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三章 四分五裂西吐蕃
    昭德坊,楊霖書齋內多了一道門,連著一處香閣。

    當初念著楊霖是狀元,想必是嗜書如命,便把書齋建的分外寬敞,誰知道狀元根本不讀書...

    楊霖本著物盡其用的美好品德,派人在中間加了一個隔斷,又開辟了一間香閣。

    房中擺著一座鑲金嵌玉的屏風,四壁壘垂著帷幕,榻前放著兩尊三尺多高的銀制熏爐,架上擺著玉器古玩,一器一物都華麗異常。

    整個地上是厚厚的地毯,進來之前就要先除去鞋襪,好在地龍暖爐讓這里溫暖如春。

    楊霖赤足臥在榻上,捧著一本道家經書看得起勁,突然外面響起開門聲。

    能夠不敲門進自己書房的,來來回回就那么幾個人,楊霖也不管,果然香閣門被推開,來的是許久未見的段妙貞。

    大理公主見到楊霖,發自內心的笑臉,宛如鮮花初放,姣麗無匹。

    楊霖把書一丟,做了個張開雙臂的動作,段妙貞解去鞋襪,撲到他的懷里。

    “想我了沒?”楊霖明知故問。

    輕輕嗯了一聲,段妙貞剛從外面進來,身子微微有些發冷,鉆到楊霖懷里就不想動彈。

    突然聽到一聲細弱游絲的喘息聲,段妙貞嚇了一跳,抬頭往后一看,馬上臊的她臉色羞紅。

    只見屏風下,李蕓娘皓腕上一根紅繩,被吊著蹲在屏風前,嘴里還含著一根藤條。

    “霖郎,這是什么張致,怪可憐人的?”段妙貞低聲道。

    “這淫1婦幾次三番不聽話,拂了我的意,趁著沒事教訓她一下?!睏盍匾贿呎f,還用腳尖去碰蕓娘,惹得她更加窘迫。

    李蕓娘這幅模樣被人瞧了去,臉上紅的好像要滴出血來,段妙貞更加不忍,求情道:“蕓娘姐姐定是知道錯了,你就饒了她吧?!?br />
    楊霖摟著段妙貞的細腰,把她攬在腿上,笑道:“我的貞兒寶貝給你求情,算你命好,以后還敢不敢了?”

    李蕓娘含羞忍辱,輕輕搖頭,原來紅繩的另一端就系在楊霖手邊,輕輕一拽活扣解開,她才癱坐在地毯上。

    ......

    一個時辰之后,楊霖微微氣喘,吩咐蕓娘穿好衣服去端杯茶來,低著頭問懷里的段妙貞道:“你爹爹最近在忙什么?”

    段妙貞擰著身子,調整了舒服的姿勢,道:“爹爹每日和伯父誦經,再不然就是教兄長弟弟們功課,沒見有其他的事做?!?br />
    楊霖點了點頭,說道:“你們段氏佛法精深,我準備奏明皇上,來年打吐蕃的時候,讓你爹也去一趟。吐蕃人信佛,不能一味地攻伐,得想辦法從宗教上讓吐蕃人歸心?!?br />
    吐蕃王朝早就崩潰了,只不過大宋甚至以后的元明,都習慣性地稱那些散碎部落為吐蕃或者西蕃。

    若是打到吐蕃,四分五裂的吐蕃人也無法聯合起來,根本無力抵抗大宋的兵馬。不過想要徹底降服他們,估計還得從佛教入手。

    唐末最后一個吐蕃王達瑪死后,由于他的兩個兒子,即大王妃抱養的永丹和小王妃生的歐松之間的爭立,大臣們分成兩派,從此吐蕃王室分成兩支,連年混戰。

    吐蕃在各地的將領也擁兵稱雄,彼此爭立,過去一些歸屬吐蕃的部落也相繼脫離吐蕃的管轄。

    緊接著一場奴隸平民大起義爆發,席卷了整個西藏地區,吐蕃王朝在這樣的局勢下隨著佛教的衰落而崩潰了。

    西夏建立之后,對大宋和吐蕃造成共同的威脅,大宋向河西走廊等地的藏族部落撥發弓箭及其它武器,并招募藏族弓箭手,在藏人中建立類似大宋民兵的軍事體制,以共同防御西夏人的入犯及襲擾。

    宋將王韶在今甘肅臨夏,臨洮一帶大量開拓土地,招納三十多萬藏人從事墾種。著名的茶馬互市也在今四川雅安、甘肅臨夏以及陜西一些地區的大宋專設市場上進行,開始了爾后數百年藏區馬匹與漢區茶葉的經常固定交易。

    也就是說,現在的大宋出兵吐蕃,將會有幾十萬的帶路黨。

    到時候,只需要派出一個佛教代表,自上而下用宗教安定地方,應該可以慢慢把這群飽受戰亂折磨的百姓,納入大宋的懷抱。

    吐蕃雖然四分五裂,但是當年祖上闊過,一鼓勁征服了整個青藏高原,北起天山山脈以南、居延海,南至青藏高原南麓與印度,整個克什米爾地區,都是吐蕃的疆域。

    段正淳已經徹底失去了大理的民望,別說回去之后稱帝了,就算是把他送回大理,他都不敢自己回去了。

    原大理皇帝,去吐蕃做個活佛還是可以的,畢竟他們都是實打實的佛門中人。

    南邊越來越穩固,將來和北邊的勁敵交鋒,才有底氣。

    若是成功拿下吐蕃,趙佶這個吉祥物皇帝,短短幾年之內,打下的疆域就要超過趙匡胤了...

    不過想到吐蕃錯綜復雜的勢力關系,想要徹底平定吐蕃,只怕是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且和大理不一樣,這里沒有任何捷徑,好在楊霖把它當做宋將的磨刀石。

    大宋還有時間,金兵還沒有南下的機會。

    女真人現在還不是很自信,他們面對契丹這個龐然大物,難免會有些畏懼。

    所以他們會同意契丹的請和,還希望和大宋建立邦交,渴望來自外界的認可。

    一旦耶律延禧親征失敗,契丹的外強中干徹底暴露,就是女真人釋放獸性的時候。

    后世歷史上,面對大宋,他們也是如此。

    就是因為童貫在伐燕時候屢戰屢敗,金人一看自己隨意欺負的遼兵,都能把宋軍殺得丟盔棄甲,這才引起了女真人南下的欲望。

    今年遼人和金人同時派遣使者來大宋,這兩伙人見了面,可萬萬不能在大宋的都城內出事。

    遼金之戰,是大宋壯大自己的機會,有蔡京和楊霖的共同努力,爭取在戰事膠著的時候,大宋可以橫插一手,從中漁利。

    但是現在,宋朝最好兩不相幫,不能被拽進這場大戰當中,失去了坐山觀虎斗的機會。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