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二章 只身求救赴敵營
    龍首關下,旌旗遍野。

    宋江和王朝立合兵之后,厲兵秣馬,就是要啃下龍首關這個硬骨頭。

    龍首關西靠蒼山云弄峰,東臨洱海,已經是烏蠻中心,兵力極廣,地勢險要,并沒有什么捷徑小路可以繞過。

    宋江捋了捋胡子,道:“鄧艾偷渡陰平,勝在一個奇字,如今俺們的奇兵已經繞過了蒼山,只要咱們攻下龍首關,占住這個鎖山控海的要地,大理的都城羊苴咩城就是囊中之物?!?br />
    王朝立一路殺過來,憑借著手里的地圖勢如破竹,但是卻難得沒有膨脹。

    他點了點頭,舒了口氣,道:“蒼山集結了大理所有的精兵悍將,不容小覷,高泰明遲遲沒有動作,多半是要擇機與我等決戰。打不好,可就前功盡棄了?!?br />
    抬頭看了一眼龍首關,宋江深以為然,此地作為大理的北部屏障,連接蒼山和洱海兩個天塹,是真正的鎖山控海、易守難攻。

    龍首關城占地約三千畝,四周有五道城墻,五道城門,每一處都有各種軍事設施。

    藏兵圖上寫的清清楚楚,若是強攻此地,極有可能是損兵折將而徒勞無功。

    宋江和王朝立回到大帳,拿出藏兵圖,一邊觀看一邊想著其他出路。

    畢竟帶出十幾萬將士,若是慘勝回朝,也對不起少宰為自己做好的萬全準備。

    連大理的山川地勢藏兵圖都帶來了,還不能酣暢淋漓地大勝一次,有何面目回朝復命。

    突然,宋江福至心靈,道:“難呢過不能繞過這里,兜一圈來到蒼山之后?!?br />
    羊苴咩城就在關后,敵國都城距離這么近,沒有人會想著長途跋涉繞大理半圈。

    但是帳內的諸將全都眼色一亮,他們有一張圖啊,若是在洱海蒼山一帶,這張圖已經失去了意義。

    但是在大理其他地方,根本就來不及或者說也無力改變,既然如此便把整個大理打個天翻地覆,反正沿途有的是補給。

    兩個初次領兵,便要滅掉一國的將帥,湊著頭商議出這個辦法來,但凡有一個有經驗的宿將,都不會同意。

    因為孤軍獨自在敵國縱橫,實在是太危險了,上一個這么干還成功的,估計是冠軍侯霍去病。

    如此一來,算算時間,也不用在關下苦等了,等到繞過去,差不多走懸崖的奇兵也可以出山了。

    大觀二年夏,大宋定南軍統帥宋江在龍首關下放一把大火,濃煙三天散去,十幾萬宋軍已經失去了蹤影。

    ---

    太平州,三清觀。

    一株巨柏枝繁葉茂,猶如巨傘立在峰巔,樹下擺著一個棋盤,楊霖和一個老道士正在下棋。

    楊霖舉著棋子,不知如何走棋,老道士勝券在握,笑吟吟地道:“師叔,你已經思索了半刻鐘了,舉棋不定不如早早投降,時辰還早再來一局說不定還能扳回一城?!?br />
    楊霖瞪了他一眼,道:“剛才我就不該那么走,一著不慎啊?!?br />
    在樹外的廣場上,匆匆走來幾個萬歲營番子,抱拳道:“少宰,人跟丟了?!?br />
    楊霖刷的一下,把棋盤掀了,怒道:“這也能跟丟,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你們還追不到,要你們何用?!?br />
    與此同時,在古城當涂縣,一個破舊的山神廟前。

    幾十個孩子趴伏在地上,楊天寧臉色紅潤,按著身下的愛犬,小聲道:“他們就在里面,這一回非同尋常,里面是義父的親兒子,都給我留心點,別把好事辦砸了?!?br />
    身邊幾個孩子像模像樣,比起普通的萬歲營番子,也沒有什么兩樣,道:“頭兒,你放心吧,咱們的網子已經布下,一會故意打草驚蛇,讓他們自投羅網?!?br />
    “這十方大羅網,連大蟲都捉的,還捉不了幾個人?!?br />
    楊天寧點了點頭,他一拍身下的狗子,其他人有樣學樣,頓時一群狗叫聲響起。

    一群小孩子喝五吆六,山神廟中毫無動靜,不一會,在遠處的樹上,吊起了一張大網內,方七佛使勁掙扎著喊叫。

    楊天寧一拍手,道:“著了!走,過去接我弟弟?!?br />
    等走過去之后,才發現只捉住了一個男的,楊天寧上前一看,兩個人頓時傻了眼。

    “是你...”

    方七佛笑道:“小恩公,你救我一命,死在你手里也不冤?!?br />
    楊天寧對他感覺不錯,當初這個人把自己當成了難民,對自己十分照顧。

    自小的經歷,讓楊家幾個兄弟,對善待自己的人十分感恩,他小臉一擰,道:“方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在義父面前為你求情?!?br />
    “義父?這么說,當日酒樓下那位公子...”

    “對,那就是我們義父?!?br />
    方七佛灑脫的一笑:“一飯之恩,就當我送諸位恩公一個前程?!?br />
    他不知道,楊霖的前程,不需要這點微末的功勞。

    楊天寧吩咐人把他綁了放出來,然后緊張地問道:“我弟弟呢?!?br />
    方樂他果然是楊霖的種,圣女那天在軍營中,原來真的是受了楊霖的侮辱。

    方七佛笑道:“她們母子,早就跑啦,他對我也不是很信任呢?!?br />
    方妙憐已經覺察到有人跟了上來,她的行蹤不可謂不隱秘,還是屢屢被人追尋到,多疑地她不免懷疑身邊的方七佛。

    所以趁著他疲累至極,在山神廟睡著了,方妙憐帶著孩子獨自逃走了。

    楊天寧垂頭喪氣,功虧一簣啊,只能悻悻地帶著方七佛回去復命。

    ---

    三清觀內,楊霖正在大發雷霆,與親生骨肉幾次失之交臂,讓他越來越擔心。

    這時候,山腳下,一個狼狽至極的女人,抱著一個嬰兒,慢慢地走來。

    沿途所有人都忍不住駐足觀看,這個女人實在是上天賜予男人的恩物。

    一身粗布麻衣,擋不住挺翹婀娜的身段,精致的狐媚臉上,即使泥巴點點,也難掩天生的殊麗。

    守在山下的呂望雙眼一瞪,拔刀在手,瞇著眼如臨大敵。

    “方妙憐...”

    “你也認得我么?哦,你是楊通的人吧,你去和楊霖說一聲,孩子病了...我...我沒有辦法,讓他來救!”

    她雖然身陷敵群,這句話卻說得理直氣壯。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