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三億年前的鍵盤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這是新的變化?

    蘇北懵懵的,原來自己權限提高后的變化,藏在退出環節呢?!

    他連忙敲一下“y”,同意繼續。

    世界驀然一暗,變作灰色。

    蘇北下意識的看向四周,燈光似乎凝滯在半空,一條條的清晰可見。

    “這是……時間靜止?”

    他想起一些涹國的視頻片段,有點害怕,自己不會又要被天道強……

    隨即,他的目光看向桌上的鬧鐘。

    果然,秒針定格在了這一瞬。

    可是,自己似乎可以自由動作?

    這時候,桌上的鍵盤忽然緩緩震顫,“嗖”的憑空飛起。

    它繞著蘇北盤旋一圈,突然開始融化,隨著飛行,點點化為黑色的流光。

    與此同時,一道不可聽、不可見的提示音,浮現在蘇北的腦海里。

    提示啟動光化模式,尋找新載體!

    蘇北眨一眨眼睛,這是什么意思,以后不再是鍵盤形態了?

    那……那自己合適嗎?

    不如以自己為載體,人鍵合一???

    黑色流光似乎察覺到他的齷齪想法,微微飛遠了一點。

    提示未發現最佳載體,發現兩個次級載體,請選擇!

    又一道提示音響起在腦海。

    口袋里的緋紅證頓時飛出,飄浮在黑色流光的前面。

    同時,自己的opo手機自動亮起,飄浮在另一側。

    蘇北頓時明白,這兩件似乎都是科技產品,有屏幕有主機,與鍵盤的分類最接近,難怪可以作為載體。

    他看一眼兩件物品。

    從科技水平上看,明顯是“紅”組織的緋紅證更高級。不過,這緋紅證自己還有其他用處,總覺得不妥。

    倒是這opo手機,乃是老爸蘇大強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2032年的限量款,如今足足用了七年。

    雖然老舊,內部也老化了,卻是自己對老爸的感情寄托。

    若非珍重,何必不舍。

    如今鍵盤化形,轉換載體,在情感上,就是它最合適了。

    蘇北思索完畢,目光就落在飄浮著的opo手機上。

    黑色流光似乎察覺到他的心意,驀然往手機屏幕上一躥,一點點注入。

    被棄置的緋紅證原路落回口袋里。

    很快,整個黑色流光消失。

    手機屏幕緩緩暗了下來,變回普通的opo手機,飄落在桌上。

    這次沒有提示音。

    但是蘇北明白,形態切換已經完成了。因為鬧鐘上的秒針,正在輕輕跳動。

    時空靜止結束了。

    “鍵盤變成手機了?機鍵合一?這切換形態之后,會有什么變化嗎?”

    他好奇的拿起手機,點開。

    只見屏幕上多了一個app客戶端,名稱叫“天道”,圖標是鍵盤模樣。

    “這是……變成app了?”

    蘇北點一下圖標,界面上立即顯示出一個虛擬的文件界面。

    上面列著索、戎、夔、濟、瓊、虧、嘠、岔、著九個文件夾。

    這次是可視化的像dows一樣的文件夾圖標,而不是x的文字了。

    這其實與x的圖形界面工具極為相像,只是以手機客戶端的形式展現。

    一個虛幻的鍵盤背景,在屏幕上緩緩旋轉。按鍵泛著光芒,宛如星空。

    蘇北點開“戎”字目錄。

    里面是一個個子文件,旁邊有“搜索”、“查看”、“修改”和“刪除”四個選項。

    底下還有一塊命令區域。

    “看來新的形態,不僅保留了原本的命令輸入方式,而且增加了一部分的可視化操作?!?br />
    他隱隱有了明悟。

    再往回一退,準備看看“著”目錄。

    “不對,原本我只能操作‘戎’字和‘著’字目錄,然而我這次權限提升之后,會不會有更多的文件權限了?”

    蘇北突然想道,看向“索”等其他目錄。

    他正要嘗試,忽然耳朵里傳來輕微的破空聲音。

    這是“聽音”天賦的反饋。

    有人——正在高速接近!

    “來不及拖到僻靜地方了,這里不能待,先出小區再說!”

    蘇北揣上手機,往窗外一躍。

    他頓時沿著陰影,出了樓宇,隨即用出登天步,越過圍墻,落在小區外。

    他往大路上快走幾步,忽然身形一頓,一股濃烈的危機感鎖定了自己。

    “蘇北,你來了!”

    道路旁等待的毛不二站起身,一臉敬畏的打招呼。

    可是,他隨即僵直在原地。

    只見昏黃的道路燈光下,一道精壯的身影緩緩踏步走來。

    濃烈的殺氣灌入在風里,隨著步伐,一點點凝聚,直沖天際。

    “你……就是狂魔?”

    冷冽的聲音宛如一把刀戳來。

    蘇北緩緩轉身,看向來人,這是一位精壯的青年,約莫三十歲。

    他的手里握著一柄短匕首。

    那匕首在雙手之間旋轉變換,宛如上課時玩弄的圓珠筆一樣自在。

    “你是b級強者,怎么稱呼?”

    蘇北面色凝重的說道。

    旁邊的毛不二身體一顫,什么,這竟然是一位b級強者!

    天吶,怎么會招惹這樣的強人!

    對面的青年一笑,手指穩穩夾住旋轉的匕首,露出武器真容。

    這原來是一柄酷似匕首的飛刀。

    “狂魔,你可以叫我‘天道’?!?br />
    漫天的武道氣勢卷起狂風,肆虐而出,籠罩整個道路。

    蘇北眼眸一怔,想起手機里的客戶端名稱,對方這是不給自己面子??!

    “不,不許對蘇北出手!”

    全身戰栗的毛不二猛然踏前幾步,頂著氣勢喊道。

    田一刀瞥他一眼“弱雞!”

    氣勢驟然下落,壓在毛不二的身上,瞬間將他死死摁在地面上。

    “你應該知道自己被追殺了,可是卻依然隨身帶著緋紅證。新人,都是這么不知天高地厚嗎?”

    田一刀玩味的看向蘇北。

    看他的模樣,身穿校服,面容稚嫩,還是一個學生?

    蘇北輕輕踏步,一道“血色”沿著地面躥出,助毛不二掙脫鎮壓。

    隨即,他看向對方“天道,你不知道江湖上流傳一句話,老人都怕萌新嗎?我建議你,再考慮一下?!?br />
    田一刀的笑容一沉。

    這個新人,有點意思。

    “呵呵,我手里這把飛刀,號稱例不虛發。如果我現在出手,你恐怕就沒有說話的機會了?!?br />
    他捏起銀白色的刀身,說道,“看在你是新人的份上,我決定讓你一招?!?br />
    “你先出手吧?!?br />
    這時候,輕微的破空聲響起。

    兩人一起看向天空。一具飛行的戰斗機迅速掠下。那機身下降,穩穩落在道路上。

    旋即,里面跳出一位高挑的人影。

    “田一刀,收手吧,我不容許你傷害我夏國的民眾?!?br />
    這人舉起一柄狹長的槍支,指向路上的精壯青年。

    那刀鋒一頓,停在指尖。

    田一刀皺起眉頭,不開心的說道“雄鷹特戰隊,你們跟蹤我?”

    “這算不上跟蹤,四哥不放心你,才安排我從旁策應?!?br />
    雄鷹特戰隊的小纓扣著槍,說道。

    “田一刀,你實力強大。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對付這兩個人,但是我希望你認識到,這里是夏國,是法制國家!”

    這一番話說得蘇北眼眸一眨。

    爬起身的毛不二,臉上露出一絲慚愧,他以前可同樣不知道什么是法制。

    可是對面的田一刀不禁聳聳肩,笑道“呵呵,你們怎么不與東海巨獸,談一談這個話題?”

    他捏緊飛刀,看向小纓。

    “對不起,雖然這里是夏國,但是在我們的眼里,只有強者為王?!?br />
    說完,他驀然一彈手指。

    一道銀白色的流光一閃而逝。

    “嘭——”

    小纓面色大變,只見自己手里的槍支瞬間四分五裂,崩散射出。

    與此同時,遠處的戰斗機體型一顫,立即轟隆隆的坍塌。

    不僅如此,小纓只覺耳畔一涼,旁邊的通訊器已經損毀。

    這一刀下去,眨眼之間,就解除了她的全部武裝!

    小纓不禁怒視對方“你!”

    “呵呵,你應該知道,我本可以一刀殺了你。但是我并沒有?!?br />
    田一刀露出冷冽的笑容,說道,“這是給你們雄鷹特戰隊的面子。但也僅此一次,不要自誤!”

    蘇北看向對方,明白他這是想給自身留一條后路,畢竟這位美女特戰員,其實并不知道對方“紅”組織的身份。

    即便田一刀今天殺了自己和毛不二兩人,以他b級強者的身份,恐怕最終也可以不了了之。

    當然,前提是自己與龍王沒關系。

    看來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就是京都武侯的兒子??!

    否則,就不會這么隨意了。

    “田一刀,是你不要自誤!”

    小纓驀然從腰間抽出兩根短刺,靠近兩步,護在蘇北的面前。

    還真是能逞強啊。

    蘇北微微搖頭,忍不住開口說道“這位戰士,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你還是退下吧?!?br />
    說完,他踏前一步,直面田一刀。

    “你剛才說過,讓我先出手,現在還算數嗎?”

    蘇北冷靜而認真的笑道。

    田一刀捏著不知道什么時候返回到手里的飛刀,扭一下腦袋,笑道“當然,你盡管出手?!?br />
    “呵呵,我喜歡你的自信?!?br />
    蘇北說著,伸手從口袋里掏出opo手機,點亮屏幕。

    旁邊的小纓一愣,忙道“你,你這是什么意思?報警沒用的!”

    毛不二直接沖到前面,喊道“蘇北,我欠你一命,你快走!”

    田一刀頗為有趣的看向三人,忍不住笑道“哈哈哈!怎么,你們這是死前要拍個合影留念嗎?”

    蘇北無奈的搖搖頭,目光如同看一個死人。旋即,他舉起手機,叫道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