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八章 翻云覆雨時,敵友莫可辨
    河間重鎮,厲兵秣馬。

    便是新年剛過,也沒有半絲懈怠,誰都知道大戰在即。

    北邊吹來的風中,仿佛就有硝煙和血腥氣,遼宋金三個國家,加上幽燕之主耶律淳總共是四方勢力。

    幽燕之地,就像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本來是屬于耶律延禧的,后來被自家的家丁耶律淳偷了去,現在又引來宋、金,像是兩個覬覦她的惡漢。

    耶律延禧一看這美人收不回來了,再加上自己老婆多,少這一個不少,便大大方方送給宋了。

    但是他就像是帶了綠帽子的軟蛋,說話沒啥鳥用,還是得自己來搶。

    在童貫的大營中,迎來了又一位傳令兵,兵馬副元帥楊霖調童貫和他的勝捷軍到白溝驛。

    白溝驛乃是白溝河畔的一個小鎮,是宋遼交接地,歷來是兵禍連接的地方。

    童貫不怒反喜,自己頂到前面,在他看來沒什么不好。

    只要自己能率先拿下燕京城,有梁隱相和高俅幫忙,這功勞就不至于落到楊霖頭上。

    勝捷軍當即開拔,前往白溝河。

    白溝河作為宋遼邊境,當初議定的時候,還出現了一些問題。

    遼國派了外交官員蕭禧來到大宋,要求重新劃定邊界。他提出的邊界是山西北部的黃嵬山,按他的想法,黃嵬山以北為遼國所有,以南為大宋朝所有。有地圖為證,北宋一旦同意契丹人的這個要求,就等于將遼國的邊境線向南推進了三十多里。

    宋神宗趕緊和大臣們商議,滿朝文臣一個個都不知道黃嵬山在哪,反而把王安石拿出來鞭尸。

    勸誡神宗皇帝要親賢臣,遠小人,不要和王安石搞在一起,得最了契丹人,輕啟戰端,于國于民沒有好處。

    神宗就是要他們出來,問一問黃嵬山在哪,誰想到還被他們趁機罵了一頓,差點氣得吐血。

    最后還是沈括出面,拿出了自己手繪的地圖,最終議定了白溝河才是邊境。

    在原本的時空中,童貫就是在這里,親率十萬西軍被耶律大石打掉了大宋最后一塊遮羞布。

    童貫離開了他駐扎的莫州,當地的百姓燃放鞭炮慶賀,對他們來說這個年就是雙喜臨門。

    童貫這廝,在原本的時空和現在都是一個鳥樣,他的兵從來是吃兩份餉的。

    朝中有梁師成給他撐腰,軍餉自然不會短缺,朝廷每年撥下的銀錢糧草都被他自己中飽私囊。

    但是手下的兵馬,又是他的立身之本,肯定不能餓著他們,童貫便會威逼當地的地方官,收取苛捐雜稅,湊足了軍餉才肯罷休。

    趙佶這個人,向來不看是非對錯,只看親疏遠近。對于這等事,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久而久之便助長了他的氣焰。

    童貫在哪駐軍,那里的百姓就倒了血霉,需要交兩份的稅。更慘的是,有大軍駐扎的,多半是兵禍連接的地方,本來收成就少。

    秦隴餓死、累死幾萬民夫的事就在眼前,現在他又把和河北東路禍害的夠嗆。

    大軍逶迤而出,童貫遠遠地望了一眼,北邊的云層似乎有黑了不少。

    ---

    河間府中,楊霖正靠在一個暖爐旁,細細看著眼前的沙盤。

    他把童貫調到白溝河,當然不是給他送功勞去了,陸謙站在一旁,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陸謙心里清楚,在殺人這件事上,少宰還是很守信的。說了要殺他,就一定會殺。

    但是殺童貫,不同于以往,冒的風險和成功的概率都不大,必須要精心謀劃。

    如今少宰把童貫調到白溝河,明顯是已經開始了,自己還不知道少宰的全盤計劃,只能在心里暗暗算計。

    楊霖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道:“這破天真他娘的冷,在汴梁的話,這時候應該在暖室享福,就是為了不挨凍,也得早點收復幽燕?!?br />
    陸謙笑道:“少宰,收復幽燕,可是百年大計。就是凍上幾年,也是值得的?!?br />
    在東京汴梁,這個時候雖然也很寒冷,但是卻是最熱鬧的時候。

    新年這幾天汴梁四門大開,金吾不禁,滿城重新裝點,到處張燈結彩。街市當中,人頭攢動。爆竹煙花,將黑夜都映成了白天。男男女女,簪花穿行。酒肆瓦舍,絲竹弦樂之聲直到天明。

    往年這個時候,必是楊霖攜帶家眷,在樓上賞玩燈火,飲酒達旦的歡暢時刻。

    “以往這個時候,宋遼之間都要互通使節,嘿嘿,既然耶律淳沒有這個覺悟,我就派人去看他好了?!睏盍卣酒鹕韥?,笑著說道。

    陸謙楞了一下,現在彼此劍拔弩張,派人去做什么?

    “我要殺童貫,易如反掌,但是如何保住勝捷軍,才是困難的地方。想要除掉童貫的時候,不搭上一個勝捷軍,只能是和耶律淳聯手了?!睏盍匦χf道。

    “耶律淳占據幽燕,不遵遼帝,不是我們的敵人么?”

    “敵人,也可以為我所用?!?br />
    ...

    ---

    涿州城關,一員武將正站在營地正中的望樓高處,出神地望著遠處的黑云。

    此人不過三十左右年紀,筋骨強健,面容粗礪,正是契丹宗室難得的虎將耶律大石。

    耶律大石以翰林入宦,開得硬弓,跑得野馬,胸襟闊大,氣度不凡,遼道宗當初就稱之為契丹千里駒。

    如此文武雙全的大將,被耶律延禧貶出上京,派到燕京來,反倒成了燕王耶律淳的左膀右臂。

    耶律延禧此人,在自斷臂膀這項技能上的造詣,絲毫不亞于趙佶。

    在析津府絕大多數遼人兵將的心目中,這位大石林牙,才是風雨飄搖的契丹最后擎天一柱。

    眼下幽燕的這脈契丹小朝廷,剛成立不久已經被逼到了絕境,各方勢力比較之下,他們是最弱的,偏偏占據著幽燕所有城池。

    耶律大石縱使是天縱奇才,也不禁生出一絲絕望來,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奸相蕭奉先,其次便是那個壞的出奇的宋使。

    想到楊霖,耶律大石不禁在心底嘆了口氣,同樣是奸官,為什么蕭奉先和楊霖換一換。

    一個把堂堂契丹禍害成這步田地,一個卻慢慢讓羸弱的大宋中興。

    一個小兵打斷了耶律大石的思路,上前抱拳道:“大石林牙,南邊的漢人蠻子派來了使者,說是要過去見燕王?!?br />
    耶律大石神色一動,問道:“是誰派來的?”

    “說是蠻子的兵馬副元帥,叫什么楊霖的?!?br />
    耶律大石心中升起一股不安,幾次和這廝接觸,他一出手就是陰毒計策,不由得叫人新生防范。

    “先不許這伙人過去,帶到我的大營來,我盤問過之后,再讓他們去見燕王?!?br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