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初試結束
    站在原地閉目養神,但是卻感覺到周圍有無數雙眼睛在緊緊的盯著自己,清風嵐無奈的嘆了口氣,長得帥也是一種苦惱啊。

    沒有讓清風嵐等多久,一個士兵又站在了高處,看著已經分好的十組人:“現在請甲組的參賽者進入競武場?!?br />
    清風嵐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令牌,令牌上只有一個一,什么時候還分甲組了?

    但是看到自己這組的人慢慢向競武場走去,清風嵐一臉茫然,什么時候分的甲組?

    就在迷茫要不要跟上去的時候,身邊一個人小聲說道:“大人,請看您前方的墻壁?!?br />
    清風嵐這才抬起頭看到,自己之前背對的墻壁上寫著一個大大的甲字。

    知道自己就是甲組后,連忙跟了上去,但是走了幾步,想起不對勁,回頭看去,發現自己身后并沒有人,那剛剛和自己說話的人是誰?

    看了一眼前面走掉的人,也沒有看到任何熟悉的身影。腦海中突然出現武爍的身影,想了一下確實有可能,看到前面的人都已經進了競武場,清風嵐也沒多想,跟了進去。

    剛進競武場,周圍鼎沸的吵鬧聲,震的清風嵐頭疼。

    緩和了片刻之后,發現一千人走進這個競武場,依舊無法填滿,每個人都離的很遠,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已經有人三五成群抱團。

    清風嵐看了一眼,自己周圍不僅沒有人和自己抱團,甚至幾個看似實力強悍的人都圍在自己身邊,看樣子他們是打算先解決自己了。

    清風嵐身后的大門被關上,現在的清風嵐再也沒有退路了,不過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后退。

    抬頭看去,遠處的高臺上,嵐云將軍正站在一旁。

    清風嵐有些好奇這個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難道他喜歡看這種混戰?難道不是單對單的更好看一些?更有觀賞性一些嗎?

    就在清風嵐胡思亂想的時候,嵐云向前走了一步:“甲組比試,現在開始!”

    說完就退回了之前的位置。

    清風嵐向后退了幾步,靠在身后的大門上休息,微笑看著周圍的人:“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誰是螳螂,誰是蟬,誰又是黃雀呢?”

    周圍的人聽到清風嵐的話,已經寵寵欲動的手也放了下去,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答案,如果自己等人全力對付清風嵐,雖然可以將其擊敗,但是剩下的人怎么辦?如果自己等人可以先解決其他人,說不定五個人還能和清風嵐一戰呢。

    清風嵐看著周圍的人眼神中已經有了決定,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閉目養神起來。

    剛剛閉上眼睛,周圍就響起了巨大的響聲,清風嵐完全沒有睜開眼睛,但是耳朵卻時時刻刻都在監聽著戰場,要是有個不要臉的偷襲自己,也可以盡早回擊。但是可惜的是,并沒有人來偷襲自己,自己反倒成了心中最不要臉的那個人。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原本整潔的競武場,已經變的坑坑洼洼,視線內已經只剩下九個還站著的人,加上自己還有十個人,清風嵐繼續閉上眼睛,要是這九個人不會算數,多干掉一個人,那自己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進入前五。

    但是一切都沒有像清風嵐想象中發生,等了半天,卻沒有聽到任何聲音,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其余九人全部站在自己的不遠處在恢復力量。

    看到清風嵐睜開眼睛,九人全部站了起來,清風嵐嘴抽了抽,看樣子這些人是一定不讓自己進前五了。

    看懂了九人的意圖,清風嵐站起來拍了拍屁股:“幾位,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你們自己淘汰五人,剩余的四人和我一起晉級,第二,甲組,我一人晉級?!?br />
    清風嵐微笑著等待著幾人的回復,但是迎來的一只巨大的流星錘,清風嵐看到錘子的一瞬間起跳,堪堪躲過流星錘的攻擊,剛剛落地,地上就伸出一只白骨手抓住了清風嵐的腳踝,那一刻,清風嵐還以為王薛和自己一組。但是輕輕一用力,白骨就被自己震碎,這和王薛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震碎骨手之后,清風嵐正要前進,突然發現自己不能動了,只見眼前不遠處一個骨瘦如柴的人大喊道:“快上,他被我定住了?!?br />
    仔細感覺了一下,發現雖然震碎了骨手,但是骨手上的一絲力量侵入了自己的身體。

    沒多想,只聽到空中有破空之聲,清風嵐抬頭看去,只見有數只羽箭向自己墜落而來。

    剛剛躲過的流星錘也從身側攻了過來。

    一個黑影出現在自己身后。

    另一側幾道風刃急速襲來。

    之前大喊的人身后站了一個人,肩上扛著一個黑漆漆的筒。

    清風嵐嘴巴抽了抽,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應該是一個火炮吧。

    自己四面全部被封鎖,面前兩個,身后一個,天上一個,左右各一個,還有三個人不知道在哪里,這下算是死地了,看樣子他們并不是打算讓自己出局,而是想殺掉自己。

    高臺上的嵐云手掌握劍,身體微微向前傾,隨時準備出手。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陛下讓自己救這個人,但是陛下一定有他的想法,自己只要執行就可以了。

    眼看所有攻擊就要擊中自己,清風嵐微微一笑。

    轟隆一聲,巨大的力量將在場的觀眾吹的東倒西歪,高臺上的使團一個個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們即使剛來帝都不久,但是清風嵐的名字還是聽過的。

    只要將這個不穩定的家伙干掉,自己帶來的武士就有一定的機會娶到九公主,之后也就有了制衡帝國的砝碼。

    巨響之后灰塵散去,只見原本清風嵐站的地方周圍出現一圈深坑,只有清風嵐站的地方還依舊保持著之前的樣子。

    現在的清風嵐身上穿著一身殘破的盔甲,雖然殘破,但是卻可以看的出來,這件盔甲絕非凡品。

    坐在高臺下的武爍和身邊的陳宏對視了一眼,也許其他人不知道這身盔甲,但是他們知道,這身盔甲正是之前陛下賞給清風嵐的,而且這幅盔甲的上一任主人,他們都認識。

    站在場中的清風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既然你們選擇了第二個選項,那就不能怪我了?!?br />
    說完便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最遠處正在拉弓的人身后,手臂一起一落,那人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其余八人完全沒有想到眼前的清風嵐瞬間就可以出現在那么遠的地方。

    最驚訝的莫過于之前用骨手控制住清風嵐的人,因為侵入清風嵐身體的力量來自于他,而他感覺那股力量依舊在原地,并沒有移動,但是清風嵐卻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了遠處。

    沒等他多想,清風嵐又閃現在其余幾人身后,全部都是一擊,直接將人擊暈。

    轉眼之間,場地中只剩下了拿著火炮的人,可以召喚骨手的人,還有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人。

    清風嵐看著眼前的兩人,嘴角慢慢翹起,有些戲謔的看著對方。

    清風嵐可以隨時動手將兩人擊敗,但是他總覺得兩人會有一些后手,正好自己無聊,也想看看他們的底牌是什么。

    但是沒想到的是,一個黑影緩緩出現在兩人身側,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齊齊舉起雙手:“我們認輸?!?br />
    清風嵐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的說不出話,原本自己是想要看看他們的底牌,讓自己對這次比試的人有一個大概的了解,但是這也太爽快了吧,直接認輸?

    嵐云向前走了一步:“你們三人確定認輸?現在你們可以晉級,如果認輸的話,將失去晉級資格?!?br />
    三人行禮道:“我們認輸!”

    嵐云鄙夷的看了一眼三人:“甲組,勝者,清風嵐!”

    身后的大門打開,清風嵐轉身走了出去,身上的盔甲漸漸退去。

    其他九組人看到清風嵐走了出來,先是眺望清風嵐身后,直到大門關上之后,全部都是一臉的迷茫,但是不知誰說了一句:“甲組只有一個勝者?!敝?,所有參賽者都一臉震驚的看著清風嵐。

    走出來的清風嵐被安排在一邊等候。

    沒過多久,大門再次打開,乙組的人走了進去。

    趁著沒事干,清風嵐在剩下幾組之中尋找著熟悉的身影,最后發現玊月在丁組,王薛在庚組,童瑤也在最后的癸組。

    乙組進去沒用多久大門再次打開,只見里邊走出五人,每個人都衣著華貴,完全不像是經歷過大戰的人,這五人坐在清風嵐身邊,每個人身后都有順從服侍,對比之下,清風嵐更像是他們五人的順從一樣。

    丙組出來的時候五人全部都是一身傷,其中一人渾身都被鮮血浸透,恐怖至極。

    丁組進去之前,玊月走到清風嵐身邊,將身后的巨劍放了下來,立在清風嵐面前:“請幫我保存片刻?!?br />
    清風嵐笑著點了點頭。

    玊月提著重劍走了進去。

    大門打開,從中走出了四人,清風嵐卻根本沒有看這四個人,而是死死盯著大門。

    身邊五個穿著華服的人看了看清風嵐的表情,:“別等了,你那個小跟班的不可能出來的?!?br />
    清風嵐并沒有理會,而是繼續看著大門口。

    五個人正準備繼續嘲諷的時候,清風嵐猛然站了起來,大門口出現一個人的身影,正是玊月,只見玊月渾身是傷,用重劍支撐著向前走,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清風嵐只是站起來看著玊月,并沒有上前攙扶。

    乙組出來的那五個人看到玊月的時候臉色鐵青,其中一人站起來走到丁組前面出來的人面前,一人一巴掌,將四人全部打到在地,怒聲道:“你們這群廢物,這么多人,連一個廢物都打不過?!?br />
    清風嵐看都沒有看那些人,而是站在原地靜靜等待玊月走過來。

    玊月走過來之后,清風嵐讓開位置,讓玊月坐下。

    但是玊月搖了搖頭:“我站著就可以了,您坐?!?br />
    清風嵐上前輕輕拍了拍玊月的肩膀,然后坐回了位置上。

    玊月則拿起清風嵐面前的巨劍,再次背在自己的身上,背好之后靜靜的站在了清風嵐的背后。

    玊月出來之后,清風嵐就閉上了眼睛,直到童瑤也的聲音在身邊響起:“走吧,回家吃飯?!?br />
    清風嵐睜開眼睛的時候,眼神中滿是怒火,但是也僅僅只是出現一瞬。

    環顧四周,甲組自己一個人勝出,乙組五人,丙組五人,丁組五人,戊組五人,己組五人,庚組一人,辛組五人,壬組五人,癸組一人。

    雖然沒親眼看到王薛和童瑤也的戰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和他們一組的人都很慘。

    清風嵐站起身看了一眼身邊乙組的人,沒有說話轉身離開。

    四人回到府邸之后,清風嵐一邊為玊月治療,一邊問道:“乙組的五人是誰?怎么進去一點傷都沒有?還有你為什么會受這么重的傷?這不是你的水平才對?!?br />
    玊月尷尬的回道:“乙組的五人是帝都七少其中五人,我們從小就認識?!?br />
    清風嵐緊皺著眉頭:“從小就認識,為什么對你這么殘忍?”

    玊月低下頭想了一下:“因為我是小妾生的,我娘沒有名分,所以在帝都的貴族圈里,我就是個另類,也是被眾人欺負的對象?!?br />
    童瑤也看到玊月身后的清風嵐眼神不對勁,連忙岔開話題:“沒關系,我和二哥明天找個機會將他們干掉就可以了。對了,今晚準備吃點什么?我好餓?!?br />
    清風嵐看了一眼童瑤也,眼神中的怒氣緩緩消散,輕輕拍了拍玊月的肩膀:“你們去吃吧,我有點累了,我先去休息休息?!?br />
    看著清風嵐離開的背影,童瑤也看了看一旁的王薛。

    只見王薛一臉的淡定,并沒有理會她的目光。

    童瑤也翻了個白眼搖搖頭,真是沒得求了,為什么要求這個冰塊?他們都是一類人,求不求不都是一樣的嗎。

    童瑤也站起身走到玊月身邊:“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一下?!?br />
    玊月看著走出去的童瑤也,不之所謂的撓了撓頭,這三個人今天到底怎么了?多奇奇怪怪的,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么?
街机捕鱼大富豪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江苏快三网上投注网站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甘肃快3一定形态走势 贵州11选5任二追号 快乐12高手追号技巧 炒股开户需要多少资金 青海11选5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