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七百二十九章 勝利
    作為契丹人發源之地,馬盂山從未見過這般規模的大戰,估計以后也不會再見到了。

    二十萬金兵和五十多萬宋軍,在此酣戰一天一夜,當世最強的武力在此碰撞。

    雙方每一個大將,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帥才,兵員素質之高,武器之先進,盔甲之堅固,全都是當世最強。

    雙方誓要決出一個勝負生死,勝者為王,站在最高處的王。也會為自己所代表的民族,帶來一陣新的榮光,當可屹立當世百年。

    馬盂山,三座軍寨成品字形而立,而每三個作為一個單位,又是一個品字形。

    總共九個堡寨,牢牢控扼住通往西北南三個方向群山之間的道路。

    九座軍寨,就互相以為援應。一旦土壘哪處被突破,就馬上揮兵而出,將敵人再推出去。

    完顏婁室血戰一天一夜,寸步未進,西軍上下雖然損失慘重,但是這次真的沒有任何保留。

    不再內斗和保留實力的西軍,不愧是大宋第一野戰精銳,和女真鐵騎打個平分秋色。

    鳴金之后,完顏婁室退回臨時營寨,脫去一層盔甲,血和汗已經將他溻濕。

    女真甲士在道旁一群群一簇簇的下馬休息,各級軍將帶著親衛只是尋著高處瞻看對面軍情。然后等候著傳下的號令。

    這個從來不知道什么是絕望的女真戰神,雙手攤開癱坐在地上,腦袋朝天面無表情。

    “俺們女真...敗了?!?br />
    四肢仿佛被人抽離,廝殺一天,不落下風,但是他心里比誰都清楚,局勢已經不可逆轉。

    山的西側,正有源源不斷的宋軍翻過來,和他們捉對廝殺的西軍,已經撤走,但是自己手下這些已經累虛脫的戰士,還要繼續作戰。

    便是鐵打的身子,也禁不起兩次這樣的戰斗。

    環顧身邊,已經沒有幾個親信還存活,大將沖殺在前,死的也多。

    一路追隨自己的烏烈,也已經戰死了,完顏婁室絲毫不為他們感到傷心。

    戰死并不可怕,要活下來,見證崛起的女真重新被打回原形,才是最可怕的事。

    這一代將星云集,兇蠻震天的女真,崛起的勢頭,被人橫腰截斷了。

    此刻在南面那座軍寨之外,喊殺之聲正沖天響起。

    從富庶而來的女真軍馬,一面面旗號飛舞飄揚,一聲聲號角回旋激蕩。

    完顏宗磐對上的,是韓世忠的兵馬,雖然少了五萬,但是長城兵團,就是以人多著稱的。

    足足二十萬軍隊,已經快比女真的整個族群的人數還多了。

    若不是馬盂山南北縱深百十里,橫貫整個長春州,根本容不下這么多人。

    韓世忠這一戰,想法十分簡單,就是利用老一套磨死你。

    這些天修建的工事,可算是派上了用場,配合頭頂的飛船,在阻擊宗磐進軍的同時,派出騎兵襲擾金兵薄弱的地帶。

    積蓄了半個月的宗磐,蓄滿了力氣,向馬盂山揮來一圈,打在了一團棉花上。

    要命的是,這團棉花還是粘性驚人的,讓你渾身難受無法脫身。

    宗磐從未吃過這種虧,雖然憑籍勇力,還有胯下良駒,最終逃出了一條生路。親衛謀克幾乎損折殆盡,隨他轉戰經年的良駒最終傷累而弊,身上也是創痕累累,血透重衣。

    一個小山丘上,完顏宗磐打著赤膊,肌肉虬結的上半身用蒸煮過的布條密密麻麻包裹,看著黑乎乎的山林,心中煩躁不堪。

    一股子無處發泄的郁悶之氣,讓他幾近發瘋,宋軍就像是甩不掉戳不爛的狗皮膏藥,死死黏在自己身上,不給半點歇息的時間。

    正在發怒的時候,他腳下的土地,卻抖動起來。

    這著實嚇了這些驚弓之鳥一跳,卻見土石被推開,竟然有宋軍就藏在他們的腳底下。

    箭矢密密麻麻射來,一群群宋軍圍了上來,完顏宗磐怎么想不明白,為什么宋軍就跟全山都是眼睛一樣,自己走到哪、分兵幾次,都甩不脫他們。

    他哪里知道,天上正有幾十雙眼睛,死死地盯著他。

    休息的親衛,被射的渾身插滿了箭矢,尚有幾個嗷嗷叫著,捶打地面,拳頭都血肉飛濺。

    遠處韓世忠已經親自率人追了上來,幾萬韃子在他們面前,可沒有完顏婁室的大軍那么難纏。

    幾乎是用了不到一半的時間,韓世忠就收拾完了宗磐的這一路人馬。

    如今被圍在這個小丘,當真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地下都是宋軍的暗崗,天山三五個飛船,周圍全是紅纓紅襖的宋軍將士。

    完顏宗磐怒吼一聲,嘶叫著沖了過來,剛跑了兩三步,被一個突然彈起的繩索絆倒。

    一張大網灑了下來,宋軍笑著收網,將他肥壯的身軀拽著,纏了起來。

    韓世忠大喜,擰著護腕,道:“速速派人去告知少宰,俺韓世忠,已經率先擊潰這一路人馬,活捉完顏宗磐一只?!?br />
    ---

    宗澤和楊霖把守的南邊,完顏宗雋的人數是最少的,不夠卻得到了大定府的支援。

    阿骨打坐鎮大定府,派出援兵先是支援了完顏婁室,穩定住了東線的局勢。

    然后他派兵增援完顏宗雋,這時候已經得知,宗磐這一路全軍覆沒了,婁室始終沒能打破防線。

    大定府內,阿骨打臉色鐵青,和婁室一樣,他也知道此戰敗了。

    他下令,退守東京府,實在不行,退到黃龍府。

    “派人支援,接回婁室和宗雋!”

    阿骨打的聲音里,第一次出現了一絲落寞,帳中的女真貴人全都不可置信。

    這命令若是別人下的,他們估計早就跳上去和那人廝殺了。

    這種未敗先退的命令,竟然是出自女真的老族長,金國的皇帝之口。

    阿骨打冷冷地掃視一圈,道:“俺們敗了,今后再非宋人的對手,說不得此次要和談請降了!”

    “和談?!”

    “請降???”

    女真貴族們的臉上表情精彩,有幾個已經憋得臉皮通紅,像是要爆開的河豚一樣。

    莫不是皇帝陛下癔癥了,女真兒郎天下無敵,為什么要向別人投降。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