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八十七章:凡間島
    西南大陸,一處群山之間。

    數百道人影浩浩蕩蕩地盤踞在山頭,將幾座山丘都是站滿。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地望著中央一個方向。

    那里有一道年輕身影負手而立。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卻是有不怒之威散發開來。

    那道身影圖之并不陌生,因為在迎新那時圖之見過一次。

    那立于正中央,受數百人注視的人,正是凡院院長,凡塵。

    凡塵身著凡院的服飾,倒是顯得有極為淡然瀟灑。他眼神淡淡地掃視四周一眼,旋即平靜道:“各方勢力到齊沒有?首領報道?!?br />
    凡塵話音一落,武盛的聲音率先便是自另一個方向響了起來。

    “武盛,盛團到!”

    當武盛率先開口,其他地方也是接二連三響起了報道之聲。

    “武麟,麟團到!”

    “魏沙,沙團到!”

    “寧哲雨,雨團到!”

    ……

    “蘇星辰,星辰團到!”

    “圖之,新生團到!”

    當圖之的話音落下,除了武盛武麟和蘇星辰,其他人都是視線頗感好奇的瞥了新生團的方向一眼。

    想必是對這能夠糅合所有新生的新生首領感到好奇。并且,因為圖之以雷霆之勢奪取第七勢力的資格后,再也沒人敢輕易動新生團的主意。

    但是事到如今,因為十團戰,哪怕再不想輕易結仇。其余人也是需要對新生團多加關注。

    凡塵也是略微感到好奇地瞥了圖之一眼。他對這位傳聞中進院便是將所有新生的力量拉攏的新生也是感到有些驚異??吹綀D之的時候,凡塵心中也是有些印象想了起來。似乎新生進院的時候,那武盛好像和這圖之有什么過節吧……凡塵眼皮一挑,看來這次十團戰或許有些意思。他也很好奇這新生團參加十團戰,究竟是能夠取得成績,還是打打醬油?

    凡塵再度淡淡瞥了圖之一眼后,旋即視線也是收了回來。只見其袖袍一揮,磅礴的靈源盡數自其體內噴涌出來。只是靈源的噴涌,那陣仗卻都是遠超圖之等人全力以赴施展攻擊的威能。

    靈源滾滾,化為一條靈源河流盤旋在凡塵的身后。

    凡塵手臂微抬,輕聲喝道:“凡間島,現!”

    隨著凡塵的低喝,那靈源河流直接是陡然向著虛空某處灌注而去。

    嘩啦啦……

    靈源河流直接是在虛空某處散發出驚人威勢,猶如要將某種裂縫撕裂開來一般。許久后,靈源河流的力量消耗殆盡。虛空之上的情況也是緩緩在眾人視線之中浮現出來。

    “這是……”無數道身影都是輕吸一口涼氣。在那虛空之上,此時有一道巨大的圓形裂縫靜靜盤踞。那裂縫內散發著模糊的光芒,若是仔細看去。便是會發現那裂縫內竟然有著一座巨大的島嶼!

    圖之眼神微凝。那裂縫之中似乎有著一片獨立的空間。倒是和之前胎靈典所舉辦的情形有些類似。

    凡塵見到裂縫出現,這才緩緩將視線自虛空上收回。他袖袍舞動,然后所有人的身形便是不由自主地向著那裂縫的方向騰空飛去。

    圖之也是有些不適應地被那種絕對力量拖起,筆直朝著裂縫中飛去。同時,其身后接近兩百道新生團的所有成員也是緊隨其后。

    “此島名為凡間島,是十團戰開展的地方?!?br />
    “凡間島內自然誕生靈源點,化為獸族。擊殺獸族,你們便是能夠獲得對應的靈源點?!?br />
    “十團戰的規則我不再重復,想必你們也是知曉?!?br />
    “各位,好好表現!我期待看到本次十團戰足夠的精彩?!?br />
    凡塵的話音徐徐落下,圖之只感覺腦袋一陣眩暈。數息之后,眾人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那凡間島之中。

    圖之沉默著站了數息,將那種眩暈感緩緩平息下來之后。這才將視線掃向眼下。

    這里似乎是島嶼的邊緣地帶。視線掃去都能看見島嶼外的無盡虛空。眾人都是神色驚異地望著那島嶼邊緣。純粹的黑暗虛空,令人不得不生出畏懼之感。

    圖之打量數番后,略作沉吟,旋即轉頭望向還在好奇打量四周的鹿小妤說道:“小妤,清點人馬??从袥]有人傳輸走散?!?br />
    聞言,鹿小妤輕輕點頭,然后便是迅速作出了反應,吩咐眾人清點人馬。

    只是短短數分鐘后,鹿小妤便轉過頭來輕聲道:“圖哥,人都是齊的,沒有走散?!?br />
    “好?!眻D之平靜地點點頭。對于這種結果他倒是絲毫不意外。想來凡院院長肯定是將所有勢力的人按勢力劃分開來。免得隨即傳送,到時候場面一度混亂。

    “接下來我們怎么做?”鹿小妤問到。

    “接下來按兵不動?!眻D之輕笑一聲:“你隨我去探一探路?!?br />
    “好?!甭剐℃ヂ勓?,直接是點點頭,然后再次轉身對著眾人吩咐下去。

    圖之雙眼微瞇。之前凡院院長說凡間島內靈源點化為獸族,擊殺獸族便是能夠得到對應的靈源點。這倒是一個不小的好處。若是能夠在這凡間島內獲取足夠的靈源點,倒也是不虛此行。

    除此之外,他也并沒有對其他勢力出手的打算。明哲保身,是目前唯一的選擇。

    直到蘇星辰有所動作,恐怕才是新生團出手的時候。

    在這之前,新生團還是老老實實躲藏起來。此次傳送剛好傳送到島嶼的邊緣位置,倒是算比較安全的位置。所以,圖之想明白這點后,當即便是決定將眾人先安排在這里。

    他與鹿小妤去探探路,然后再做決定。

    鹿小妤將圖之的安排吩咐下去后,便是迫不及待地湊在了圖之的身側。少女神色中也是頗為興奮?;蛟S是因為突破到了融胎境,手有些癢癢。

    圖之頗為好笑地望了鹿小妤一眼,玩笑道:“你跟我去探路。如果遇到什么危險,我可直接撒腿就跑?!?br />
    鹿小妤聞言,當即便是撇撇嘴說道:“誰稀罕你保護我。我可是已經突破到融胎境的人?!?br />
    “哈哈哈。那走吧,我也對這凡間島好奇的很?!眻D之哈哈一笑,然后便是緩步向著前方走去。

    鹿小妤見狀,也是趕緊追了上去。兩人就這樣慢慢地在眾人的視線下消失,步入了山林之中。

    “這里的空氣好濕潤?!眻D之驚訝道。一進樹林,他便是立刻感受到了空氣中的變化。此處的空氣,似乎比外面濕潤不少。甚至是呼吸時,都有薄薄的水霧留在嘴唇上方。

    “不僅空氣濕潤。圖哥,你有沒有發現。地面似乎有點不對勁?!?br />
    在圖之驚訝時,鹿小妤卻是眼神閃爍地望著下方。圖之順著鹿小妤的視線朝下望去。

    “這是什么?”圖之眼神一凝。他和鹿小妤腳下所踩的地方,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層肉眼可見的透明黏膜?那黏膜并不是很厚,所以圖之鹿小妤二人走了這么久也都是沒有察覺到。

    鹿小妤俏麗嚴肅,蹲下去仔細看了看那黏液薄膜,遲疑道:“這黏液薄膜似乎有種酸氣。有點類似人的胃液?!?br />
    “胃液?”

    “對……”鹿小妤不確定地再度嗅了嗅,然后方才鄭重地點了點頭:“沒錯。的確有種惡心的酸氣??赡苁且驗槁短鞖馕断⒘?,所以才不會很明顯?!?br />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站在到處都是胃液的地方?”

    “嗯?!?br />
    看到鹿小妤肯定的回答,圖之也是沉默下來。這種詭異的狀況,他一時間也是拿捏不準該不該繼續往前走。目前來說這黏液的確是沒有任何攻擊性。但是他隱隱覺得有些不安。那種奇怪感覺,就宛如有什么在盯著他和鹿小妤一般。

    察覺到眼下這種進退兩難的局面后,二人默契地沉默了數息后,圖之終于是開口說道:“繼續前進。保持警惕。若是有什么不對,你先撤?!?br />
    聞言,鹿小妤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后便是輕輕點了點頭。她的實力尚不如圖之,若是遇到危險,留下來反而會是圖之的累贅。

    兩人腳踩著薄膜黏液前行,隨著時間和路程的推移。圖之的神色卻是越發凝重起來。

    因為他發現,隨著他們向這片山林的深入,腳下的薄膜的厚度,也是開始顯而易見地在增厚。

    又是一炷香后,二人的身形在一處緩緩停了下來。

    此時腳下的黏液,竟然已經是有大約兩個指甲蓋的厚度。

    圖之瞥了一眼腳下的黏液,轉身望著鹿小妤說道:“我隱隱覺得不太對,先回去吧?!?br />
    “好?!甭剐℃c點頭。她也是感覺詭異的很。于是二人一拍即合,便是打算返程。

    然而就在二人剛走幾步,一個類似于泡泡碎裂開時發出的響聲卻是在身后響了起來。

    在那細微的聲音響起,圖之和鹿小妤也是立刻轉過頭。下一刻,二人卻是直接面色大變。

    “跑!”圖之暴喝一聲。直接是拉著鹿小妤狂奔起來。

    鹿小妤神色駭然地望了一眼身后。

    那是一條比樹木還要高上不少的巨大黏蟲。

    它渾身沾滿了透明的黏液,分明是和圖之二人腳底下所踩過的黏液是同一種物質!
街机捕鱼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