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七百四十七章 禪位詔書
    楊霖來到大相國寺,本來還愿的方妙憐,在車上休息了起來。

    “我先去逛逛,你什么時候好了,再下來還愿?!?br />
    楊霖拍了拍手,笑吟吟地下車,臨走前挨了圣女一腳。

    他之所以來此,自然不是還愿的,而是前來視察一下。

    自從宗教改革,統歸文教司管理,他還沒有來過寺廟道觀。

    這項政策到底收效如何,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對寺院來說。

    輪回學說的宗教,往往比較容易引起民間的共鳴,人們在這一世活的很累,卻看不到希望,便寄托著來世。

    方妙憐作為明教的圣女,為什么摩尼教滅亡之后,他要信佛,就是因為摩尼教、白蓮教還有彌勒教這些宗派,都和佛教的學說有些相似。

    進到大相國寺前,陸謙等人已經圍了上來,站在楊霖的身后。

    他們都是穿著便裝,沒有配官服,扮作普通香客,來看一看宗教改革之后,寺院的現狀。

    信仰這個東西,是斷絕不了的,從古至今有太多人類不能理解的現象,即使是在后世的科學爆炸之后,也都還存在。

    臻至化境的科學家,在最后,往往要去信神,就是因為很多事連他們,也無法解釋。

    所以管理好宗教,對于統治者而言,有利無害。

    否則的話,就會出現亂像,不管是放任自流還是過于嚴苛,都不是好主意。

    相國寺門口,守門的不再是僧人,而是多了一個文教司的小衙門。

    楊霖走進去一看,有幾個公人,笑吟吟地問道:“這位施主,捐香油錢,請來此處?!?br />
    這服務態度不差!楊霖心里贊了一聲。

    這些公人的態度當然不差,因為來這里的,都是些財神爺。

    他們捐的香火錢,除了按律收稅,拿出一部分分給寺院,大部分都進了文教司,充當居養、學院、校舍、金石館的支出。

    而豪客門本就求個心安,這些錢用來做了什么,都會有衙門告知他們。

    說起來都是行善積德的好事,香客們自然沒有怨言,和尚們也被迫沒有怨言。

    這個也算是業績的一部分,在文教司內部要是考察的,這些人被分到大相國寺,可是一個大大的美差。

    楊霖穿著十分華貴,在場的公人都已經認定了,這又是一個豪客。

    可惜,他渾身半文錢也沒帶,這些精的猴子一樣的差人,估計是打錯了算盤。

    楊霖坐下之后,馬上有人捧著一個茶盤出來,香氣縈繞。

    這是專門伺候大豪客用的,迎來送往的本事,眼力見是頭等重要的。

    楊霖一邊喝,一邊問道:“今日這大相國寺有些冷清,是怎么回事?”

    一個身穿麻布素衣,頭戴公門璞帽的坐到他的對面,笑道:“這不是如今的燕王殿下,崇信道門,延慶觀才是香火鼎盛的所在。我們這相國寺,雖然也香客不絕,但是照著往年,大不如前了?!?br />
    他們說起來頭頭是道,顯然文教司的人,對于汴梁的各大寺院道觀十分清楚。

    楊霖又問了一些細節,對蔡京的手筆不斷地叫好,專業的就是不一樣,太會斂財了!

    楊霖恨不得站起來給蔡京鼓鼓掌,難怪古往今來貪官這么多,蔡太師能夠在青史上留下一筆。

    這手段,這細節,這周到的服務,完善的流程,平白給朝廷增加一大筆收入。

    文教司辦那么多大事,從來不伸手跟自己要錢,果然人才才是最重要的。

    這蔡京一身斂財本事,讓趙佶用就是禍國殃民,自己他用就是濟世大才。充分說明了,人才常有,也得給他們找準位置。

    楊霖喝完了三杯茶,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等文教司的人剛開始有些苗頭要錢的時候,站起身來拍拍屁股就走了。

    端茶的小衙役恨恨地說道:“竟然一毛不拔,這下您可是看走了眼,可惜上好的龍鳳團餅,沒來由便宜了他?!?br />
    為首的公人笑道:“此等人物,豈是那吝嗇之人,交個善緣早晚要來捐的?!?br />
    ---

    楊霖推崇備至的宰相之才蔡太師,此時正在文教司的衙門內,苦思冥想。

    趙偲禪位,需要一封禪位詔書,這等手筆當然要找地位、文采和資歷最好的人執筆,

    朝中比來比去,出了已經退隱致仕的張商英,就是蔡京最有資格了。

    首席宰相白時中本來就是蔡京提拔的,興沖沖地來到文教司,提出了這個想法。

    蔡京當仁不讓,接下了這個了不得的大活,閉門之后,只留下隨身伺候的侍妾,在一旁大氣不敢喘地研墨。

    禪位詔書,必須寫的冠冕堂皇,突出一個受禪人的英偉超俗,文成武德。

    這一點楊霖倒是不缺,說實話,他的資格受禪沒有問題。

    至少比絕大多數受禪的開國皇帝資格要好,就拿本朝的太祖趙匡胤來說,當初就是個殿前督檢點,還沒有什么大的功績可言。

    而且先主柴榮,是何等的英豪,留下孤兒寡母,竟被手下的軍漢給逼的遜位。

    而如今燕王楊霖,文治武功,都有驚人的手筆。

    先是治理黃河,挽救了幾百萬沿河百姓,實施新政,讓海晏河清國富民強。

    推行文教,改士林風氣,是為楊學祖師,被稱為圣人,更是提出人人皆可成圣,甚至教化了四海蠻夷,都心向禮儀。

    更是道門正一教領袖,受人尊崇,號赤陽真人。

    武功也是可圈可點,先滅西夏,再收大理,吐蕃內附,跤趾回歸,更重要的是遼金先后滅亡,蒙古草原臣服,威脅百年的北虜之患被徹底解決。

    這一條條,在蔡京的腦子里先后過了一遍,他隨即提筆,筆走龍蛇。

    瀟灑俊逸的字跡,一個個出現在絹帛上,構成一封錦繡文章。

    寫完之后,侍妾才敢說話:“老爺的文采風流,還是這般驚人?!?br />
    蔡京輕笑一聲,道:“曬干之后,送到明堂去吧?!?br />
    這詔書很快傳到明堂,楊霖一手組建的中書門下,相互傳閱,無不贊嘆。

    白時中閱完,頻頻點頭,捧著詔書就去找楊霖。

    一個新的王朝,已經邁出了它的第一步。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