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四章 遍地花團錦繡時
    幽燕風云突變,燕王耶律淳壯烈,而且殺光了自己的親眷。

    如此一來留守的耶律大石成了燕京城實際的掌控者,不想白白死在燕京的耶律大石,選擇了向楊霖求救。

    以說和遼帝接受他為條件,平白得到了燕京,這一日大軍開拔,入主城內。

    城外的女真出奇地平靜,似乎在坐視他們入城,而且近日對周圍的殺戮劫掠也輕了許多。

    開到城中之后,將士們無不歡欣鼓舞,這里可是燕京城吶,后世的史書勢必會記載著這一天,而且加諸不盡的溢美之詞。三軍主帥楊霖騎馬入城,面色平靜,拉著韁繩甚至無心觀看燕京城。

    城頭上早就做好了激戰準備的韓世忠,撓著頭自言自語:“怪哉,這金狗怎么這般安靜,莫不是有什么詭計?”

    “管他娘,少宰都進城了,還怕他們作甚幺蛾子?!焙粞油M不在乎地罵道。

    韓世忠點了點頭,咋摸道:“也對,不管他了,賊韃子沒什么好怕的,現在咱們已經拿下幽燕半數軍州,早完將他們殺光在幽燕大地上,為涿州城下的弟兄報仇。走,隨俺前去迎接少宰?!?br />
    城內許多百姓已經不再害怕宋軍,相比較以前的遼兵來說,這些新進城的將士更像是護衛城池的自家軍隊。

    韓世忠出身西軍,西軍以軍紀渙散著稱,但是這個潑韓五自己建軍之后,卻立下了嚴明的軍紀。說白了,當初西軍軍紀差,是因為西北將門有意操控的,因為沒有糧食輜重,必須要以戰養戰。

    韓世忠身為底層的老兵,如何不懂嚴明的軍紀對一個新建立的隊伍的重要性,所以立軍之處便約束的十分厲害,才能令行禁止。尤其是他們開始打得都是大理、吐蕃這種地方,稍一不小心,就容易激起當地蕃民的反抗,得不償失。

    所以這些宋軍控制燕京久了,百姓們也都放心下來,相比于城外北邊的同鄉,他們的境遇算是好的了。

    高粱河以北,此時已經是一片煉獄似的修羅地帶了,這些百姓好奇地圍觀入城的宋軍。宋遼邊境雖然沒有爆發大的戰爭,但是時常有小打小鬧,所以兩國民間往來極少。

    燕京的百姓,很多風俗穿著還保存著唐末五代的遺風,不免要對這些故國將士指指點點,品評一番。

    韓世忠等人撥開人群,見到楊霖,神色一喜,上前牽馬道:“少宰?!?br />
    楊霖從沉思中清醒過來,低頭看了一眼,躍下馬背和他們并排漫步:“燕京城內,還算是平靜,一定要約束手下將士,不得侵擾百姓。剛剛拿下此地,我們最重要的就是穩定人心,好生經營一番,才算是牢牢拿在了手里。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有些小事能退就退一步,當然了若是無法讓步的事,也要做絕做死,不留后患,懂么?”

    “少宰放心,有幾個鬧騰的,已經丟到護城河去了?!表n世忠說完,笑著說道:“少宰,那耶律大石倒是識趣,他手下的契丹兵馬幾乎不出兵營。只是天天派人詢問您何時進城,是不是叫他來一見?”

    楊霖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有些不自然,說道:“不見,等我得了空再見吧?!?br />
    韓世忠一下子就聞到了蹊蹺,按理說少宰進了城,不管說和的怎么樣,都應該先見見人家吧?難道...又有什么算計人的謀劃了。

    還真不出他所料,到了被收拾出來的一個小院之后,楊霖把韓世忠等人叫來,擰眉道:“我已經派人去和女真韃子議和?!?br />
    此言一出,舉座皆驚,議和?這才剛打了幾天,怎么說議和就議和。

    楊霖一看眾人的反應,馬上道:“我們大宋的軍隊,只要守護宋境即可,為什么要為契丹人賣命。說句不好聽的,契丹人才不騎在我們頭上幾天。就在去年,朝廷還支付了二十萬貫的歲幣,這些錢養活多少百姓?”

    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你剛剛和人家結盟,轉眼就把人賣了,總不合適吧。宋遼盟約帶給大宋的好處已經都得到了,這個時候撕毀合約,對遼人來說也太殘酷了。

    韓世忠問道:“少宰,議和的條件是什么?”

    “女真人撤出幽燕,我們的人從云州府撤兵。我又沒去攻打契丹,已經是厚道了吧?當初中原大亂,這些人趁火打劫,強占了整個長江以北,以后有扶持各種傀儡,奪去幽云十六州,我們這也叫以德報怨了?!?br />
    楊霖說完,還是覺得有些心虛,便輕咳一聲道:“反正這件事,就得這么干,咱們才能獲得最大的好處。但是不能做的太明顯,尤其是要找到個好的理由,不然的話對我的名聲不好。實在不行,我們就和女真秘密談判,就說為了讓他們突襲云州,麻痹遼人,就不公開了?!?br />
    眾將齊齊惡寒,你還知道要名聲,這反復小人做下來,確實是能讓大宋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幽燕...先跟契丹結盟,再和女真議和,當真是反覆無常。

    大家湊在一起,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光明正大地從云州府撤回十三萬西軍,那姚平仲在云州府混的風生水起,三次伏擊女真韃子,已經打出了威望來了。

    這個時候,契丹人倚仗他為云州柱石,更不會輕易放其離開。

    大家討論的熱火朝天,楊霖的這些操作確實不夠君子,但是如此一來大宋的損失將會降到最低。文官就是文官,坑人只用腦子和嘴就行了,收回幽燕都能從這樣的戰陣廝殺玩成權謀戲。

    起身之后,來到小院外,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楊霖嘴角不期然笑了起來。他自己胸中的韜略,沒有完全跟帳中的將軍們說清楚,因為要保密,保密到只有自己知道。

    收回幽燕?那也太小看我了,幽云十六州,除了幽燕的十個軍州,還有云州附近的六個呢。萬一讓完顏吳乞買的女真兵順利到了云州府,而姚平仲又撤兵了,那耶律延禧就完蛋了。云州大同府和整個西京道,勢必落入女真的手中....憑啥???那可是實打實的漢家故土,幽燕是,云州更是。

    女真韃子想要在燕地燒殺一陣后,輕易離開,簡直是癡人說夢,老子先騙你撤兵去云州,然后讓姚平仲的兵馬假口從云州撤回幽燕,如此一來在云州到幽燕的路上,就會發生兩軍相遇的事。

    到時候老子揮動令旗,幽燕二十幾萬兵馬,和姚平仲麾下的西軍,前后夾擊。不掃滅你女真韃子的這半數主力,將來拿什么打。我們暗地里議和,你以為是坑契丹,到時候才叫你有苦說不出。對契丹只說是撤兵為了打完顏吳乞買這路人馬,契丹人除了感恩戴德,根本說不出別的話來,可是那時候契丹的殘山剩水和耶律延禧湊得兵馬,恐怕就剩不下多少了。

    此時乃是最好的機會,只要自己和姚平仲夾擊取得大勝,本來就是剛剛打下的契丹廣袤的領土上,勢必有契丹人重新反抗。

    女真從小部落控制這么大的帝國,一定會有內憂外患,到時候他們多半不會在幽云跟自己拼命。就算要打,宋江那時節應該也處理完了西域喀爾汗,到時候大不了兵對兵將對將,光明正大廝殺一回。大宋如今兵強馬壯,內憂已平,大理、吐蕃、西夏也都已經納入宋土,打仗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沒有幽云這道屏障的時候我們打不過,現在有了守城最不濟也能混個御敵于國門之外。

    想到這里,楊霖笑的更開心了,正好小院中有一朵嬌艷的桃花,楊霖上前輕輕一折,放在鼻前一嗅,長嘆道:“這幽云十六州,見慣了血雨腥風,狼煙遍地,胡馬腥膻,刀箭折戟,也該有花團錦簇的一天了...嗯,香!”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