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奇兵奇功出蒼山
    云貴七月,大雨連綿。

    宋軍大營中,宋江王朝立和幾十個投誠的大理領主匯集中軍大帳,商討著如何應對高泰明的大軍。

    幾個月打下來,宋軍氣勢如虹,主要是主將如有神助,讓他們士氣爆棚。

    什么地方有埋伏,什么地方易突破,都在主將的預料當中。

    這個時代遇到這樣的事,難免會被神話,傳的沸沸揚揚。

    宋軍的士氣也就一天強過一天,現在大理要來決戰,主帥們有些擔憂,但是底層將士卻都十分期待。

    在大理蒼山一側的山麓中,常年人跡罕至,青苔長滿了崖璧

    一個個胡子拉碴的軍漢,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動,他們已經鉆到山中一個月了。

    這一路上,光是跌落山崖的就有幾十個,可謂是粉身碎骨,想要收斂骸骨帶回故鄉都是妄談。

    終于爬過了一個陡壁,韓世忠倚著一塊石頭,大口喘著粗氣。

    突然一支利箭擦著他的臉頰,射到了身后的石頭上,韓世忠勃然大怒,朝著遠處的呼延通破口大罵:“賊廝鳥,你想要你爺爺的命?”

    呼延通笑道:“我的兒,俺不射你一箭,你已經被毒死了?!?br />
    韓世忠回頭一看,一條吐著黑信的蛇被射死在石頭上,他大罵一聲晦氣,道:“他娘的邪了門了,這種長蟲在北方聽到動靜都繞著人走,這兒的鳥蛇怎就不怕人呢?!?br />
    “別廢話了,俺已經看到前面的大樹有被人砍過的痕跡,必是上山砍柴的樵夫,估計離羊宜咩城不遠了?!?br />
    眾人全都歡欣起來,韓世忠將毒蛇切開,取出蛇膽就著酒吃掉,道:“你說我們打進羊宜咩城,親手滅了大理怎么樣,前幾天才攻下興慶府,現在又打下羊宜咩城,我們不想升官發財都難吶!”

    前來汴梁獻捷的兩萬西軍,本來就都是精銳,這一千多人,又是精銳中的精銳。

    一群人的膽識都不小,邊走邊商量道:“先觀察下城下的動靜吧,有機會的話,功勞擺到嘴邊,不吃白不吃?!?br />
    距此不遠的羊宜咩城中,相國府內,留守的國主世子高明量正在欣賞歌舞。

    大理匯聚了烏蠻三十七族,各色美人都有特點,普遍的是比較白皙幼嫩。

    高明量并不擔心外面的戰事,龍首關一帶是天塹,再加上父親的大軍,根本不可能有人打得進來。

    高家自從大理開國那天,就一直是國相,基本上就是過得皇帝的日子。

    旁邊一個大理臣子,高冠博帶,頜下一縷胡須,面帶愁容道:“世子,國主他在外征戰,囑咐世子要好生防備,巡視國都,世子卻日日歌舞,飲宴縱樂,通宵達旦,如何使得?!?br />
    高明量知道這是父親的心腹,也沒有難為他,只是推諉道:“李尚書,羊宜咩城遠離北方王朝腹地,山高水遠,這是我大理國數百年能立國的根本。再加上我們有蒼山天塹,洱海為欄,宋人就是長了翅膀也飛不過龍首關。他們不過是得了段妙貞那個賤人的藏兵圖,才能如此囂張,等到他們沒了辦法,自然會退去。咱們高臥羊宜咩城,為什么要草木皆兵。

    最可恨是段妙貞這個賤婢,她去大宋所帶的行裝都是宮女侍衛反復檢查過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地圖帶出去的?!?br />
    李尚書無奈,攤了攤手,只得退出相國府。

    大理國主高泰明和他的老子都是一代梟雄,不過傳到高明量這一輩,就是一個典型的無用的紈绔子弟二世祖。

    沒了女人一天就得死,繡花枕頭上長大的廢物,將來如何彈壓大理群雄。

    不過他說的倒也沒錯,大理的都城現在看來時萬無一失,畢竟龍首關和蒼山洱海一帶,大理重兵把守,根本沒有可能強攻過來。

    據他了解,大宋的將士戰斗力與開過時候不同,已經嚴重退化。

    想到這里,李尚書登上馬車,不再管夜夜笙歌的高明量,要去幫助高泰明處理政務。

    此時,在離羊宜咩城不遠的地方,一支軍隊已經悄然而至。

    韓世忠親自帶著三個軍漢,每到深夜便出山探查,沒想到大理國都防備竟然如此空虛。

    不知道他們是多么信任自己的龍首關防線,堂堂的國都,在外敵入侵的時候,竟然都正常開關城門。

    年輕氣盛的韓世忠,剛剛在清溪山殺了方臘,又隨西軍打破興慶府,正是年少得志的時候。

    月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

    韓世忠和幾個將佐,坐在河邊,輕聲道:“等到大軍來時,羊宜咩城定然是戒備森嚴,白日里我登高遠眺,發現此城現在守備松懈。

    只需幾個人攀爬到城中,砍了守軍打開城門,這不世之功,就是你我晉升之資。

    大丈夫生七尺身,豈能永為賊配軍,怎么樣,干不干!”

    呼延通厲聲道:“娘的,潑韓五一個賭棍,靠著莽撞氣殺到清溪洞,都能混到現在這個官位。俺們哪一個不是剖肝瀝膽的好漢子,強似這鳥人萬倍,何不搏一個出身?!?br />
    眾人被他竄弄得熱血沸騰,韓五罵罵咧咧地道:“呼延通你這鳥人,嘴里雖然勝似放屁,卻有一句話是對的,大丈夫搏功名,就在今夜!今晚這夜色濃如墨、黑如碳,豈不是天爺爺也助俺們功成?!?br />
    大理的精兵,不是在龍首關嚴陣以待,就是隨高泰明去追宋軍主力了。

    城內,崇圣寺。

    一燈如豆,幾個高僧在此靜坐,其中就有上一屆的大理皇帝段正明。

    崇圣寺三塔位于大理以北蒼山應樂峰下,背靠蒼山,面臨洱海,建于南詔佛教鼎盛時期的大理崇圣寺,其盛時“基方七里,三閣七樓九殿,為屋八百九十一間,有佛一萬一千四百尊,用銅四萬五百五十斛”,是當時“妙香古國”的中心,被譽為“佛都”,大理國前前后后有九個皇帝在此出家為僧。

    靈鷲山圣地,妙香國佛都。

    背后其實沒有那么多的佛法禪意,不過是政治斗爭的失敗者,大理皇室的無奈之舉。

    幾個皇室高僧,正在打坐,忽聽得外面一陣喧嘩。

    一個小沙彌跑進來,喘著氣道:“方丈不好了,宋人打進羊宜咩城啦!”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