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五章 豈無功業書青史
    西北河湟州,還未等上元佳節過完,大軍便已集結而來。

    昏慘慘的天空上烏云堆積,雖然沒有大雪飄下,也給人一種老天要將所有人都籠罩在這酷烈的苦寒中,掙扎不出的感覺。

    漫卷的風塵中,山脈起伏若隱若現,風聲凄厲嚎叫,竟讓人有搖搖欲墜的感覺。

    一行人馬,不過六七騎,全都是身披鐵甲,頭戴兜鍪,外裹披風,此刻正在一處山丘上靜靜勒馬而立。

    被簇擁在中間的,就是如今風頭正炙的韓世忠,這老兵1痞自從走了狗屎運,被少宰看中之后,可謂是戰功赫赫。

    經過這幾年的磨礪,潑韓五渾身的邋遢氣質已然消褪得干干凈凈。臉上線條如刀砍斧鑿一般加倍分明起來,下巴上黑黝黝的一片,蓄有一股飄飄的短髯。

    在他旁邊,就是楊霖派來的王稟,自然而然成了重點關注的對象,被韓世忠留在身邊。

    畢竟現在他是以楊少宰的心腹自居,當然要關照下這個關系戶,不過很快韓世忠就發現,這個汴梁禁軍的小將,不是來混資歷的。

    在這種苦戰中熬練出來的兵營中,從來不是以年齡來換取尊重,你是個什么貨色往往一眼就能看出來。

    王稟,就是天生的虎將,汴梁的風月氣絲毫沒有浸染這個沉默敦厚的少年。

    聲若洪鐘,壓過風嚎,韓世忠大聲問道:“王稟,取吐蕃應該從何下手?”

    “若能打下積石山,便可坐等吐蕃諸部來投?!?br />
    韓世忠嘴角一絲笑意一閃而逝,轉身拍馬回營,前幾次戰爭自己都是先鋒的角色,這一次輪到自己主持這西北十幾萬人馬,攻略吐蕃,是韓世忠期盼已久的機會。

    遠處就是自己的大帳,王稟說的沒錯,打下積石山,吐蕃便如同失去了橫山的西夏,失去了主動進攻的機會。

    男兒所求的功業,就在眼前,教他潑韓五如何不血熱慷慨。

    眼前的吐蕃人四分五裂,正是最為虛弱的時候,吐蕃的內附在明眼人看來已經是必然。

    這個地區的問題相當的復雜,自從唐時建國起,這就是個強大但卻畸形的帝國。

    說它畸形是因為其先天不全,一個強大的奴隸制國家,一個地理環境并不得天獨厚的地區,出現了強大的世俗政權。

    松贊干布草創的制度,無論從政治上和經濟上并不能絕對的適應青藏高原,因此奴隸們層出不窮的暴亂就有持續生存的土壤,一個帝國不斷的被起義和紛爭、新舊貴族的矛盾所困擾,只能是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如今這塊土地成為佛教的勢力范圍,擁有著根深蒂固、對信仰毫不動搖的宗教政權。松贊干布的制度,從開始就已經決定了,佛教勢力不斷強大到最后無法控制。

    自墀松德贊之后,佛教勢力開始干預政治,舊貴族越來越力不從心,僧人干涉政權就如唐中期以后的太監攝政,到了可廢立弒殺君王的地步。

    信仰宗教的人越來越多,宗教的勢力也越來越大,世俗政權再也不能抑制其發展,甚至僧人勢力能決定政權的生與滅,吐蕃地區成為了徹底的宗教政權。

    但是這些僧人,只能控制藏民,卻沒有與之相應的強大武力。

    面對不信佛的外部勢力,他們只能選擇妥協,或者滅亡。

    只要大宋,給高層僧人開除足夠的條件,收復吐蕃就會事半功倍。

    要知道,這里的佛教也是分各種派系的,彼此間爭斗不斷,這就是個自相殘殺的角斗場,根本沒法團結在一塊,談何抵御外辱。

    ---

    大雪鵝毛般飄落,頃刻間路邊參差樹木盡白頭。

    楊霖握著一個暖爐,站在城郊親自等待迎接,便是在群芳環繞的汴梁城,楊霖也絲毫不掩飾對徐月奴的偏愛。

    遠處的車轅吱呦吱呦壓在雪地上,馬車內的妙兒掀著車簾,東瞧瞧西看看,小嘴一停不停。

    “小姐,你看汴梁的樹好高啊?!?br />
    “小姐小姐,你快看那座道觀?!?br />
    “哇,好多的人?!?br />
    ...

    徐月奴哪還有心思跟她亂看,手捏著裙角,難得地露出一絲羞態。

    一年不見了,待會該怎么面對薄情負心的郎,要不要故意不睬他,那樣他會傷心嘛,還是算了吧。

    我一會先低著頭不說話,看你怎么解釋,嗯,就這樣。

    打定了主意的徐月奴滿心歡喜,嘴角掛著一絲傻笑,芳心中好似一顆熟透的葡萄炸裂,酸汁甜汁一股股漿涌而出。

    打定了主意給楊霖一個軟綿綿的教訓,徐月奴低著腦袋給自己打氣,不一會妙兒一聲驚呼:“天爺,那個雪人莫不是楊少宰?”

    徐月奴嗖的一下,竄到車外,只見楊霖手捧著一個暖爐,帽子肩頭全是雪花,站在遠處朝著自己輕笑。

    徐大小姐不愧是武藝高強的女俠,一個箭步從行駛的馬車上躍下,剛才的計較早就丟到爪哇國去了,三步五除二奔跑到楊霖身邊,一躍而起將他撲倒在地。

    高佻豐滿的徐月奴,個頭比楊霖還高,兩個吊藤圓瓜就有每個六、七斤的重量,楊霖倒在雪窩里的一刻,馬上有十幾個護衛背身站好圍成一圈,拽著大紅色的披風,將他們圍在中間。

    嘴里哈著白氣,楊霖一把將她按在身前,在雪窩吻了起來。

    不一會,陸謙站在人墻外,低聲道:“少宰,身體為重?!?br />
    拽著徐月奴,無視路人好奇的眼光,將她拉到馬車內。

    兩個人抖了抖身上的雪沫子,攬在一塊,說著一些體己話。

    妙兒在一旁插科打諢,逗得兩人時而輕笑,時而情動。

    不一會,長樂樓便到了,早就收拾的整整齊齊的屋子內,幾個使喚丫鬟也都是從楊府調來的。

    冒著白氣的浴桶旁,整齊地放著幾方巾帕、皂角、新衣服。

    徐月奴紅著臉,想把楊霖推出去,幾個丫鬟已經笑著上前,就要服侍她入浴。

    這些人都是伺候過楊霖和侍妾共浴的,經驗豐富,不一會就把徐月奴送進了浴桶。

    楊霖哈哈一笑,舒舒服服泡完之后,并沒有急著要掉月奴。

    過幾日就要一起娶入門,楊霖想給她一個完美的洞房夜,當天便寵幸了妙兒,讓月奴在一旁觀瞧。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