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今生緣起 第三零七章:尋島斬殺
    次日辰時剛剛初升的朝陽將海面映得火紅,回夢異能的許玉揚、胡慧娘、黃三郎,啟照寺的:照航、妙渡,瞿府祠堂的瞿姥姥、瞿文淑,五環城寨的徐志遠、田志誠、孫耀、張光遠并坐在板車上的九姑娘,以及映日城的東方輝、崔雷、王鴻、梅振,林記古宅的林孝鋒、曲文、段平共計十九位連海城的真修懸在空中。

    一眾玄修大德在海面之上依次排開,彼此間相距一公里,既能彼此遙遙相望還能在整個海面上不留下任何死角,所有一切一覽無余。

    眾人向前飛出一個多時辰,距離連海城已然數百公里,終于許玉揚年前現出一片孤島許玉揚只見眼前這孤島于之前追擊馮琦所到之處極其相似,正在凝眉矚目之時卻聽聞“轟”的一聲,海面上竟然生出一道直徑一米左右的水柱直奔自己射來。

    許玉揚心頭一驚,然而然而黃龍斬仙劍卻已被其握在掌中,在胸前一橫,許玉揚便覺似千斤巨力落在劍身,許玉揚被撞得向后翻飛而出,許玉揚冷哼一聲,揮劍向前,一道犀利劍氣徑直便往水柱上斬落。

    “砰”的一聲悶響水柱為那劍氣所迫,化作一陣細雨散落海面,許玉揚身形一晃便繼續向島上撲去,卻不料“砰砰”兩聲海面上復又升起兩道水柱直奔許玉揚身上射來。

    許玉揚懸身空中,手中神劍疾揮,兩道金光激射而出,“砰、砰”兩聲將兩道水柱擊散,卻不料身后一團直徑三米有余的水球射來將其包裹其中。

    許玉揚身陷水球之中,雖然有墨綠鱗甲護住口鼻維持她可以在水中呼吸,但是猶豫身子陷在水中四肢運轉不暢,一時間卻也再難揮劍,許玉揚正在心中起急之時卻見水球外一道碩大水柱迎面拍來。

    “砰”的一聲許玉揚連同身上的水球被拍出數百米遠,“噗通”一聲墜在海面,許玉揚心中惱怒一時間卻也無法從水球中脫身而出,卻見水球外一道紅光疾閃而至,隨之“嘩”的一聲水球散去,胡慧娘落在身邊。

    “怎么樣玉揚沒事吧?!?br />
    “神仙姐姐費心了玉揚沒事。這才剛剛開始?!闭f話之時便又再次向前面的那幾道水柱沖去,卻不料海面上立時復又現出無數道水柱向著自己矢射而來。

    許玉揚手中神劍疾揮,或閃或劈將眼前一道道水柱的攻勢悉數化解,不斷向強,眼看著距離小道已然不足百米,卻不料眼前忽然現出一道光華。

    海天之間一陣疾風凜冽,卻是一柄三尺長劍,引一道光華射至面前。

    許玉揚手中金劍疾揮,“?!钡囊宦晫w劍撥開,卻不料飛劍后又有兩道水柱射來,“砰砰”兩聲正中許玉揚胸口,玉揚只覺胸口一沉,便似又被兩股巨力擊中立時于空中翻飛而出。

    幸得兩側胡慧娘與黃三郎到來伸手將其接住,連海城一眾真修見這邊有了變故于是急忙忙趕了過來,落在許玉揚身邊。

    再看之時卻見在小島與眾人之間已然豎起一道水幕將眾人與小島分割開來。

    瞿姥姥瞇著眼睛瞄了一眼,“想來應該便是這里了?!?br />
    東方輝道:“既然如此那還客氣什么?”說話之時手臂一揚,“嗖”的一聲,三尺青鋒已然化作一道光華直奔水幕射去,卻不料三尺長劍竟然釘在水幕之上一動不動。

    東方輝眉頭一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全力一劍竟然無法射穿前面這薄薄的一道水幕,身邊崔雷、王鴻、梅振三人正欲出劍,卻被東方輝攔下,低聲道:“幾位兄弟莫急?!?br />
    正在此時卻見水清之后現出一名中年漢子,卻正是那日馮琦口中的陳師叔。

    但見其冷哼一聲:“一眾宵小之輩,當真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膽敢到這里來鬧事,我看你們這些人全都是活夠了?!?br />
    瞿姥姥一聲冷哼,“好大的口氣,隔著水幕叫囂什么,有膽量盡可出來一戰?!?br />
    陳師叔冷哼一聲,“就憑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來到此處已是天大的福分,今天就叫你們盡數殉道于此,也算是爾等造化了?!?br />
    瞿姥姥冷哼一聲:“別說大話,有本事出來一戰?!?br />
    陳師叔冷哼一聲,右臂一揮背后長劍立時懸在空中閃爍著陣陣寒光,陳師叔口中咒訣急念,片刻后右臂一揮,空中長劍立時而出“嗖”的一聲引著一道光華破幕而出,直奔瞿姥姥胸口刺來。

    瞿姥姥手中法杖疾揮,向著空中射來的飛劍一指,法杖上立時現出一團金光現出一團金光橫在身前,抵住空中飛劍,當場之上光華閃現,強勁四射,只將海水激得四散迸濺,化浪疊疊翻卷而出。

    瞿文淑只怕母親有所閃失,斜刺而出,手握長劍引一道紅光而至,“?!钡囊宦暣囗?,母女二人合力將長劍擊飛。

    卻不料那柄三尺青峰在空中稍作盤旋便又再次向人群前面的林孝鋒劈落,林家古宅的掌門人立時揮劍上映,“?!钡囊宦暣囗?,林孝鋒腳下海面立時濺起陣陣水柱,林孝鋒更是向后退了兩步。

    空中飛劍卻繼續趕來,再次向林孝鋒胸口刺來,林孝鋒身邊的曲文、段平二人急忙上前,兩柄長劍及時相迎,“砰”的一聲,二人各退數步,而那柄長劍則已翻飛而后,落在陳師叔掌中。

    陳師叔冷哼一聲:“好你們這一眾連海玄修,竟然只會以多敵少就不覺羞恥嗎?”

    連海城中一眾玄門見此情形,各個沉默不語,想來瞿姥姥與、林孝鋒都乃是連海玄門之中的佼佼者,然而以瞿姥姥一己之力尚且不敵,其他的人又如何能勝?且東方輝所出長劍竟然落在水幕之上顫動不已,想這位城主全力一劍尚且如此,其他諸人又能如何?

    正在眾人驚懼之時,卻聞許玉揚身邊的黃三郎手捻胡須冷笑一聲:“你這小子也敢在爺爺面前大放厥詞,快點滾回去,讓付青云、于清風出來受死?!?br />
    陳師叔一聲冷哼:“老頭。好大的口氣,大爺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毖援呏畷r右臂一揮,空中長劍再次射出,這本黃三郎胸口而來。

    黃三郎看都沒看揮臂之時手中那條細細的拐杖便已化作一柄短劍引光而至,“?!钡囊宦暣囗?,空中飛劍立時寸斷,陳師叔一驚之時,那柄短劍便已沖破水幕飛至面前。

    陳師叔急忙掐指胸前,“呼”的一聲身上現出一團金光,然而卻是為時晚矣,“嗖”的一聲光華閃過,一道血線迸濺,陳師叔直墜而下,海面上泛起一灘殷紅,一道黑煙隨之輕飄飄落入短劍之中。

    燈筆

    
街机捕鱼大富豪 三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幸运飞艇骗局 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 股票配资推荐-创赢盘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近期一百期 浙江快乐十二下载app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夺金走势图 大乐透app官网下载安装 河北11选5胆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