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七章 懲罰
    星光燦燦,皎月高懸。

    汴梁城中,楊霖在門口走了幾步,手心有些發汗。

    “楊三!”聲音有些意料之外的高亢,楊三睡眼朦朧地過來,苦著臉道:“少爺,在家睡得了,馬上就出征了身體搞垮了不值當得?!?br />
    楊霖大怒,一腳踹過去,這奸猾小廝已經躲了。

    “嘿嘿,少爺息怒,去誰家,少爺您說話?!边@幾年和自家少爺混的久了,楊三嘴欠的毛病是越來越重了。

    沒辦法,身為一個稱職的大宋干部,和誰搞不好關系,也得和司機鐵一點,不然如何走街串巷,深入裙...群中,啊呸,群眾。

    說歸說鬧歸鬧,楊三很快就把馬車趕了過來,楊霖壓低了聲音,輕聲道:“跟上前面,劉提舉的馬車,今夜...咱們去他家?!?br />
    楊三一陣惡寒,嚇得臉色有些變了,少爺他...劉提舉...看了一眼自己,楊三更加驚恐,我和小劉提舉的相貌,不相上下,我以后還是跟著老爺出海吧。

    他們正要出發,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伴隨著一道殘影,騎士滾落馬下:“少宰呢,云內軍情!”

    楊霖嚇了一跳,這么晚傳來軍情,看這驛卒的樣子,此時只怕不簡單,他從馬車上跳了下來,扶著面色發白的驛卒問道:“何事驚慌?”

    從懷里掏出一封密信,交到楊霖的手上,驛卒才開始大口喘著粗氣。

    借著門口的燈籠,楊霖展開書信,臉色頓時一變。

    云州城內外,打得太慘烈了,遍地尸首,無人收斂,連日暴雨之后,被泡過的尸體腐爛,又遭烈日暴曬,已經形成瘟疫。

    種師道年老,抵抗力衰弱,從應州趕赴云內之后,便一病不起。

    老種是西軍的領袖,維系著西軍內林立的派系,讓他們還能團結一點。老種這一倒,生死都在兩可之間,正不知前線亂成什么樣子。

    秦隴大將,互相不服,還有誰能維持局面。

    昭德坊外院,一間小院內,充滿了藥香。

    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許叔微睡覺時候,連門都沒鎖。只用一個小棍別了一下。

    他已經把闔家老小接了過來,反正這里也是舅舅家,自己的家眷內人孩子時常到內院玩耍。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伴隨著幾聲大叫,許叔微氣惱地道:“什么人,半夜攪擾別人美夢,豈有此理?!?br />
    許家娘子披著衣服,驚疑道:“莫非舅父失勢了?”

    這一句話把許叔微嚇得夠嗆,睡意全無滿頭是汗,趿拉上鞋子趕緊走到小院,順著門縫往外看。

    這一看差點把他嚇死,正好對上一雙眼睛,也在往里看。

    “好外甥,是我,你最親的舅父?!?br />
    許叔微喘著粗氣,一邊開門,一邊道:“明日出征,舅父還不入睡?”

    許叔微開門之后,楊霖笑吟吟地道:“我的好外甥,正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如今你報效國家的時候到了?!?br />
    衣服還沒穿好的許叔微,被楊霖連拖帶拽,勾肩搭背弄到外面,只見一隊隊親衛早就整裝待發。

    舉著火把,排成長龍,簇擁著中間一輛馬車。

    楊霖把他拽上之后,掀開簾子,臉色一正:“軍情緊急,刻不容緩,給我快馬揚鞭,出發!”

    老種啊老種,你可得挺住啊。

    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的許叔微穿著軍士帶來的衣服,寬慰道:“舅父不用擔心,瘟疫有很多種,許多時候都是可以醫治防范的?!?br />
    ---

    清晨,汴梁城外,等著恭送少宰的官員,從守城的禁軍口中得知,楊少宰連夜出發了。

    云內大地的瘟疫,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此地自從金兵南下,一直就沒有停止過爭斗。

    女真人從金國,不知道驅趕來多少的契丹牲口,隨意打殺丟棄路邊,攻城時候更是死傷無數。

    這些從冰天雪地出來的女真人,不知道瘟疫的厲害,在他們那里是沒有瘟疫的。

    如今正值盛夏轉秋,又有大水之后,浸泡的尸體太多,腐爛之后癘氣流行,城中疫氣薰蒸,疫死者不可勝數。

    軍營之中,人又集中,一旦感染,很難阻止它擴散。

    楊霖的心如刀割,這些精銳戰士,拼死護住了邊關,沒有讓異族踏入宋境半步,沒有死傷一個大宋百姓。

    若是沒有死在陣前,而是感染瘟疫,更加叫人難以接受。

    大帳內,煎藥的氣味難聞,種師道躺在床上,有簾幕遮擋。

    帳外姚古白布蒙面,眼珠圓瞪,眉飛入鬢,捶手道:“短短十天,軍中死者已有三千余人!這還是我們這里,那大同城內,咱們西軍舊日袍澤秦鳳兒郎,還不知道死了多少!”

    楊可世站在一旁,也是一臉的愁容,饒是被稱為西軍第一猛將,楊可世在瘟疫面前,也是無可奈何。

    “現在最緊要的,還是打下大同府,救出被困的西軍,然后將老種相公運回雁門關,遍求名醫醫治才好?!?br />
    瘟疫,既是天災也是人禍,奪取宋人性命的時候,也沒有饒過女真人。

    事實上,他們早就難耐這酷暑高溫,加上潮濕的天氣。歷史上同樣來自白山黑水的滿人,就曾經因為避暑北撤,給了南明最后一絲機會,可惜...沒把握住。

    女真營中,也是滿營病弱,以至于鏖戰雙方,已經免戰七天之久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可是每日都廝殺至日暮的。

    完顏阿骨打臉色難看,自己的人馬不多,相比于大宋來時,更是稀少。

    每一個女真謀克,都是自己的本錢,一個女真戰士在戰場上,可以抵得過二十個契丹兵,可是瘟疫面前都是平等的。

    來自冰天雪地的女真人,甚至更容易感染。而且女真人對自然力和自然物的崇拜,讓他們篤信,這是自然的懲罰。

    營中也沒有什么軍醫,只有打扮怪異的薩滿在施法。薩滿教在女真人中地位突出,無論是部落之間的相殺征戰、氏族之間的爭斗,還是生育、疾病、死亡等都要由巫覡(男巫)來詛祝、預言和占卜。

    驅除瘟疫。這些人行巫法時,舞姿癲狂,所有的女真將領都沉默不語,低著頭。

    整個女真大營,戰意低迷。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