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章 策勛歸來猶遺憾
    大遼天慶二年,夜色正深。

    遼兵魚貫而出,推著搜刮的財貨女子,準備屠殺女真人留下的生口,然后結束這場煉獄般煎熬的戰爭。

    生口們瑟瑟發抖,他們早就麻木了,渾然不敢揭穿身邊隱藏的兩千女真人。

    大營內,完顏阿骨打率領諸將,站在大營門口,笑呵呵地把蕭綱迎了進來。

    蕭綱一臉諂媚,笑道:“首領,我們如約送來了二十車珠寶,還有五百個女人,全都是城中的富戶妻女。還有五個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他們的父兄被都統殺了,算是都統私人送給您的禮物?!?br />
    說著就要呼喝身后幾個女人上前,完顏阿骨打笑著道:“不用了,現在我還需要一個東西?!?br />
    蕭綱心中有些怨怒,這個時候你又提條件,不能早點說?今夜你們不撤兵,回去我還不被蕭嗣先那個王八蛋殺了。

    “首領盡管說,不管什么要求,我們大遼都會滿足您?!?br />
    “俺今夜要攻打黃龍府,想借你的腦袋,來祭旗?!?br />
    阿骨打扶著蕭綱的手臂突然一挪,雙臂聚力咬牙,一下把他的腦袋擰了下來。

    帳中諸將跺腳歡呼,拔出腰刀沖出了大營,藏在生口中的女真人暴起殺人,一起涌向黃龍府。

    蕭嗣先和他的幕僚,展現了這個帝國如今的腐朽昏暗,以及愚蠢。

    聲名不顯的遼東一個小部落,一夜之間震動了整個大遼。

    契丹重鎮黃龍府被攻克,平叛都統蕭嗣先被俘,黃龍府內大遼兵馬十萬有余,被兩千五百女真人俘虜。

    完顏阿骨打下令搶掠三日,女真人費盡心思打下了黃龍府,卻沒有占據此地的想法,只留下了殺戮和掠奪。

    兩千多女真兵將,驅趕著無數的生口奴隸,帶著無盡的財富,按原路回師...

    在他們身后,原本是遼東最繁華的黃龍府,陷入一片火海。

    尸體堆積的地方,甚至高過了城墻,血腥氣連漫天的大雪也遮掩不住。

    這里居住的各色族人,全都遭受了滅頂之災,除了一些女真商人。

    一個族群無雙的戰力從遼東爆發,帶來的只有毀滅和殺戮,兇蠻之氣讓整個大遼籠罩在愁云之下。

    十幾萬的奴隸,如同犬羊一般,被趕回女真部落。無數的財貨堆積,讓女真人見識到了獵人與獵熊的差距。

    完顏部首領阿骨打,一時間成為女真人的英雄,其他部落無不擁護他為帝。

    天慶二年冬,提前舉事的完顏阿骨打,在完顏部稱帝,國號為金。

    ---

    上京城,相國府。

    僥幸逃出的蕭昱,跪在地上,涕淚齊下。

    砰地一聲,蕭奉先把手里的玉瓶摔碎,大聲道:“十幾萬人,怎么就守不住一個黃龍府?”

    蕭昱不敢說自己出的主意,只是推辭道女真人如何兇悍,天氣寒冷守城將士都不出力,絲毫不提愚蠢的買敵退兵的事。

    蕭奉先臉色沉郁,低聲道:“先想辦法,救出二弟,然后瞞住陛下,舉大兵把女真踏為齏粉!”

    蕭昱一聽,若是蕭嗣先被贖回來,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眼珠一轉,想了想女真人的殘虐暴戾,又想了想蕭家兄弟的權勢,伏地道:“小人愿意去一趟女真,把二爺贖回來?!?br />
    蕭奉先沒想到他還有這個忠心,當下稍微有些感動,哪里想到這個下人已經打定了主意去把蕭嗣先弄死。

    “好。你回去準備一下,等我商議出一個攻滅女真的路線,你再去救出二弟。只要是滅了女真,提著他們的腦袋進京,陛下那里好應付?!?br />
    蕭昱貼在地毯上的臉上,晦暗難明,閉著眼稱是。

    ----

    汴梁城郊,近萬百姓齊聚,迎接南征的將士回京,并且就近觀看大理獻國。

    楊霖一襲紫金官服,腰系玉帶,站在前列。

    深秋的天空湛藍無云,氣氛熱烈到讓人不覺寒冷,站在萬民中央的楊霖面色如水。

    西南在他看來,只是完成了事前規劃的一半,為了不讓梁師成和王黼得逞而選擇了提前收網。

    可想而知,這事肯定留下后遺癥,比如說不能徹底解決西南土司的問題了,少不了以后還得費心去坑他們...

    一陣歡呼,將他的思緒拉回現實,遠處一列列的騎兵開道,引出了今日的主角。

    段正淳騎在馬上,臉上看不出絲毫的落寞,甚至有些開心。隱忍了這么久,至少演技方面,這個皇帝是成熟的。

    祖宗基業的喪失,似乎沒有給他帶來一點的影響,回歸大宋倒像是他一直渴望的事了,至少從臉上看是這樣的。

    宋江沒有選擇自己出風頭,身為南征主帥,戰功赫赫,他甚至沒有出現在第一梯隊進城。

    來自大理皇室的私兵,簇擁著他們的末代皇帝,走在最前面。

    汴梁百姓無不歡呼吶喊,像是迎接英雄回城,緊接著就是得勝之師,這支楊霖親自挑選的禁軍,先是剿滅了方臘,然后南征大理,很是為禁軍孱弱的名聲挽回了一點尊嚴。

    兩旁的禁軍世家子弟,揮舞著拳頭高喊,對著自己熟悉的朋友兄弟。

    百姓們迎出了不下十里,一路跟隨簇擁著他們來到汴梁城,段正淳遠遠看見一個大官在城郊的高臺上,便下馬帶著皇室上前。

    在他身后,王朝立笑道:“段國主,此乃我大宋的少宰楊霖?!?br />
    段正淳臉色一動,在大理軍中,那些將佐一口一個楊少宰,未曾想如此年輕。

    他現在還沒有獻國,依舊是大理之主,番邦國王,在大宋按親王對待。

    而楊霖是使相,開封府儀同三司,按規矩和親王是一個待遇。至于蔡京,那是宰輔,親王見了他還要行禮,讓路,大宋的文官屬實是有排面。

    楊霖卻不擺架子,呵呵一笑行了一個晚輩禮,道:“國主,一路風塵,辛苦了。本官權且替大宋軍民,歡迎國主到來,陛下已于宮內設宴,給國主接風洗塵?!?br />
    段正淳是個什么人物,隱忍時卑微如老閹奴,爆發后血腥屠殺幾十萬,趕緊回禮道:“哪里哪里,有勞楊少宰遠迎,實在叫人受寵若驚。少宰若是不棄,咱們兄弟相稱便是?!?br />
    楊霖面不改色,身邊的侍衛卻都神色古怪,等看到一臉正氣的少宰毫無波瀾之后,才暗暗佩服少宰的定力。

    楊霖一聲令下,汴梁城郊禮炮齊鳴,百姓的情緒被推到頂峰,花團錦簇中一行人往城內趕去。

    這個時候,宋江才從后面追了上來,看見楊霖咧嘴一笑。

    楊霖細看之下,自己這個心腹愈發的黑了,伸手一招道:“公明,辛苦了?!?br />
    “可惜未竟全功!”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