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四章 老而不死是為賊
    契丹的貴族,隔三差五就要造反,根本不看自己的實力,擼起袖子就想當皇帝。

    所以歷代契丹皇帝,都會加固自己的皇宮,看上去頗為雄壯。

    蕭奉先帶著宋使高柄和秦檜進了皇宮的時候,耶律延禧正在愁眉不展,看見三個人趕緊上前問道:“女真人打進來了么?”

    可憐的天祚帝,一年前他還是當世最強的契丹國主,帶著國內的許多藩屬去吃頭魚宴。

    誰知道那個被他鞭打吊在營外的女真頭領,已經率兵攻打到了自己的都城下面。

    蕭奉先眼珠一轉,道:“陛下,女真人氣勢如虹,依我看撻不野未必能守住。這幾位宋使,頗有高論,想要向陛下進言,臣就把他們帶到宮內來了?!?br />
    畢竟現在大遼還沒有滅亡,蕭奉先也怕勸說皇帝棄國都而逃,將來會被清算。

    宋人哪有這個顧慮,就算是大遼滅亡了,不過是跑回大宋繼續做官就是了。

    國破之時,風雨動蕩,上京城人心惶惶。

    耶律延禧病急亂投醫,也不管為什么這個時候要聽宋人的意見,總比自己在這里干著急要強吧。

    “你們有什么高見?”

    高柄和秦檜對視一眼,心中激動地砰砰直跳,天大的功勞就在眼前,得勸著他們往大宋跑啊。

    拐帶遼主歸宋,馬上就要邁出他娘的第一步了,秦檜不愧是為這種大場面而生的,平時看著蔫兒吧唧的,一下子打了雞血一樣,上前道:“陛下,外臣有話要說!”

    ...

    ---

    東京汴梁,秋雨凄凄。

    方妙憐的小院內幾個丫倚著墻閑聊,時不時有雨滴匯聚,從梧桐葉上落下。

    外面秋意凄寒,里頭卻是依舊團花繡簇,暖帳秋紗,楊霖的幾個侍妾,卻是一般都穿著各色紗網羅織裙衫,妝扮得曼妙有致,此刻都胡亂在椅子、繡凳上坐著。

    楊霖自己抱著一兒一女,沒好氣地瞪了她們一眼,罵道:“你們也給我爭點氣,尤其是你?!蹦醚鄣芍K妝憐,道:“爺給你的還少了,都被你吃了怎么著?”

    方妙憐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拍了他一巴掌,嬌嗔道:“你說什么呢,樂兒都會說話了,你以后別瘋言瘋語的,教壞了孩子?!?br />
    蘇妝憐咬著嘴唇,一臉的委屈,自己的姐姐蘇凝香剛剛有了身孕,姐妹倆一起侍寢明明是自己霸占大郎的時候多,怎么就這么不爭氣。

    眾人共享其樂融融的天倫之樂的時候,外面錦兒呼呼喘著進來,撫著胸口道:“大郎,陛下來了?!?br />
    楊霖將孩子放好,一伸手,幾個侍妾幫他整理好衣袍,披上一個袍子,出到外院迎駕。

    客堂內,果然是一身便裝的趙佶,旁邊的白面老者,分明就是楊戩。

    見到楊霖進來就要行禮,趙佶輕笑一聲,道:“無須多禮?!?br />
    楊霖還是抱拳道:“陛下,今日怎么有空,來臣這里?!?br />
    趙佶稍微有些心虛,笑道:“閑來無事,正好楊戩說想要來看看仙丹是怎么煉制的,呵呵?!?br />
    楊霖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趙佶自己想看,讓楊戩背鍋。

    他心底冷笑一聲,幸虧老子早有準備,原來楊霖為了防止仙丹藥方外漏,一向是由郎中們分工配制之后,讓許叔微擬定最后的方子。

    然后煉藥的過程,也是交給了自己府上的那些小道童來做。

    畢竟那郭天信,就是倒在煉藥上,自己用這個法子坑人,豈能不防備被人用來坑自己。

    他輕輕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隨微臣來吧?!?br />
    在楊霖打坐的大殿內,三清神像笑的十分慈祥,端坐在上首。

    其下是百十個蒲團,拱衛著一個銅爐,一群小道童正端坐其上,閉目養神。

    趙佶眼光一亮,光著個架勢,看上去就像是真的。

    和郭天信那個一比,這里多么的仙氣縱橫,那邊就是個百姓家的爐灶。

    趙佶對著三清神像,拜了一拜,然后帶著兩人離開了大殿。

    到了外面走出幾十步,才興致勃勃地問道:“就是這里面,每個月出三粒仙丹么?”

    楊霖點了點頭,這個藥丸確實不錯,趙佶最近膚色紅潤,又年輕了不少。不過要說能成仙,長生不老,就純屬扯淡。

    不過就是養生保健,外加一點刺激神經而已,反正比吃水銀之類的各種重金屬要好。

    趙佶在楊霖的外院亭子里,和他聊了一會,正要起身外面來了一個侍衛,說是宰相蔡京求見。

    楊霖和趙佶同時一愣,肯定是出了大事,蔡京才會找到這里來。

    “讓他進來?!?br />
    不一會侍衛領著蔡京進到院子里,他上前一拜,馬上道:“官家,契丹傳來訊息,金遼和談崩壞,雙方已經撕破了臉,契丹殺了金國使者,金國出兵攻打上京府,如今正在激戰?!?br />
    “沒想到,耶律延禧這么有種!”楊霖拍掌贊嘆道。

    在他看來,耶律延禧就跟趙佶一樣,都是些事到臨頭昏招迭出,屈膝投降的軟蛋,沒想到還有這么硬氣的一面。

    本來就是,都已經撕破了臉,還留著他們的所謂使者干鳥。就拿金遼之間的切骨仇恨來說,沒別的,就是見面必死一個,不共戴天而已。

    蔡京神色有些赧然,低聲道:“文淵,是我們的人,唆使契丹的幾個少年將軍,趁著夜色把女真使團...一把火燒成了灰?!?br />
    ...

    楊霖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就是覺得有些想笑,但是又不好意思。

    自己精挑細選的這幾個人,實在是國寶級的使者,放在那種主昏臣庸的腐朽王朝,每一個的破壞力都不亞于一支重騎兵。

    他沉吟道:“上京城定是朝不保夕,就是不知道耶律延禧要往哪逃?,F在耶律淳和耶律大石,在幽燕之地招兵買馬,號稱‘怨軍’八營,耶律延禧未必敢去。

    契丹的燕王耶律淳,可是親王,又有謀反的前科,我看耶律延禧八成會去西京?!?br />
    契丹的西京,就是山西大同,西京大同府是在北魏平城和唐代“大同軍”故城原址上營建的。

    自從后唐大將石敬瑭這孫子將幽云十六州割讓給契丹,契丹支持石敬瑭稱帝建立后晉。從此,云州(大同)被劃歸遼地,遼興宗重熙十三年,將云州升為西京大同府。

    那里還有大遼的兵馬,而且是忠于皇室,忠于耶律延禧的兵馬,最重要的是,大同府遠離女真韃子。

    已經被女真人嚇破了膽子的天祚帝,只想里女真人越遠越好。他自己親率七十萬大軍,尚且打不過,哪里還有半點決一死戰的勇氣。

    趙佶不甚了解這些軍國大事,但是聽得津津有味,是個很好的聽眾。

    楊霖和蔡京對視一眼,會心一笑,道:“若是耶律延禧去了大同,我們在西北的數十萬兵馬,就有了用武之地。只要契丹的各地宗室統兵大將,鬧將起來,耶律延禧為了保住性命和帝位,少不得要向我們求救。

    到時候讓他效仿石敬瑭,割讓幽燕之地給我們大宋,才是上策。便是出兵也是名正言順,豈不是強似背起盟約,和女真一道伐遼要好?!?br />
    蔡京附和道:“臣等不愿伐遼,所為何事?正是等待這個機會。不費我大宋一兵一卒,還能最大程度利用契丹,削弱興起的女真人。有時候靜觀其變,也能取得比打了勝仗更大的利益。

    若是和女真一道把契丹滅了,助長了女真的氣焰,他們吞并了寥廓的契丹之后,勢必南下。自古以來,有幾個強盛異族,不貪戀中原的繁華?!?br />
    趙佶后怕道:“若非兩位愛卿,朕險些被梁師成和童貫給害了?!?br />
    賊廝鳥老王八,楊霖心里暗暗腹誹,老子拼了命阻擋梁師成伐遼,你個老賊在后面看熱鬧,現在成了咱倆的功勞了?你跟我商量過沒有?

    真是老而不死是為賊也。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