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五章 英雄所見大略同
    易州城門,懶洋洋的守軍突然一下站了起來,遠處飛奔而來一群騎兵,卷起漫天的黃土。

    不用他呼喊,城樓上的守軍已經全部趴到了矮墻,舉手遮陽往外探頭觀瞧。

    先鋒一騎領先眾人,已經奔至城下,大聲道:“少宰楊霖親至,快打開城門?!?br />
    原來楊霖等人騎得太快,竟比報信的來的還早,守軍一臉懵逼不甚相信,在城樓喊道:“容我去稟報一聲?!?br />
    說完之后,一溜煙跑到城下,直奔易州衙署而去。城下的萬歲營親衛,縱馬來到一處高崗,手握馬鞭舉起來遮陽遠眺,確認沒有其他軍隊,便耐心等候。

    易州知府和防御使幾乎是和楊霖一同到了城門處,楊霖端坐馬上,易州一文一武兩個官員都是楊霖親手拔擢,一眼就認出了他,慌忙下城開門迎接。

    易州防御使劉梁嗣接過他的馬鞭,吩咐小兵將馬牽走,抱拳道:“末將不知少宰前來,有失遠迎,還望少宰恕罪?!?br />
    楊霖冷哼一聲,罵道:“我有一千騎兵,行軍起來足有幾里長,如此人馬在你們易州周圍,奔著城池而來,你們竟然一無所知。若是女真打到城下,你們也不知道?”

    劉梁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不住地認罪,旁邊的知府趙長旭陪笑道:“少宰自東而來,那里一直到海邊都是我們的疆域,我們易州并非沒有哨探,不過都安插在西邊了?!?br />
    楊霖眼皮一垂,指著陸謙道:“你帶兩百人,繞著城西奔走一圈,日暮時回還?!?br />
    陸謙騎了這么久的馬,臉上毫無倦色,豎指于唇呼哨一聲,縱馬而去,在他身后緊緊跟上了兩百多個親衛。

    其他人簇擁著楊霖,來到城樓之上,楊霖就在這城樓上坐著,旁邊的趙長旭和劉梁嗣一臉的忐忑。

    楊霖一句話也不說,時間慢慢過去,士兵們都拿出干糧來啃,劉梁嗣笑著上前道:“少宰,可否到城中用膳?”

    楊霖擺了擺手,伸手從呂望那里要來一塊餅,呂望拔開酒囊塞到他的手里。

    就這烈酒咬了一口餅,楊霖看著身后的兩人,道:“出去這么久,沒見你們的哨探回報,這已經是失職了。半天時間難道女真韃子摸不到城下么,要是一會日暮時分還不見人,你們就給我滾蛋?!?br />
    兩個人戰戰兢兢,對視一眼,都不敢再說話。雖然楊霖已經沒有這個權力解除他們的官職,但是在這個地方,楊霖發話了之后,兩個人也只好各自上表請辭回鄉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楊霖眉間的怒氣不斷積攢,終于在城下來了幾個輕騎,被守軍引著上城之后,抱拳道:“啟稟府尊、防御使,在白馬山一帶,突然出現一伙騎兵,不知是什么來路?!?br />
    劉梁嗣和趙長旭對視一眼,同時送了口氣,楊霖冷哼一聲,罵道:“總算你們兩個劣貨沒有玩忽職守到不可救藥的地步,當初我送你們上任,耳提面命好言告訴你們,云州一帶有大批的女真兵馬,數量比幽燕所有敵軍加起來都多,而你們所在的易州首當其沖,讓你們小心防備。

    這易州周圍全是密林巨木,又有三道河流,隱秘性極好。你們在西邊一個哨探不放,東邊到了臨近日暮才有人來報信,你們把我的話當成什么了,耳旁一陣清風么?”

    兩個人同時抱拳彎腰,冷汗頻頻,不敢反駁。楊霖甩了甩袖子,大踏步下樓,丟下一句:“各打二十軍棍,給他們長長記性,然后召集所有官員,到衙署見我?!?br />
    知府和防御使,已經是一府之尊,在大宋的官僚體系中是中堅力量,但是楊霖一句話,馬上有人上前,架著兩人就地行刑。楊霖在燕地的威望,屬實非同一般,這地方本來就是他一步一步拿下的,那些投降的燕地豪強更是只認楊少宰。

    得罪了楊霖,在燕地為官,你隨時都要提心吊膽,生怕一不小心“激起民憤”...

    易州城內,各個街道上,突然出現一群群侍衛。滿城的官吏,匆匆趕往知府衙署,道路上的百姓也被這情緒感染,變得有些緊張。

    受益于高柄的游說,易州城沒有經歷戰火便納土歸宋,城中尚有一些不愿意追隨耶律大石的契丹兵將,也融入到宋軍陣營中。這些地方百年的胡漢雜居,已經有不少的契丹人被漢化,成為了幽燕大地的一份子。

    滿城的百姓,不分胡漢,都抱臂在街上好奇地觀瞧,時不時交頭接耳,字里行間透漏著對局勢的擔憂。

    剛剛安定的他們,可聽說過女真人的兇殘,好不容易歸了大宋過幾天安穩的日子,誰也不想繼續打仗。

    ---

    易州城楊霖召集諸將的時候,在檀州外的長城上,韓世忠滿臉凝重。

    望著長城下,慢慢集結到一處的女真大營,韓世忠已經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

    “女真韃子舉動有些反常,奇了怪了,我們死傷比他們大多了,他們竟然集結避戰...”

    宗澤和他對視一眼,凝聲道:“莫非是要進攻?”

    “照俺看來,很有可能,但是那些韃子都是冰窟窿里鉆出的嚢逑,日頭一曬就要出幾層豬油的畜生,頂著俺們漢地的酷暑要來捋虎須,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簡單?!?br />
    宗澤站起身來,走到他的身邊,一起低頭看向沙盤。他們的眼神突然都往北一移,瞬間抬起頭來,極有默契地道:“蔚州!”

    宗澤神色激動地說道:“是不是蔚州的女真,要和他們來個兩面夾擊,來犯我幽燕?”

    韓世忠沉默片刻,粗狂的臉上線條分明,豹眼微瞇道:“不可不防!”兩個人僅憑山下女真的動作,就推測出這個結果,足見水平高出一般將領許多。

    也難怪會有這樣,大浪淘沙,能在北宋末年的浩劫中留名千古的,又豈是庸碌之輩。

    這時候,外面進來一個小兵,韓世忠認得軍服是萬歲營的特有裝束,馬上邁了一步:“少宰來了?”

    來人扶著膝蓋,不等喘勻實了,便急道:“少...少宰有令,宗澤率軍退回...回昌平居庸關,嚴防女真從蔚州來犯!”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