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南渡風云錄 第五十四章 國是已定
    史朝立作為張皇后身邊最受信重的內臣,自然知道自己在張皇后心底的地位遠遠不及劉永錫,自己要想坐穩眼下這個位置必須把劉永錫伺候好。

    所以他特別熱心地介紹著這其中的利害關系:“朝廷給這個名義自然是另有用心,最近劉良佐正在猛攻臨淮關,但一直沒拿下來,所以想用誠意伯來鎮住廣昌伯!”

    劉永錫知道在江北四鎮之中劉良佐實力最弱,甚至還不如自己曾經的手下敗將劉澤清,但是劉永錫實在沒想到劉良佐居然連臨淮關都沒能拿下來:“臨淮關好象是個縣城吧?高杰沒能拿下揚州也就罷了?怎么劉良佐連區區一個縣城都沒能拿下來!”

    劉良佐再弱好歹也是江北四鎮之一,因此劉永錫覺得正常情況下臨淮關官民根本守不了多久,但是從朝廷的安排來看劉良佐現在還沒能拿下臨淮關,所以才希望用自己的力量來牽制劉良佐。

    而史朝立當即說明了是怎么回事:“當時史閣部倡議立四鎮的時候,朝廷決定劉良佐一軍開鎮臨淮,以鳳陽、壽州隸之,所以劉良佐攻城的時候總有許多不便之處!”

    史朝立這么一說,劉永錫就已經全清楚了。

    本月四月的時間劉良佐部與臨淮關官民已經有過一次激烈沖突,當時劉良佐從山陽竄往鳳陽,沿途一路淫掠大有“賊過如梳,兵過如篦”之勢。

    臨淮官民聽說劉良佐的所作所為之后自然提前作好固守準備嚴陣以待,結果劉良佐倉促之間不但沒能拿下臨淮反而吃了不少虧。

    而現在朝廷既然指定劉良佐開鎮臨淮,劉良佐自然要再興攻勢,但是臨淮又是劉良佐開鎮之地,劉良佐在攻城時有所顧忌,所以到現在還沒能拿下臨淮關,但是臨淮關守城官民的局面也不好看。

    劉永錫就直接問道:“朝廷到底是怎么一個意思?既讓劉良佐開鎮臨淮,又讓我去當這個臨淮關總兵?這不是一女二嫁嗎?”

    史朝立答道:“朝廷之所以一女兩嫁,不就是為了大小相制中外相維,現在朝廷的意思是讓劉良佐見好就收移鎮壽州,壽州不管從哪個方面都比臨淮關強不少,而咱們也不必去臨淮,而是接受淮安馬撫臺調遣!”

    劉永錫沒想到朝廷會有這樣的如意算盤:“朝廷真不怕我和劉良佐打起來?”

    史朝立笑了起來:“朝廷最希望誠意伯與廣昌伯大打出手,只是誠意伯現在兵馬不足啊,朝廷覺得打不起來!”

    劉良佐既然是江北四鎮之一,手下兵力自然不弱,號稱有三萬之眾,實際兵力也至少有一萬余人,劉永錫雖然算得上是后起之秀,但成軍不及三月所部兵額不過三千五百,而且實際兵力最多也就是三千人,跟劉良佐部根本不在一個水準。

    但是劉永錫卻是笑了起來:“既然朝廷希望我們打上一仗,那我們就好好打一仗,勝平兄,對收拾劉良佐有沒有信心?”

    邢勝平現在是新婚燕爾春風得意:“對付別人或許沒信心,但是對付花馬劉必須有十成勝算,要不要我跑一趟揚州?”

    不管怎么樣,他與邢夫人之間都是姐弟關系,邢夫人雖然對劉永錫有諸多不滿,但還是與邢勝平還是經常聯系,特別是邢勝平所部從一營擴編為五營后,邢夫人突然對邢勝平刮目相看。

    不管怎么樣,邢勝平手下這支部隊始終是邢家軍,過去她千方百計扶持這支邢家軍的發展甚至想盡辦法讓邢勝平吃偏食。

    但是邢勝平所部始終發展不起來,但是邢勝平暫時脫離高杰麾下之后反而發展起來,實力幾乎是過去的五倍。

    雖然高杰非常討厭這種意料之外的變數,但邢夫人卻必須自己為娘家考慮,邢勝平雖然暫時脫離了高杰所部,但是遲早是要舊燕歸巢。

    畢竟邢勝平部始終都是高杰舊部,而江北四鎮中高杰的兵力最多戰力最強威望最高,所以邢夫人覺得邢勝平遲早要歸隊,現在邢勝平的實力就對自己與高杰最有利。

    而劉永錫立即應道:“勝平兄,那就麻煩你跟梅夫人一起跑一趟揚州,富貴不還鄉,有如錦衣夜行!”

    邢勝平深以為然,雖然他老家在米脂而不是揚州,但是自己現在不但手握五營精兵,而且還有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也要讓那些一直打壓著自己的老朋友眼紅一回:“行,我明天就走一趟揚州,誠意伯還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劉永錫卻是轉過頭去詢問史朝立:“立哥,現在聯虜滅寇的事情談得怎么樣了?”

    史朝立沒想到劉永錫突然問起這件事:“朝堂上管這個叫款虜滅寇,但實際就是一回事,別看現在朝堂上斗得你死我活,但不管什么山頭都支持聯虜滅寇,最多只是有些小小的爭執,就連老誠意伯都對這件事很熱心!”

    劉永錫多問了一句:“這件事娘娘能不能插手?”

    史朝立非常明確地說道:“福王說娘娘什么事情都可以指手畫腳,唯獨聯虜滅寇國是已定,后宮不得干政!”

    雖然弘光皇帝明面上只說“后宮不得干政”,但現在中宮無人明顯就是針對張皇后,而劉永錫對邢勝平說道:“所以聯虜滅寇這件事我們非要攪黃了不可,真要聯虜滅寇,還要咱們這些武人何用!”

    邢勝平讀過不少史書,知道這種事情在歷史中已經上演過無數遍:“如果聯寇滅寇的事情談成了,那朝廷接下去就是收兵權了,到時候咱們這些有功之臣就是第二個岳武穆,這事我得跟姐姐與姐夫說清楚!”

    劉永錫之前在這件事上跟張皇后談了好幾次才終于有了共識,沒想到邢勝平對這件事這么敏感,幾乎是一點就透。

    而且邢勝平甚至還能舉一反三:“什么聯寇滅寇,不就是第二個紹興和議,所謂江北四鎮不就是當初的中興四名將,現在許諾給我們的好處到時候都要收回去,說不定還要殺幾個名將立威!”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