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五百七十二章 龍角初露
    昭德坊本是豪門宅邸,修建的十分用心,用料講究至極。

    尤其是經過王黼的二次加工,更是窮奢極欲,楊霖搶來之后只是稍加改作。

    后宅花園占地廣闊,富麗堂皇,四面游廊圍繞,奇花異草間點綴著采自江南的奇峰怪石,一汪池塘引的是城外活水,滿池栽種著荷花蓮蓬,微風襲來,水波蕩漾,游魚徜徉。

    靠近水池的一個涼亭內,蘇凝香靠在欄桿處做著女紅,旁邊一張湘妃竹榻上,蘇妝憐手里捧著一碗冰酪吃得不亦樂乎。

    楊家二小姐在一旁饞的直流口水,蘇妝憐看著姐姐不注意,偷偷喂她一勺,然后看著小女娃呲牙咧嘴,笑的花枝招展。

    蘇妝憐嗔怪地瞪了她一眼,幽幽嘆道:“大郎南征,不知道幾個月才能回來,咱們待在家中什么情形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又要牽掛多久?!?br />
    她瞟了一眼沒事人似的妹妹,憂心忡忡地說道:“每次大郎出征回來,都累的散架一般,歇息一個月才能回過神來?!?br />
    “累的散架了,你就招架得住了唄?還不是每次哭爹喊娘的?!?br />
    蘇凝香大羞,把手里的女紅扔了過來,啐道:“你個死丫頭,守著孩子,亂嚼什么舌頭?”

    蘇妝憐做了個鬼臉,嘻嘻一笑道:“就說就說,打我呀?!?br />
    啪的一聲脆響,蘇妝憐一聲驚叫,捂著火辣辣的小屁股跳了起來,看著面色不善的楊霖。

    楊霖抱起女兒,皺眉道:“這都什么時候了,你自己吃也就算了,還給我女兒吃冰?”

    楊霖的這個二女兒,小名安安,大名取作楊天仙,十分霸氣。有自己娘親的父親的基因,長大了料想也辜負不了這個名字。

    楊天仙到了自己爹的懷里,舒服地扭著屁股拱了起來,把滿嘴的口水個冰酪都擦在楊霖的紫金官服上。

    蘇妝憐馬上一副笑臉,討好地道:“是她自己想吃的,我都不夠呢,疼自己孩子有什么錯?!?br />
    楊霖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看著蘇凝香,道:“你也不看著點,我看看牙凍掉了沒,少一顆我可饒不了你們?!?br />
    蘇凝香也湊了上來,看著楊霖真的捏開女兒的小嘴觀瞧,不禁笑出了聲:“大郎,這是乳牙,早晚要掉的。這小東西出生的時候你就在外面打仗,這次又要出去,怎叫人不擔心...”

    說著說著,眼圈一紅,泫然欲泣。

    楊霖一邊逗著女兒玩,一邊說道:“我馬上要走了,特意過來看看你們,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樣子,不知道還以為我要殉國呢。這次南征十分簡單,有方七佛給我打頭陣,我就是去撈點功勞,準備回來封個王爵什么?!?br />
    “真的嗎?”姐妹倆一齊問道。

    不過語氣卻大不相同,蘇凝香是放心下來,如釋重負,蘇妝憐則一臉喜色,顯然是為楊霖封王這件事而開心。

    兩雙水眸流波溢轉之下,都盯在楊霖的身上,美人情深意切,讓楊霖也有些溫暖。

    男兒胸中有家國天下,風云際會之際,自當盡力而為。為了國,更是為了家,為了身邊每一個鮮活的面孔,而不再是歷史上的只言片語。

    楊霖伸手,拋舉起女兒再接住,來回反復逗得她咯咯直笑。

    ---

    汴梁城,西大營。

    京營新軍的校場上,旌旗獵獵,將士荷甲持歌,一股凌冽殺意在秋風中肅穆威嚴。

    殿帥高柄親自集結大軍,做著最后的訓話,所有的大小軍將齊至。如今留守汴梁的,還有四萬兵馬,這次要出征的就占了一半。

    事實上,另外兩萬,也在劉锜的帶領下,去到交趾作戰很久了。

    劉锜在交趾,也是屢立戰功,不過朝廷的政策是讓交趾人自己打自己,宋軍只是坐鎮后方,什么時候他們扶持的義軍不行了,再出去把李陽煥的李朝軍隊收拾一下。

    這個政策雖然陰損,但是卻很有用,北部交趾也不是沒有能人看出宋廷的險惡用心,但是沒有辦法,宋人是他們的唯一依靠,失去了大宋的支持,他們就會被同胞撕碎,滅盡全族。

    高柄雖然沒有什么血戰軍功,但是單憑口舌之利,拿下幽云最先的三個軍州,威望是不缺的。

    他又素來護短,極為愛護手下將士,所以頗得人心。

    高柄今日身穿青黑色盔甲,人高馬大,腰桿筆直。

    “昔日禁軍將門,對爾等盤剝榨取,都門之內,軍戶不如雞犬,是楊少宰為我們伸張正義,才有的如今走到哪都受百姓另眼相待。全軍自我高柄以下,受少宰大恩,刻思圖報。

    如今少宰南征,親點我等京營新軍虎賁出戰,恰逢其時。大宋百姓,翹首期待,我等,為何而戰?”

    他的聲音高亢嘹亮,點將臺下的軍將聽得清楚,率先喊道:“為百姓而戰,為少宰而戰!”

    校場的兩萬將士,一起高聲喊了起來,聲音此起彼伏,久經不息。

    能讓兩萬人,一同高呼,而不至于亂喊,聽起來容易,實際上已經體現出了很高的紀律性。

    這就是軍營文教的效果,楊霖最想要的,就是一支由漢人青壯,尤其是良家子弟組成的紀律嚴明的兵馬。

    亂世之際,當然是什么力量都要團結起來,加以利用,但是一旦海晏河清,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兵馬了。

    京營新軍,無論從哪一方面說,都是大宋得天獨厚的一支寵兒軍隊。

    高柄滿意地點了點頭,每天夜里的文教,已經讓這些將士心中,有了自己的歸屬感和使命感。

    他們如今表現出的心氣,讓高柄也驚訝不已,楊少宰打仗本是不怎么地,但是練兵還真有些本事。

    這一支兵馬,是他從無到有,從內里爛成敗絮的六十萬禁軍的基礎上,推到重建的。

    高柄曾經在那支禁軍中待過,坦白的說,這六萬人在他眼中,足以擊敗曾經的六十萬。

    這汴梁的城頭上空,依舊是青天高遠,但是在高柄的眼中,已經是烏云堆積了。

    就等那一聲驚雷劃過,便是天地變色,地覆天翻的時候。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