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卷 橫掃歐洲 第四十二章 殺人,不需要見血
    美聯儲基準利率提高百分之零點五個基點。

    就像是一記重錘,狠狠砸在了安寧胸口,讓他的臉色變得發白。德國的高利率,已經為芬蘭馬克帶來了巨大壓力,現在美聯儲又再次加息,用屁股都想的到,國內資本會加速流出,分流入美國市場。

    這對于芬蘭,簡直是一場看不見的掠奪。

    更可怕的是后續一系列反應,德國如今已經是全球第三大儲備貨幣,以德國人的野望,為了保證德國馬克在全球貨幣的地位,勢必會和美元一較高下,如果德國選擇跟隨美國的腳步加息,必然又會對芬蘭馬克帶來巨大的壓力。

    盛夏的陽光,帶著熾熱的溫度,透過玻璃照在人身上,哪怕有著冷氣機也會有一種灼熱感。但安寧卻感覺不到陽光帶來的熱量,只有深入心底的冰寒,比寒冬十月暴風雪之夜,更加冰寒。

    雖然說,匯價的高低,并不存在對錯,可是一旦匯價失控,將會是一場災難。

    “行長。我們該怎么辦?”

    怎么辦?

    安寧苦笑了一下,笑的比哭還要難看。

    蘇聯已經倒下,美國、德國、曰本逐幣爭奪貨幣控制權,以芬蘭現在的處境,就跟池水中的魚兒一樣,根本就沒得選。

    “希望英國人和法國人能夠拖住德國人征戰的腳步吧,我想,他們也不希望局勢變得更加糟糕?!?br />
    “......”

    從某系方面來說,安寧猜對了。

    作為歐洲古老的帝國,無論是法國還是英國,都不希望看到德國馬克太強。

    倫敦樓市岌岌可危,失業率在不斷提高,非常需要低利率來刺激通脹,而對于法國來說,法郎的地位被馬克一直壓制,如果馬克走強,在ecu核心的地位也必然會再次加強,成為ecu的絕對主導,這并不符合法國的利益。

    但很遺憾,安寧猜錯了一點,或者說,他還是低估了德國人的強勢和執著,他根本就不了解赫爾穆特·科爾所背負的偉大理想和志向,他也完全不知道,赫爾穆特.施萊辛格對于德國央行的獨立有多么看重。

    utc+2,上午十點。

    德國,法蘭克福。

    赫爾穆特·科爾背負雙手,站在中央銀行不遠處的萊茵河畔,眺望河面的美麗風光。

    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著藍天和白云,帆船和游輪漂浮在水面上,隨著陽光照射,反射著明媚的色彩,四周的樹木遮天蔽日,為青翠欲滴的枝葉倒影在河面,伴隨著河水的流淌讓人頓感心曠神怡。

    望著在河里嬉戲著的年輕人,赫爾穆特·科爾的記憶不由飄到了幾十年前。

    那時候,戰爭剛結束,他加入了德國基督教民主聯,后來獲得歷史學博士學位,再后來,來到法蘭克福上大學,學習法學,再到轉修歷史、社會科學,憧憬中,度過了最美好的熱血光陰。

    但遺憾的是,雖然戰爭已經過去,但戰后留下的一切卻依舊在破壞著這個國家,日耳曼帝國,也被分割成了兩個不同的陣營。親人,只能隔著墻,和自己的親人親吻,飽受著分離的痛苦,朋友,只能遙遙相對,以煙草來緬懷那曾經的友情。

    戰爭,不會令德國更強大,只會帶來傷痛。

    他錯了。

    資本雖然導致了不公,導致了自私,導致了各種犯罪,但資本,也是公平的,自私讓人類更加努力,對財富的追求,也改變了人類的進程。

    人是具有劣根性的,但這種劣根性在資本下,卻又具有好的一面。資本令經濟變得繁榮,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

    人類歷史上的戰場從未斷絕過,無數的人,在戰爭中死去,但資本,卻能夠將這種流血戰爭變得更溫和。猶太人在財富上的成功,證明資本確實是對的,既可以以更溫和的戰爭來改變世界,又何必要以更慘了的結局,來破壞這個世界的美麗。

    他真的錯了。

    國家在兵不血刃的情況下得以統一,蘇聯在沒有太多傷亡中分崩離析,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利益并不是一定要用殺戮和生命才能夠達到的,只要利益足夠,在人類基因里對利益的追求下,完全可以以更溫和的手段,來改變這個國家。

    這一點,猶太人做的就很好。

    而殘酷的戰爭,卻充滿著破壞,會讓人變得瘋狂而又迷失自我。

    赫爾穆特·科爾身側,一身整齊西裝的赫爾穆特.施萊辛格,拿著秸稈煙袋鍋,和他并排站著。

    如果被外界看到,一定會大吃一驚,施萊辛格抽煙的姿勢很自然,完全沒有因為赫爾穆特·科爾的總理身份而感到拘謹,兩人站在一起,一點都不想是上下級的同僚關系,更像是朋友。

    其實,也不算奇怪。

    赫爾穆特是德國最大的姓氏,有著同樣的志向,科爾和施萊辛格在很早的時候,就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他們有著同樣的理想,相同的志向,和同樣的抱負。

    讓日耳曼再次回到曾經的強大,并且,不需要流血和戰爭。

    忽然,一陣微風吹來,幾片樹葉從兩人面前,飄飄蕩蕩落在了河水中,隨著河水的流動,緩緩朝著遠方飄去。

    赫爾穆特·科爾看著遠去的樹葉,朝著施萊辛格開口道。

    “約翰·梅杰昨天給我來電,希望我們可以延緩加息的步伐,但是,我很不喜歡他傲慢的態度?!?br />
    約翰·梅杰,新任保守黨黨魁,也是前兩年被接替撒切爾夫人的英國首相。對于這位喜歡搞街頭競選演講的首相,施萊辛格一點都不感冒。

    在他看來,梅杰的口號還沉迷在日不落帝國曾經的輝煌中不可自拔,根本就沒意識到現在的歐洲,誰才是真正的無冠之王。

    不敢對此,施萊辛格是不會說出來的,他相信,科爾也和自己是一樣的看法。

    拿著煙袋鍋彈了彈煙灰,施萊辛格挑了挑眉毛道。

    “畢竟是他批準英國簽署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你怎么回答?!?br />
    “我說,這是央行的職責,我并不方便太多干預?!?br />
    施萊辛格無奈聳聳肩。

    “好吧。你果然還是像讀書的時候,一樣喜歡踢球。不過,我喜歡你這個回答?!?br />
    “......”

    日至正午,陪科爾吃了一頓便飯,施萊辛格回到了中央銀行大廈,等他剛走到大廳,助力戴安.克魯格就踩著高跟鞋急匆匆迎了上來。

    “拉蒙特剛才來了電話,我告訴他您剛才去就餐了,但他的電話一直沒有掛斷?!?br />
    赫爾穆特.施萊辛格的眉頭不由皺了皺。

    諾曼·拉蒙特,英國財政大臣,如果說英國人的傲慢讓人討厭,拉蒙特的傲慢和自大,就更加令人討厭。

    他總是頤氣指使的態度,讓人每次聽到都感覺厭惡。

    萊茵河自然風光帶來的輕松被破壞了,不過,政治聯系,作為央行行長又是無法避免的事情,赫爾穆特.施萊辛格只好忍著厭惡,朝著辦公室走了過去。

    果然,辦公室里的電話還放在一旁。

    赫爾穆特.施萊辛格有心掛斷,但想了想,還是拿起了電話。

    “喔。拉蒙特,真是抱歉,讓你久等了?!?br />
    “赫爾穆特。我不想聽你說廢話,現在,英國的困境我想你也知道,我需要德國放松現在的貨幣政策?!?br />
    草!這個傲慢自大的蠢貨。

    你以為英國還是曾經的那個日不落帝國么?

    現在是英國需要德國的幫助,卻擺出一副老子得配合你的樣子。

    傻x。

    赫爾穆特在心里罵著,被拉蒙特一上來的咆哮就氣得想罵人,見過蠢貨,就沒見過像英國人這么既傲慢又自大還又愚蠢的家伙。

    以經濟實力對比,現在的德國,一巴掌就能拍死腐朽的英國,居然還敢這么狂妄囂張。

    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住罵娘的怒火,赫爾穆特黑著臉,語氣也冷冽了下來。

    “拉蒙特。我想你也知道德國現在的處境,我們需要來安穩國內的通脹,也需要安撫地區經濟差異?!?br />
    “喔,上帝啊。赫爾穆特,你難道沒聽懂我在說什么?德國必須要放松現在的貨幣政策,必須要?!?br />
    拉蒙特!你信不信,德國現在一只手就能拍死你們英國?不對,你信不信,老子一根手指就能按死你?

    諾曼·拉蒙特的語氣和態度,一下子就激動了赫爾穆特。

    “拉蒙特。我會考慮英國的請求,但不是現在,我現在的責任,是壓制國內的通脹。就這樣,我還有點事,抱歉?!?br />
    嘟嘟——

    “這不是請求......”

    “該死的混蛋,居然敢掛斷我電話?!?br />
    7月16號,德國央行宣布,為了抑制通脹,將基準利率提高百分之一五個基點,經過調整,執行利率為百分之七點六個基本點。

    一次性提高百分之一點五個基本點。

    什么概念?

    一百萬存進銀行,可以穩定而又憑空多出一萬五錢塊,并且不會有任何風險,有德國中央銀行兜底,根本就不存在風險。

    就像是一顆炸彈,扔在了水里,瞬間炸死了滿池的魚蝦。

    
街机捕鱼大富豪