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與野獸的較量
    龍山往南,一個偏僻的小村落,因為地處封閉的山谷,沒有得到韃子南下的消息,約莫百十戶人家村外開墾著片片良田。

    正值村中最長壽的老人百年華誕,全村老少藜羹麥飯、燒酒燉肉同賀。

    如今,歡慶氣象卻成了一場野獸的盛宴。

    村頭村尾的護村木柵已被扯得支離破碎,村內村外遍地血腥。四下散著倒伏的尸首,男子多是身首異處肢體不全,女子無論老少下身赤裸一片狼藉。

    百姓們辛勤墾殖的莊稼,青青幼苗正成為散四野戰馬的飼料,打谷場上幾十名女真韃子,正在用豎起的人靶比試箭術,村內房舍仍不時有慘叫聲與火光冒出。

    一間茅草屋內,此村的百歲村老胡須灰白,眼神渾濁地看著眼前的韃子將軍。

    正廳內,他的子孫擺好宴客的酒席,被一個矮胖粗壯的女真壯漢享用。兩旁立著十數個按刀護衛,虎視眈眈盯著房內瑟瑟發抖的此間主人一家。

    這女真將領,就是宗翰手下的高慶裔,出身渤海高氏。因通曉漢語、女真語,被留在完顏宗翰軍中作通事。

    渤海人和女真人是一個祖宗,所以渤海人在金國,地位僅次于女真。

    細細品味著杯中黃酒,高慶裔忽聽里間傳來一聲驚駭尖叫及怒喝聲,隨即便是一聲女子的慘叫。

    屋內的主人家中,一個漢子面色慘白,但是百歲老人依然無動于衷,或許是沒有聽見。

    緊接著一個年輕女真韃子,拎著褲子從里間走了出來,他年紀不大粗頸肥身剃著金錢鼠尾的發式,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在席間上首位置,不顧餐盤內湯汁淋漓直接上手抓了便吃。

    高慶裔帶著點討好的語氣,停了杯筷,用女真話微微笑道:“可??旎盍??”

    這少年乃是宗翰愛子,完顏設也馬,本事稀松平常,但是為人驕狂自大,都是被宗翰一手慣出來的。

    他一邊抓著肉吃,一邊罵道:“南朝女人,皮膚倒是細嫩,就是不禁折騰。我還沒盡興,她便痛死過去了,讓我一刀砍了?!?br />
    高慶裔笑了一聲,問道:“老頭,你孫媳婦被殺了,你聽的見么?”

    老人眼皮一抹,聲音竟然頗為清楚,開口道:“我不聾不啞,活了一百歲了?!?br />
    “那你不生氣么?哈哈,你挺識時務,怪不得能活這么久?!备邞c裔殘忍地笑道。

    老人眼中似乎有一道濁淚流下,嘆了口氣道:“上古時候,遍地都是兇猛的野獸,人是最弱小的。經常有人被野獸活活吃掉,只剩下白色的骨架。但是后來,這些野獸要么被馴養成了看家狗,要么在野外繼續成為獵戶們的獵物。但是人就是人,住在屋內,遮擋風寒,越來越好?!?br />
    高慶裔臉上的笑意逐漸散去,臉上的表情突然有些憤怒,他起身一腳踹在老人的心窩,將老人踢死。

    屋內的一家人嚎哭起來,“吵死了都給我砍了?!蓖觐佋O也馬一邊吃,一邊下令。

    殺完人之后,人群中唯一懂漢語的高慶裔,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了。

    臉上的猙獰的得意,全都消失不見,沉著臉提刀出去。

    “設也馬,宗翰下令讓我們多捉些生口,還是快點出發吧。不然的話,這些漢人收到消息,就都跑光了?!?br />
    設也馬不以為然,笑道:“南人有的是生口和畜生,而且一打就跪在地上投降,有什么好急的?!?br />
    他年紀還小,沒有經歷過幽燕的上一次大戰,渾然不知道堅壁清野的厲害。

    曾經的完顏宗望,在白寧山可是把書皮都啃光了。

    高慶裔也不敢掃他的興,只好默默地出去,指揮手下把捉到的人綁住雙手,用一根繩子拴在一塊,防止他們逃跑。

    ---

    景州前線,已經短兵交接,在這里女真人可不是面對手無寸鐵的山中百姓了。

    各道工事前,大宋長城兵團,展現了他們兩卻女真的威勢和自信,寸土不讓,血戰到死。

    石門鎮一帶,城墻山下,硝煙彌漫,所有的宋軍將士,都蒙著臉,還是咳嗦不止。

    楊天賜被熏得滿臉烏黑,指揮著手下,在城墻上試驗火器,手里還拿著鉛筆盒牛皮卷,不停記錄。

    城樓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火器,有火箭、震天雷、霹靂炮、突火槍、猛火油柜...

    一個守將實在受不了了,跑過來道:“天賜,俺們忍不住了,還是射箭吧!”

    “射箭殺傷力不行啊,你看下面,咱們只是被煙熏,他們已經死成一片了?!?br />
    這個守將跺了跺腳,道:“這鳥煙霧,不會有毒吧?”

    楊天賜搖了搖頭,指著一邊的箱子道:“我們這幾天用的是火炮火藥、蒺藜火藥。你看見沒,那里才是毒藥煙球火藥。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準備使用,留著給韃子一個驚喜?!?br />
    歷史上大宋南渡之前,在火器上是遙遙領先的,但是南渡之后,沒有注意保護開封府的那些“專家”,導致被金人全盤收下。

    到了后來,金朝的兵馬也裝備有火器,并且絲毫不弱于南渡之后的大宋。

    后人對金朝火藥配方的研究,發現金朝的火藥配方甚至比宋朝還要先進一些。

    宋朝的《武經總要》記載火藥配方,除了硫、硝、炭之外,還夾雜著十余種次要配方,雜質多效果差。而金朝的火藥配方則要純凈得多,只包含硫、硝、炭、鐵渣、磁末和砒霜,無論是燃燒還是爆炸,效果都要優于宋朝火藥。

    后期金軍最常用的一種火器叫做“震天雷”,差不多相當于現代的手榴彈。另外金朝還獨立發明了“飛火槍”,這種武器類似于輕型火焰噴射器。

    楊天賜自小,和幾個兄弟不一樣,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和動手能力。

    楊霖因材施教,讓他跟著昭德坊外院的一群雜學家研究,還走后門讓他進了火器司,第一次幽燕大戰時候,就留在韓世忠的軍中校舍,研制出不少的新式火器。

    如今大戰驟起,成了他實驗的樂園,這小小的石門鎮下,無數韃子倒了血霉。

    連城墻都被熏黑了,楊天賜看著苦不堪言的守軍,伸手測了測風向,嘆了口氣,道:“你們都下去吧,我帶著幾個人,用毒藥煙球火藥,今日便沒有韃子能攻城了?!?br />
    守將不放心,道:“俺也在這盯著,不行就開城一戰!”

    楊天賜趕緊擺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我還沒實驗完呢。只要稍加改進,不知道能多殺多少韃子,你可不要因小失大?!?br />
    守將有些無語,掐著腰看他指揮著一群年紀不大的少年,興奮地開始擺弄那些號稱毒藥火炮的箱子,心里不禁發毛...這玩意真是缺德冒泡。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