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六百五十七章 恢弘謀斷
    宗澤說完,衙署大堂內一時陷入沉寂。

    雖然宗澤說的十分清楚,但是這般恢弘的戰略,還是讓眾人腦子里嗡嗡的。

    約莫有幾十息的時間,楊霖率先出聲,問道:“如此綿長的戰線,糧草補充,武器輜重,不知道能否跟上?!?br />
    宗澤馬上指著沙盤上的朔州,高聲道:“下官早在年前已經派人將此地的山川了解的一清二楚,若是有克烈人相助,大漠草原一片坦途。少宰在七年前,開辟的茶馬商路,因為無數商人的來回奔走,早就有了不止一條的寬闊大路,正好用來運輸?!?br />
    楊霖擰著眉毛,仔細深思起來,他手下有幾員可以獨當一面的大將,若是真的把戰線鋪展的如此宏偉,倒是有人可用。

    如今的大戰,已經是規模很大的國運之戰了,要是一旦反攻草原,從西、南兩面圍剿金國,就是徹頭徹尾的反擊。

    由守轉攻,他需要詳細斟酌,大宋現在具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國內是不是足夠穩定。

    看到楊霖愁眉深鎖,宗澤走到一旁,跟親兵討了個水囊,灌了幾口后又走了過來,在楊霖跟前說道:“少宰,完顏婁室之所以能三戰三捷,仰仗的是蒙古汗合不勒的大軍。合不勒如此張狂,將原本松散的蒙古諸部,聚攏起來。這是比女真還可怕的敵人,他們的人太多了,女真人口稀少,蒙古人可不少。

    如今草原空虛,正是我們徹底掃清這個大隱患的絕佳時機。不然的話,縱使贏了這場戰爭,攻滅了女真的大金,蒙古人不再內斗,團結起來之后,又是北方一個大敵!”

    不愧是宗澤,已經從這次合不勒的蒙古大軍,看到了將來的彌天大患。誠如他所言,蒙古人崛起之后,比女真更可怕,因為他們的人口遠非女真能比的。

    宗澤這番話,無疑是已經把這草原異族興衰,看得通透。

    楊霖的眼睛霍然睜開,宗澤說的沒錯,蒙古人將來何止是漢人的大敵,簡直是一個移動的天災。

    若是按照宗澤提出的戰略,可以一舉除掉未來的女真、蒙古兩個勁敵,保北境安寧。

    這對楊霖來說,是個巨大的誘惑,可是不知道龜縮防守了百十年的大宋,有沒有這個縱深迂回大戰的能力,讓他舉棋不定。

    這樣的事,不可能是一下子做出決定的,所以宗澤也不著急。推到一旁和幾個相熟的將領,討論起云內戰事來,讓楊霖自己決定。

    畢竟這場仗真的打起來,最需要的不是勇冠三軍深入敵后的猛將,也不是縱橫草原占城掠地的精兵,而是后方殫精竭慮,確保各條戰線的補給和調度的朝廷。

    這場仗,最考驗的,是大宋這個國家機器的動員能力和楊霖等人的調度能力。

    大堂內吵吵嚷嚷,楊霖心緒難安,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將領們想要跟上,被陸謙攔住,笑道:“諸位,讓少宰一個人靜一靜吧?!?br />
    眾將這才回到堂內,繼續看著沙盤討論戰局。

    楊霖走出衙署,只見燕州街道上,都是慶賀的百姓。

    楊霖隨意攔住一個年輕人,卻見他滿臉淚痕,歡喜無限。

    “這位小兄弟,我從南方來,今日大家如此慶賀,莫不是什么北地節日?”

    這個年輕人見他身穿錦衣,只道是個富貴的商人,便抹了一把淚道:“你還不知道?我們朝廷的大軍,將來犯之敵打的落花流水,聽說還俘虜了他們金國的大將?!?br />
    他晃了晃手臂,袖子里空空如也,原來是個獨臂。

    “俺族中父兄都死在北邊韃子之手,只余俺孑然一身,大仇得報,如何不喜?!?br />
    燕州、薊州作為后方,接納了一大批北邊的難民,這些人往往是苦大仇深,誰身上都帶著些化不開的血仇。

    楊霖看著遠去的獨臂青年背影,以及滿大街的慶賀百姓,一個個的名詞出現在楊霖的腦海中。

    崖山、零丁洋里嘆零丁、鎮國大將軍張弘范滅宋于此、四等人...

    一個個名詞的后面,都有著無數屈辱的畫面,楊霖終于下定了決心。

    千年以來,北部邊境不知道多少人或死于北虜之手,或覆于大漠鐵蹄之下,既然有機會徹底解決,又何必畏手畏腳。

    一旦決定之后,楊霖便不再有半分猶豫,大步走回堂中。

    吵嚷聲戛然而止,宗澤看向楊霖的精氣神,眼中流露出一絲喜色。楊霖的這種狀態,就像是當年收復幽燕時候一樣,自信昂揚,一往無前。

    楊霖坐定之后,連半句廢話也沒說,朗聲道:“北地漢兒,苦戰久矣,人人有雪恨報仇之心。燕州薊州兩地,聚居著不少北地難民,宗澤你素來擅長招募兵馬成軍,就由你加以整訓操練?!?br />
    宗澤欣然領命,拿著令箭走出大堂,躊躇滿志地前去招募兵馬。他在這一方面,是真正的大師,難民到了一半的人手里,倉促成軍就是噩夢一般的存在,實力比流賊強不到哪去。

    但是宗澤就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后世歷史上,已經過了當打之年的宗澤,在北邊幾乎全部淪陷之后,作為開封府留后,倉促征兵,連戰連捷。這其中,就有一個被他招募賞識的河北大兵,叫做岳飛。

    楊霖繼續道:“吳玠,你率所部前往云內,斷云嶺是我們后退的最后一步,告訴姚平仲,只要還有一個披甲的人在,每一寸都不能再丟了?!?br />
    西軍自來就有保存實力的傳統,這次敗給婁室,未嘗沒有保存西軍苗裔,不敢死拼的原因在。

    而且傳來的戰報只說丟失了野狐嶺,死傷卻不算很多,很明顯就是沒敢死戰。不過西軍確實比較慘,從西夏開始,惡戰很多都是他們打得。姚平仲身為西軍的通帥,不能不考慮父老的感受,秦隴的青壯,還剩下幾何?遍地都是寡婦村,讓他們這些最后的西軍,全部打光,就是贏了他也要被戳脊梁骨。

    好在對戰局影響不大,所以楊霖不準備過度追究,打算只是敲打他們一下,然后增派吳玠的易州兵馬去支援,讓他們知恥而后勇。

    吳玠重重抱拳,凝聲道:“末將定然血戰,擋住完顏婁室,少宰保重?!?br />
    楊霖點了點頭,微微起身,道:“完城郭,繕甲兵,據守要害!減少傷亡,守住就是勝利,等我命令?!?br />
    “遵命!”

    楊霖站起身來,道:“派人去景州前線,告訴韓世忠,讓他釋放十幾個俘虜,割去耳鼻,把宗翰的腦袋,送給完顏阿骨打。再傳一句話給他,就說宗翰、宗望小兒輩非敵也,金主勿忘吳乞買之仇,宜來長城與我決戰?!?br />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