是民間自發的組織,非但不會給朝廷增加負擔,甚至會增添不少的稅收。

    只要楊霖在朝廷不倒,他就可以憑此功績,繼續收獲皇帝的信任。

    到時候...楊少宰可就掌控了天下商道了,再加上他的萬歲營還控制著六個市舶司,這大宋的財神爺,絕對非他莫屬。

    不說長遠,但就眼下的三十五家,已經是大宋不可小覷的一支力量了。

    按照楊霖的說法,這件事大可以參與其中,一旦他說話算話,自己這些人可以大把盈利。若是他說話不算,強行插手商會,隨意刊印銀票,自己這些人也可以抽身而退。

    不用過多的商量,這些人都是商道的老油子,很快就全部同意。

    楊霖呵呵一笑,抬手道:“本來應該留你們在此用膳,不過諸位應該有許多事要私下商議,本官就不強留了。今日時值歲末,明朝便是新年,愿諸位財源廣進?!?br />
    眾人一起起身,作揖道謝,三五成群聚在一塊,慢慢退出昭德坊。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