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四百零九章 各施手段斗正酣
    楊霖風風火火地拿著一塊平谷奇石,進宮之后直奔鄭皇后的殿內,趙佶早就望眼欲穿了。

    楊霖笑著上前,帶三個小內侍搬進一口箱子,打開之后是六塊石頭。

    這五塊石頭,乃是從平谷精挑細選出來的,有紅,黃,青,黑,綠等五種顏色,形成不同的畫面,有黃梗青花,黑花潑墨,還有一塊紋理神似憨態可掬的小熊。

    這無疑是自然的鬼斧神工下誕生的天然佳品,趙佶雙腿直接拔不動了,兩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石頭,嘴里嘖嘖贊嘆。

    鄭皇后走了下來,不敢懟趙佶,對著楊霖沒好氣地說道:“就憑這些石頭,就能解掉艮岳的蹊蹺?”

    這一下隔得有點近了,楊霖稍微一暼鄭皇后,發現她和自家的鄭云瑤眉眼間有點相像。真不愧是親生的姐妹,鄭云瑤百媚千嬌,這皇后靠近了看也十分驚艷。

    還沒等楊霖開口,趙佶便搶著解釋道:“皇后有所不知,這艮岳中的奇石大多是太湖運來的,是南邊的江山氣運。而平谷乃是幽燕地界,此乃北方大地精華。如今我們即將湊齊南北,才是臻至大圓滿境地啊?!?br />
    楊霖擦了擦額頭,心道碰到這種會腦補的,真真是省了我的大事。這解釋,比自己想出來的還有蠱惑力,關鍵這是趙佶自己想的,他肯定是越想越有道理,不會懷疑自己。

    現在趙佶就像是碰見了自己的心上姑娘的癡情人,不趁著現在提正事,更待何時?楊霖輕咳一聲,道:“官家,這平谷到汴梁道路閉塞,為了運奇石,還請陛下早下旨意,開始開鑿運河。治河司張安治理黃河頗有業績,深諳此道,臣提議由他來做?!?br />
    趙佶吸了一口氣,問道:“愛卿,似這等奇石,平谷還有多少?”

    “漫山遍野,不知幾何?!?br />
    “那運來汴梁,豈不是好似愚公移山?”

    楊霖呵呵一笑:“愚公者,山村老叟,靠的是一家之力當然慢了。陛下富有四海,一聲令下山河變色,正不知有多少子民欣然為君效忠。更有我大宋民殷國富,足夠承擔這點微末工程,若是陛下不做此等大事,如何彰顯我大宋的國力于天下,須知沿途河北小民,很多都是見識淺薄之輩,根本不知道大宋的富足。

    這建造艮岳,乃是大事,關乎大宋的國運,更關乎官家的仙途。官家不妨細想一下,是不是住進艮岳之后,大宋捷報頻傳,開疆拓土我大宋版圖足足擴大了三倍有余,現在連幽燕都難回來了!”

    趙佶臉色漲紅,顯然是心中澎湃,十分激動,被楊霖一番話攛弄的熱血沸騰。

    “好!就按楊愛卿說的辦!”

    ---

    汴梁城中,到處都是三五成群的官員,在茶樓酒肆之間,唉聲嘆氣。

    當今官家不知道受了楊霖什么蠱惑,竟然要取直運河,挖通南北,簡直是堪比隋煬帝的暴政。

    在他們看來,汴梁如此富足,為什么還要取直運河,去開辟那河北窮鄉僻壤的土地。

    要知道,河北一帶作為大宋的邊境,自從雍熙北伐失敗之后,百年來一直被當做遺棄的邊地。

    袞袞諸公,好像集體患了健忘癥,忘記了自己前幾天還在高談闊論,夸耀少宰楊霖收回幽燕的豐功偉績。這才不到一個月,就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奸佞。

    市井之間,也有不少的百姓不明白,好端端地去挖河渠,豈不是好大喜功。他們只看到了挖河渠的表面目的,就是給皇帝運石頭。但是卻沒有那個眼光,去看河渠后面的功效,難道偌大的運河日夜不息,就只讓運石頭的船走么?

    搬一座山來,才用幾個月、幾艘船。嗅覺最敏銳的,當屬袖樓的商人們,這條運河挖出來之后配合天津港的海運,可以說大宋北邊半壁江山都盤活了。在商言商,他們看到的是無限的商機,等到這些人一窩蜂涌入河北幽燕的時候,楊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明堂上,蔡京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沒有想到楊霖會走這條路,利用皇帝對他的信任,來一手狐假虎威。

    有宋一朝,宰相的群權力越來越大,到了神宗時期已經到了頂峰。但是物極必反,盛極而衰,文官自相爭斗黨爭不斷,反倒讓稀里糊涂上位的趙佶變成了最具權勢的皇帝。

    如今皇帝和宰相意見不合,蔡京瞇著眼,心中暗暗算計。如今自己已經站穩了腳跟,在大宋的新的政體里,是離不開自己這個宰相的。能夠代替自己,給趙佶收拾爛攤子,還能保證他有錢花的,只有一個楊霖。

    楊霖的年紀又太小,所以蔡京自認沒有人能夠取代自己的相位,就算是真的扶上去一個,還是要把自己請回來的。

    官家這幾年搬到艮岳居住,讓楊霖處在了最好的位置,他可以輕而易舉地知道官家的一舉一動,言談喜好,若是放任下去...

    一向以皇帝為先的蔡京,這一次,也準備試一下自己這個宰相的斤兩了。

    他輕輕一咳,道:“到講義司說話,我有些事要和諸公商議?!?br />
    講義司因蔡京而起,大家默契十足,心意相通,眾人一聽這話,胸中就已經了然個七七八八,心中不免有些緊張。

    蔡太師已經做了五年的宰相,這在大宋歷代都算是長的了,他若是想繼續連任的話,難免有人不服。但是這一次如果壓制住楊霖,阻止陛下勞民傷財開鑿運河,那么誰還敢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蔡京心底暗道,文淵吶文淵,你畢竟還是太年輕,為老夫做了階梯。

    講義司內,白時中捧著剛寫好的奏章,念道:“老臣白時中代東西兩府、六部諸衙門合詞上疏:自古人君,未有不以憂勤而興、驕佚而敗。太祖皇帝百戰而得天下,歷代先帝無不勤勉恪謹。近來忽聞陛下欲開運河,開采奇石,游觀苑囿,縱情逸樂。勞民之害,積于細微;銜橛之危,起于所忽,不可不慎。

    官家天縱圣明,想初時定無此心,必左右近臣引入非道,陛下不察而誤蹈。臣等實為寒心,況去歲以來,兵禍不斷,天災橫行,陛下豈無仁心加于百姓耶!請陛下親賢臣,遠小人,摒棄群小,以正朝綱?!?br />
    他的聲音中氣十足,聲若洪鐘,十分有渲染力。周圍的幾個大臣包括蔡京在內,無不交口稱贊。

    高屐笑道:“白尚書這奏章上去,就看楊霖怎么收場。他區區一個毛頭小子,竟然敢攛弄陛下干出這等大事來,實在是太能鬧騰了。這次弄個沒臉,我且看他收不收斂,哈哈哈?!?br />
    眾人哄笑起來,蔡京也輕笑著說道:“開河,是勞民傷財,隋亡于開河,前車之鑒不得不防。老夫早就跟他說過,此事行不通,沒想到文淵...連我的話都不聽了?!?br />
    一封奏章擺在趙佶的桌案前,讓他無比糾結,楊霖的提議以及他帶來的石頭,都讓趙佶心動不已。

    而且南北奇石筑艮岳的說法,深入其心,這個時候要打斷,簡直太難受了。但是白時中這篇奏章,下面落款處密密麻麻,蓋滿了東西兩府,六部衙門的大員印章、趙佶當皇帝以來,順風順水,什么時候經歷過這種陣仗。

    楊戩侍立在一旁,眼見官家對這一封奏章長吁短嘆,便回身在小內侍耳朵低聲耳語一番,不一會小內侍端著一個湯盞過來。

    “官家,初夏暑氣重,吃一口梨膏吧?!?br />
    趙佶揮了揮手,嘆道:“朕哪吃得下,楊愛卿幫朕瞧出咱們艮岳的癥結所在,事關朕的國運和仙途,可是百官又以民生社稷為由,齊名勸阻朕運石抵京。不管是楊霖,還是百官,都有自己的道理,朕正不知該如何決斷?!?br />
    楊霖眼珠一轉,低著頭,輕聲道:“官家,老奴伺候官家這么多年,既是您的臣子,更是家奴,就仗著身份說些逾越的話。咱家和楊少宰這些人,心里只盼著官家好,這事可不是關乎別的,實在是最緊要的事。若不是搬進這艮岳,咱們大宋哪能有這般光景,這都是陛下的福運和造化,我們這些人吶,都是沾了您的光。

    現在可以把這造化加深,屆時福臨大宋,難道還抵消不了這點民力和財力?這滿朝文武吶,家中產業都在汴梁,開鑿新河對他們當然是不利的。當然大臣們肯定有很多事好心,但也不排除一小撮人為了自己的小利,就阻止陛下開河。

    老奴蒙陛下恩寵,在汴京也有不少家財,這次為了官家的福運造化,為了艮岳能夠圓滿,老奴...老奴拿出十萬貫!”

    十萬貫是什么概念...換作一般的皇帝,肯定會尋思一下你一個老太監哪來的十萬貫,但是趙佶沒有。

    他喜歡收受這種賄賂,自己的嬪妃收的他也會喜滋滋地去清點,有收的多的,趙佶還要伸手要一點呢。這個人做皇帝你只要順著他的心意,入得了他的法眼,他寬厚大方的很。

    楊戩的這番話,讓趙佶感動的同時,徹底下了決心。為了自己的福運和造化,少不得要獨斷專橫一次了。

    ---

    艮岳,皇后殿中,鄭皇后正對著鏡子任由宮女們給她梳頭上妝,自家小妹在一旁坐著,笑嘻嘻地說一些宮外趣事。

    身邊宮女捧著一個翠玉托盤盈盈拜倒,“娘娘,這是禁中新趕制出的一批首飾,您看可還中意?”

    鄭皇后扭身看去,托盤上盡是珍珠首飾,連那赤金瓔珞上都是明珠點綴,隨手拾起一支珠花問道:“怎地都是珠飾,差距就那么大,瑤兒頭上戴著的這個,珠花金絲纏繞,單就上面這十數顆珍珠個個珠圓玉潤,遠勝咱們宮中的手筆?!?br />
    鄭云瑤大方地說道:“你喜歡?給你啦!我們家有的是?!?br />
    鄭皇后白了她一眼,打趣道:“行了,都知道你們家有錢,姐姐給你找的這個夫君,還不錯吧?”

    鄭云瑤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著頭小聲嘟囔幾句,隱隱約約聽到個什么喜歡后面,疼什么的。鄭皇后也不多想,只以為她說楊霖疼她,突然眼色一亮,看見妹妹低下頭后,胸前貼肉佩戴的一顆碩大的心型寶石。

    “這條鏈子不錯啊?!编嵒屎笮友垡坏?,輕啟朱唇說道。

    鄭云瑤馬上捂住胸口,緊張兮兮地道:“這可不能給你,這是楊家的傳家寶,我婆婆死前留下的,將來要給我的兒媳?!?br />
    鄭皇后將信將疑,道:“楊家從一開始就這么有錢???”她的眉間一挑,壓低了聲音,道:“你回去之后,幫姐姐好好問問,這次楊霖開河,能賺多少錢,咱們鄭家也要入股一份?!?br />
    ...

    昭德坊的花圃內奇花盛開,郁郁花香引得彩蝶蹁躚,往復流連。

    楊霖瞇著眼躺在臥榻上,身旁紫砂壺水汽裊裊,旁邊自己的媳婦剛從宮里回來,就急吼吼地趕了過來。

    “什么?掙錢?”楊霖愕然看著自己的小嬌妻,后者憨憨地點了點頭。

    楊霖撇著嘴,道:“你姐姐被錢迷了眼,這河還沒開,我就扔進去十萬貫了。楊戩那廝拿著我的錢,在官家面前表忠心,他可舒坦了,我是想想就覺得冤?!?br />
    鄭云瑤一臉失望:“???賺不到錢吶,那阿姐可要失望啦?!?br />
    楊霖剛想說話,突然腦子里想出一個主意來,給鄭云瑤倒了一杯茶,笑瞇瞇地說道:“掙錢嗎,也不是不行,你下次進宮跟你姐姐說,這次還是老規矩,拿出來的越多,掙得就越多?!?br />
    楊霖突然想到,這次開河花費少不了,若是由朝廷出錢,勢必成為新的難點。各級衙門肯定會百般刁難,不如直接繞過他們各級衙門,找趙佶單干。

    讓袖樓集資,到時候建成運河之后所盈利潤分紅,一條運河不知道要給朝廷帶來多少的收入,只要趙佶答應前幾年的拿出來,就足夠挖運河的花費了。

    如此一來,還能裹挾一批投資的權貴,分化這個龐大的利益團體,簡直是一舉數得。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