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恨意滔天
    契丹西京道,寧邊州,黃河渡口。

    一輛輛馬車從橋上過來,連綿不絕,讓耶律大石的隊伍等了足足三刻鐘。

    耶律大石的耐心一點點耗盡,他上前用馬鞭指著一個指揮馬隊的契丹人,問道:“你們是哪個州的,做什么的?”

    此人雖然認出了眼前的隊伍是契丹林牙的儀仗,依然有些傲慢,笑著道:“這位官爺,我們是蕭相國的人,再多了就不方便向您透露了?!?br />
    一個小小的相府下人,竟然這樣對契丹林牙說話,就相當于蔡京府上的都管,跟楊霖如此傲慢一樣,放在誰身上也很難忍受。

    不過在契丹,蕭奉先的權勢遠遠大于蔡京,而耶律大石現在還沒發跟楊霖相比。

    他隱忍著怒氣不發,手下卻已經聽不下去了,一個契丹武士將手里的長槍一攥,怒吼一聲扔了出去,插在了這個傲慢下人的身邊的木頭上。

    此人嚇得魂不附體,當即屎尿齊流,他本就是個奚族的奴隸,那有什么膽魄可言。

    契丹武士們哈哈大笑,這時候從車隊里露出一個人頭來,瞄了一眼迅速蓋上了車簾。

    耶律大石正巧瞥見,怒道:“車里緣何有宋人!”

    幾個武士上前,掀開車簾,果然藏著三個宋人打扮的漢子。

    這幾個人見了耶律大石的手下,屹然不懼,瞇著眼看著他們。

    耶律大石騎馬上前,喝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住手!”車隊里出來一個中年文士,雖然是契丹人,卻也有些風雅儒相。

    耶律大石冷哼一聲,道:“原來是蕭大郎...看來這真的是相國的車隊了?!?br />
    “那是自然?!笔掙攀鞘挿钕鹊倪h房侄子,更是他的心腹,契丹朝中無人不知。

    耶律大石面色越來越凝重,他馬上要去和宋人還有蒙古諸部談判,為什么在宰相的車隊里,會有宋人出現...

    “不知道車里裝的是什么?”耶律大石幽幽地問道。

    蕭昱眉飛入鬢,陰聲道:“大石林牙,你過分了?!?br />
    耶律大石使了個眼色,他身邊的一個契丹武士,手里握著一柄大斧,騎馬上前一勒馬韁,揚蹄而下將馬車劈開。

    刷的一下,財寶散落一地!

    太陽下,金光刺眼,珠流遍地,晃人心神...

    相府、宋人、財寶...

    耶律大石突然一陣心絞痛,這群狗賊禍國,直要把俺大遼好端端一個帝國,整治的千瘡百孔才行。

    蕭昱臉色青一陣紅一陣,大聲道:“大石林牙,你要造反么?相國追究下來,你擔得起么?”

    耶律大石身后的武士,人人義憤填膺,只待他一聲令下便要廝殺。

    騎在馬上的耶律大石,神色復雜,他的勢力和蕭奉先相比,十分渺小。

    對方說毀滅他,只在一念之間,確實不敢得罪這個權相。

    可是現在明擺著,蕭奉先要受賄賣國了,作為耶律阿保機的八世孫,耶律大石自然不肯坐視祖宗的基業被毀。

    蕭昱的心里十分驚恐,他有些怯意,好聲道:“大石林牙,這些都是西北路招討司的蕭大王送給相國的,你還是讓開道路放行吧,我保證回上京之后,絕口不提此事?!?br />
    耶律大石心如死灰,面色煞白,這個蕭昱故意說起西北招討司,那是蕭奉先的弟弟蕭嗣先的大本營。

    也就是說,自己一旦發難,會有幾十萬大軍前來,將自己這些人踩成肉泥。

    耶律家的基業,被人毀成這樣,自己這個宗室根本無能為力,耶律大石長嘆一聲,擺了擺手。

    手下的武士唯命是從,紛紛散開,讓這些宋人和馬車過去。

    等到車隊全都過去之后,蕭昱冷笑一聲,也跟著車隊離開。

    耶律大石只覺得胸口一股悶氣,讓人喘不上氣來,他雙眼緊閉,周圍的武士一言不發,緊緊盯著自己的主人。

    突然耶律大石揮了揮手,眾人渡過橋去,最后一個過來的耶律大石,望著遠去車隊的背影,眼里似乎要噴出火來。

    還沒開始談判,宋人已經把幾十車的財寶送到了契丹,這還怎么談?

    憤懣至極的耶律大石,突然爆發出一陣虎嘯,周圍的武士全都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追隨這個霸氣的男人,沖回去把車隊的人殺光!

    耶律大石奪過手下手里的大斧,縱馬亂劈,不一會木屑紛飛,黃河上這個重要的渡口大橋,砰地一聲落進湍急的河流中。

    文武雙狀元,契丹最后的戰神,果然名不虛傳!

    在場的武士,都感覺到了主人心里的憤慨,一個個面色凝重,不發一言。

    大遼西京道的塵沙,遮天蔽日,馬車中幾個宋人都是西軍的將官,隔著老遠還能聽到耶律大石的這聲嘶吼。

    “可惜了,是個漢子!”

    “這個契丹人若是漢兒,我愿意追隨此等人物?!?br />
    ...

    此時夏州,楊霖正帶著克烈部的人,游覽夏州繁華的市區。

    堆積如山的物資,讓忽兒札口水直流,這里的東西隨便拿到蒙古草原去,都是值得打一仗的緊俏物資。

    楊霖笑道:“怎么樣,茶馬商道,我們一定要保??!這對你們來說非常重要,草原的寒風來的緊,秋日便有了殺人的風!若是沒有糧食,何以撐過來?!?br />
    忽兒札點了點頭,道:“楊少宰的話,句句屬實,這次和契丹人談判,我們克烈部,全聽楊少宰的?!?br />
    楊霖暗道,這是咱們利益一致,還他娘全聽我的。

    他笑吟吟地說道:“本官十分愿意,把這些物資和你們交換,不過說實話,蒙古草原沒有那么多我們需要的貨物,來交換這些物資?!?br />
    忽兒札本來就紅的老臉加深了眼色,眼前的宋人說的不錯,蒙古除了戰馬和獸皮,根本沒有別的事漢人需要的,尤其是他們滅了西夏,自己也不缺這些東西了。但是漢人的物資,全是蒙古人夢寐以求的。

    楊霖看到他的窘迫,笑道:“不過,本官十分愿意,你們蒙古派一群戰士前來,作為大宋的雇傭兵?!?br />
    “雇傭兵?”

    “沒錯,就是你們部落的勇士,來到大宋為我們打仗,就可以換回山一樣堆積的物資?!?br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