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五章 欲進一步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恩相,好久不見?!?br />
    看著楊霖略微有些成熟的面孔,蔡京心中卻突然平靜下來,對著他輕輕一笑。

    “文淵,我從嶺南帶來了一壺清酒,濃香甘冽,今日嘗過之后,若是覺得還行,不妨給當地父老一條活路,將此列為貢酒?!?br />
    “有老公相這句話,今日學生便去面圣,正好楊老哥也在?!?br />
    “那我可就代家鄉父老,謝過兩位了?!?br />
    蔡京說完,吩咐老仆帶上酒壺,跟著楊霖緩緩進城。

    當初三個人進京,徹底改變了大宋的朝堂,如今少了一個太監,又多出一個太監,楊戩笑道:“既來汴梁,不能不登樊樓,咱家提前置辦了一桌酒宴,兩位...”

    “楊老哥的面子,卻是拂不得,老公相,這邊請?!?br />
    三個人一齊登上楊霖的馬車,楊霖今日特地找了個親衛趕車,沒有帶楊三出來丟人。

    “帶我們去樊樓?!?br />
    樊樓前永遠是車水馬龍,三個人下車之后,幾個侍衛開道,來到院里的一個雅間。

    楊霖左手攙扶著蔡京,右手攙著楊戩,這兩個老東西都一把年紀了,向來真讓人不勝唏噓。

    樊樓的這個雅間,周遭假山亭臺,奇花喬木,乍一看倒像是大戶人家的庭軒,不像是一個酒樓。

    四周布置的清幽淡雅,而不是金碧輝煌,看上去好像不是很豪奢,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這里一個小盆內,栽植的也是價值不菲的名花。

    至于周遭的墻壁上,更是充滿了有宋以來,文豪大家的親筆詩詞。

    潘家是大宋開國元勛,潘美何等英雄,曾幾何時確實當得起與國同休四個大字。樊樓作為潘家的產業,從大宋開國到現在,越來越繁盛。

    本以為駙馬潘意死后,這里會逐漸凋落,沒想到反而更上一層樓。畢竟這是楊霖給自己的姘頭柔惠帝姬留下的,用來養活她的產業。

    進到小院之后,幾個侍女殷勤地接過兩個老頭,各自落座。楊霖推蔡京坐到上首,卻遭到了蔡京和楊戩一起反對,生生把他推到上首。

    楊霖心底一動,看了一眼楊戩,后者朝他輕微一笑。

    老東西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心思,楊霖暗自琢磨,索性順勢坐到了上首。

    他這一坐,蔡京的眼皮一動,心里一瞬間閃過了無數的想法。坐定之后,蔡京望向楊戩,對視一眼便低了頭,各自心中已然有數。

    接下來進到汴梁,該做什么,蔡京先前的打算就此徹底推翻,已經有一個新的大概的方向。

    像是蔡京這種人,只要進了汴梁就是一個信號,根本不在于他就職在哪個衙門。

    楊霖舉起杯,道:“恩相遠道而來,一路辛苦,學生先敬您一杯?!?br />
    蔡京身后的老仆,從暖籠里拿出暖了的酒壺,輕輕斟滿。楊霖身后,陸謙也彎腰給他倒滿,楊戩身后是一個小內侍。

    不知為何,今日在場的,都是些三人心腹中的心腹,連個侍酒的美人都沒。

    這是楊戩安排的酒局,他的用心已經絲毫不加隱瞞。

    暖胃過后,吃了不到兩口,楊戩便開口道:“少宰,太師,咱們大宋幾多風雨,實乃多事之秋。江南更是屢次生事,就算是平定了這次,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冒出幾個來。說到底,還是人心浮動,不能安定?!?br />
    蔡京接過話茬,說道:“沒錯,人心浮動,多是在上皇登上堆玉樓之后?!?br />
    楊霖聽著他們一唱一和,心里開始盤算起來,他們說的自然是有道理的。

    一個權臣當道,勢必會有人孜孜不倦地生事,因為名不正言不順。

    若是有機會,自己也必須得更進一步,因為不然的話,自己一旦沒了,就是身死族滅的下場。

    不僅如此,所有跟著自己的親信心腹,也斷然不會有好下場。

    但是現在真的是合適的時機么,眼前這兩個都一把年紀了,他們的心情自己可以想到,就怕壽命限制趕不上了而已。那樣的話,他們的家族或者說背后的勢力,便會落了一等。

    一想這個,楊霖就有些頭疼,這種事全憑自己揣摩,沒有個界限的。

    楊戩最是心熱,放下筷著,說道:“若是想名正言順,咱家倒有一個辦法?!?br />
    楊霖剛想制止,蔡京見機反應更快,已經笑道:“說來聽聽?!?br />
    楊戩笑道:“前者神宗皇帝有言,能收回幽燕的,當割地封王,是為燕王。如今楊少宰不僅收回幽燕,甚至拿回了完整的幽云十六州,卻累辭王爵。依咱家看,有功不賞,雖然高潔,卻有違神宗遺照,也難安天下人心?!?br />
    封王?楊霖舒了口氣,心道當初是為了避嫌,推辭了王爵。不然現在試探性地進一步?

    大宋的王爵,并不是十分稀罕,很多的宰相都封王了。這一次種師道死在疆場,楊霖便為他求了一個郡王的謚號。但是手握實權的王爵,還沒有出現,要是自己沒把童貫弄死,說不定他就是第一個...

    不過這事須得步步為營,萬萬心急不得,最好是把那幾個心腹聚集起來,商議一下利弊得失。要是沒什么大礙,先晉封王爵,也不是不行。

    不能光聽這兩個老家伙的,尤其是現在,正是自己謀略的最緊要時刻,眼看就要收網,一不小心來一個天下大亂可不好。

    王莽當初籌劃幾十年,不比自己的準備充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自己要是真的要走那一步,就必須有完全打算,總的來說就是即使天上下隕石砸死自己的幾十萬大軍,也還可以立于不敗之地,達到這種地步,才好走最后一步呢。

    自己的倚仗,就是邊關的幾個大的兵團,韓世忠的長城兵團、新老西軍、西北各族兵團、南方大理的烏蠻兵團...

    接下來,通政司的宣教,看來也得改變一下了。不止是深山的愚民,還有軍中的將士...都需要宣教吶。

    楊戩和蔡京見他低頭沉思,便不再言語,話點到這個地步已經可以了。

    只要讓他的心里,開始考慮這件事,便達到了目的。畢竟這種事,不是倉促之間,就能定下的。

    蔡京回頭,讓老仆倒上一杯溫酒,老仆臉色有些為難,低聲道:“老爺,已經喝了一杯了?!?br />
    蔡京笑了笑,輕輕擺了擺手,不再飲酒。

    他看了一眼眉頭緊鎖的楊霖,心底暗道,老夫還是要保重身體,這小子謹慎膽小,沒有十分的把握,絕對不可能出手。

    還不知道能不能呢個活到那天...

    PS:中午耽誤了一下,下午才更,抱歉,晚上更新番外,還沒進全訂群的抓緊了。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