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七章 粗鄙之言狀元出
    太寧山下,定遠寨上。

    這座殘破軍寨,上面已經飄揚著女真的旗號。留守的軍馬配制,是一個女真謀克與數百雜胡,短短數日,以寨子為根基,這些金兵四下劫掠,已然將這附近的村寨禍害得不成樣子。

    寨中百姓,收到了易州城的警告,讓他們躲進城中避難??墒沁@些百姓沒有經歷過戰火,不知道韃子的可怕,根本不愿意舍棄自己的房屋田產。

    如今馬上就要了秋收的季節,對他們來說是一年最關鍵的時候,錯過了之后可能下一年就要餓肚子了。

    很多百姓尤其是以漢民居多,抱著僥幸心理留守在村寨內,便遭了大難。

    此刻若是在寨中的瞭望臺四下觀望,就能輕易地看見太寧山的千溝萬壑之間,但有村寨處,都有濃濃的煙柱升騰而起,久久不散。道路之上,不時有雜胡游騎交相往來,每匹馬后面,都捆著踉踉蹌蹌的幽燕新附的大宋子民,路邊更不乏有無頭尸身,讓人觸目驚心。

    老弱為韃子和他們的仆從軍雜胡斬殺,青壯則被驅為軍中生口,婦女...

    凡是女真踏足之處,就是這般下場,整個契丹遼闊的大地上,已經無數次的上演。每一個披甲的女真韃子,身上幾乎都背負著幾十個家庭的血海深仇,女真的崛起,就是一場白山黑山里刮出來肆虐的瘟疫般的風暴。

    這只是一小群的女真先鋒,在定遠寨造成的流毒,在他們身后無窮無盡的女真大軍滾滾而過,幾乎無人抬頭看這寨上一眼。

    阿骨打御駕親征,麾下無窮無盡的大軍,手里的兵刃盔甲耀日生光,卷起接地連天的塵煙。

    女真兵將大多都是困了就在馬上打盹,餓了就嚼點干肉餅子,每個人兩匹戰馬,馬的料袋都掛在耳朵上,輪流騎乘。這支剛剛摧毀了契丹帝國的鐵騎,在涌過定遠寨前之時,讓暗中隱藏的大宋哨探覺得無可抵抗。

    千軍萬馬卷起的塵煙當中,高高豎立著阿骨打的黑龍戰旗,數十個韃子軍將和盡千的親衛,緊緊的簇擁著他。不停的有女真騎士奔馳往來,回稟著前面軍情,傳達著阿骨打的號令。

    阿骨打身穿著金色的盔甲,里面其實十分透氣,也沒有穿普通女真兵的臭烘烘的皮甲。他被無數人保護著,披甲也只是象征性的,而在他身邊的完顏希尹,則是穿了一身綢緞織就的錦衣,外面罩著一個胸甲,看上去頗為不倫不類。

    阿骨打的次子,完顏宗望卻和麾下最普通的女真軍士一般,身上披著一層臭烘烘的皮甲,兩套鐵甲甲包都放在兩匹備馬之上。腰間配著長刀,馬鞍側掛著馬槊和騎弓,還有裝得滿滿的六撒袋羽箭。干糧飲水,也和普通士卒一模一樣。

    他英銳機敏的模樣,頗有二叔完顏吳乞買的風范,最得阿骨打寵愛。坐在馬背上大聲說放聲笑,就是傳令也是聲震四野,不時激起身邊親衛一陣又一陣的歡呼。

    “幽燕之地,果然有些不同,就是普通的村寨,也比遼人的城鎮富庶!”宗望大聲說道。

    希尹輕笑一聲,道:“幽燕是漢人故土,這個民族的人最懂得積蓄財富和在夾縫里求生。你看我們都殺到這里,還是有這么多人想要僥幸活命,其實這里的富庶跟更南邊的宋地比天差地別,等打到了傳說中的東京汴梁,才知道什么叫豪奢富麗?!?br />
    此時女真的內部雖然也有爭斗,但是還沒有到后來那么烈,畢竟起兵之后不久,都是一塊并肩作戰過的。完顏宗望對希尹也很客氣,笑著道:“那俺可一定要打過去看看,嘿嘿?!?br />
    正在這些人聊得開心的時候,一個騎兵過來,抱拳道:“陛下,宋人在路上扔下許多草料,我們的戰馬吃了都倒地抽搐,路面上陷阱也多,前軍請示是不是派出一支契丹兵探探路?!?br />
    “這些蠻子,真是無恥,既然如此就讓契丹生口在前,排完之后我們再走?!卑⒐谴蚶湫σ宦暤溃骸翱窟@些手段,也想擋住朕的大軍么?”

    他一指完顏希尹,道:“希尹,你說的不錯,我們就是應該現在來進攻幽燕。你們看,這地方的防御工事已經十分完善,若是按照原來計劃,等到秋高馬肥之際,只怕幽燕之地已經被這南朝人經營得鐵桶一樣了?!?br />
    易州城頭,看著遠處隱約可見的滾滾煙柱,在夕陽下倍覺蒼涼。

    楊霖的身邊,是幾員名不見經傳的小將,幽燕大將分散在各個城池,如今楊霖的身邊盡是些剛剛提拔起來的新人。

    吳玠站在他的身后,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弟弟,盯著楊霖的背影左右打量,不禁暗中踩了他一腳。

    楊霖回過頭來,道:“幽燕剛剛歸附,尚未統計人口,不過我料定易州附近有軍民不下十萬。城中擠進來這點人,總共也就四五萬人,也就是說尚有五六萬散落在各地。這些人自身性命難保不說,還可以給女真韃子提供糧草和給養,這就是無法堅壁清野的壞處。你們記住,我下令堅壁清野,就是強制也要把人趕到城中,但凡再有一次,我決不輕饒?!?br />
    眾將一見他臉色難看,趕緊抱拳領命,吳玠欲言又止的模樣剛好被楊霖看到,指著他道:“你有什么話說,可是覺得我說的不對?”

    吳玠趕緊道:“少宰所言皆是金玉良言,末將以為女真撕開了云內邊線,殺到易州附近,是不是要提醒朝廷,提防他們分兵南下殺戮劫掠糧草?!?br />
    楊霖摸著下巴,沉吟道:“南下河北之地,倒不是不可能,依照女真韃子的慣用手段,他們喜歡派出幾個輕騎謀克,到處殺戮搶奪,以戰養戰。我已經上報朝廷,要求增兵河北一線,不知道朝廷派出的是何人?!?br />
    “少宰還不知道么?剛剛傳來的消息,統兵大將乃是小蔡相公,龍圖閣學土兼侍讀英國公蔡攸?!?br />
    楊霖面色一黑,捂著胸口,咬牙道:“草他娘!”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