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三章 癡肥無能楊鹽王
    燕京城拿下的消息傳開,整個汴梁果然都為之歡騰。

    入燕半年還沒開戰,彈劾楊霖的奏章如同雪花一般飄進禁中,在朝中苦苦支撐的楊霖手下幾個大臣,每次早朝都是舌戰群儒。

    如今一下子揚眉吐氣起來,汴梁各大酒樓幾乎爆滿,人人都在傳頌燕地戰事。

    在汴梁的茶余飯后,幽燕之戰被渲染的驚天動地,狼煙滾滾。

    真正了解這場戰爭的,才會冷靜下來,為時局暗暗擔憂。

    明堂內,講義司的幾個大臣圍在蔡京的跟前,商議著這場讓汴梁為之瘋狂的大捷。

    他們的言談之間,無不圍繞著一個詞,女真...

    這個掀翻了大遼的小部落,如今已經立國,少在楊霖此番經略河北,竟然把他們徹底逼成了敵國。

    云州大同府看似屢傳捷報,金兵實則沒有半點的損傷,只是進攻被延誤了而已。至于說幽燕之地,女真的最大損傷來自于耶律淳的拼死一擊。

    涿州城下留了女真韃子千余尸體,還是用幾百將士換來的,已經是最大戰果了。

    講義司內的人,都不是普通市井百姓,蔡京成立講義司,集中了朝中半數以上的大權,這些人自然也會從全局去看問題。

    接下來,剛剛安寧不久的大宋,只怕要和這個崛起的兇蠻金國長期敵對了。

    被眾人簇擁在中間的蔡京,臉色頗為紅潤,這廝獨攬大權之后是越老越有精神了。

    對他的相位有威脅的幾個人,曾布、韓忠彥、王黼已經死的死,貶的貶,只剩下一個楊霖有資格,但是楊霖又太年輕了。

    他已經打破了大宋宰相一般的任期,并且半點上表請辭的意思都沒有,顯然是準備一直連任。

    耳聽著眾人唧唧喳喳,蔡京抿了一口茶水,笑道:“金國雖強,但是至少在目前看來,還并沒有占到大宋的便宜。退一步說,我們不和他們交惡,難道坐視他們拿到幽燕,諸公覺得屆時他們會不會南下?”

    白時中吸了一口氣,嘆道:“多半還是會的,幽燕已經是北國最富庶的所在了,依舊不如河北陜西,更別提京畿路了??v觀女真立國的表現,這個金國只怕是比當初的契丹還要兇殘狠戾百倍。契丹尚且時常南下,金國又豈會例外?!?br />
    “這就對了?!辈叹┵澰S地看了他一眼,繼續說道:“既然早晚要交惡,為何要讓女真人先發制人呢?!?br />
    “可是如此一來,豈不是給了女真韃子口實,要知道我們可是禮儀之邦,楊霖不宣而戰出兵助遼,實則有些下作。更何況宋遼雖然結盟,約為兄弟之國,可是一直以來契丹都是我們的心腹大患,幾次南下侵宋。如今它覆滅在即,我們不趁機報仇,還要助他一臂之力,怎么對得起澶淵死去的先輩?!闭f話的是原戶部尚書陳顯,楊霖為了給西北湊軍費,編造幾個罪名到趙佶跟前說小話告黑狀,把他的尚書位置拿下了,這廝只好轉投蔡京,一直對楊霖抱有敵意。

    蔡京真的很想來一句此乃小兒之語,但是顧及到他的顏面,只是笑道:“為了江山社稷,有時候用些手段,也未嘗不是高明之舉?!?br />
    陳顯不敢和他頂嘴,低著頭沉默不言,白時中兒媳婦被楊霖搶了,但是卻不以私怨影響公事,笑道:“無論如何,拿下了燕京都是值得慶賀的,下官在樊樓設宴,今晚我們一醉方休?!?br />
    蔡京年紀大了,輕易不在外面吃飯,但是燕京光復有誰不喜,便笑著答應下來。

    ---

    艮岳里,幾只小鹿在花間輕輕踱步,偶爾有行人經過,它們也不害怕,甚至還會親昵地上前玩耍。

    楊霖進言把皇子們遷出艮岳之后,里面就只有趙佶和幾個寵妃還有帝姬。

    這座園子依然還在修建,在他旁邊的萬歲營總部,名義上的職務仍然是修建艮岳。

    今日園中也是披紅掛彩,路上的宮娥太監們,喜氣洋洋地懸掛彩帶。

    官家龍顏大悅,上一次這么高興還是蹴鞠聯盟中,開封府的球隊逆轉戰勝京東東路。

    御花園內,趙佶和幾個內侍省的官員,湊在一塊飲酒取樂。梁師成已經輕易不參加這種場合,但是自從楊霖崛起,把他擠下神壇之后,梁隱相便總喜歡湊在官家的身邊。這楊霖雖然沒有資歷取代自己,但是他和自己相爭,卻讓蔡京撿了便宜?,F在自己這個月隱相已經被真正的宰相蔡京壓制了。

    梁師成憤恨之余,一門心思只想把趙佶給哄好了,這可是自己的天然優勢,你蔡京、楊霖再厲害,有能耐來宮里爭搶啊。

    楊霖雖然沒有能耐進宮,但是卻有一個有能耐的兄弟,就是楊戩。這“老婦人”把控著緝事廠,幾乎是形影不離官家身邊,在梁師成眼里比個揮之不去的蒼蠅還讓人生厭。

    目下,“蒼蠅”又在喋喋不休地說著幽燕之事,現在趙佶就喜歡聽這個,樂得哈哈大笑。梁師成恨得牙根癢癢,心中只是暗罵童貫不爭氣,怎么就讓人給害死了還沒處說理去。

    這時候,外面一個小內侍,捧著一個寶盒進來,趙佶看見之后眼色一亮。

    小內侍弓腰垂首道:“官家,這是楊府敬獻的仙丹,這個月一共兩顆?!?br />
    趙佶眉頭微皺,道:“怎么少了一粒?”

    “少宰在外,難以完成三粒?!?br />
    趙佶好不失望,這三顆仙丹是他每個月的必須品,每次吃完了都眼巴巴地望著。楊霖為了提高自己的存在感,時不時地少給他一兩顆,有時候是天地靈氣外泄,有時候是群星晦暗,不適合煉丹,反正就是吊著你的胃口。

    這一招果然有用,楊霖雖然半年不在,但是喜新厭舊的趙佶依然天天把他掛在嘴邊。

    在一旁的梁師成,心中一動,仙丹?身為一個見慣了禁中風云的老太監,他對仙丹不怎么相信。

    這楊霖一個揚州商賈之子,靠的是買通蔡京、楊戩,得了個便宜狀元,他的老底都被我查了個干干凈凈,他爹是個癡肥無能的商賈,哪來的什么道行煉制仙丹。

    想到這里,梁師成眼睛一瞇,盯著那個精致奢靡的小盒...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